2016/11/7

人大第五次釋法

2016/11/7

2016/6/16

林榮基勇敢說真相 爆中央拘押手段

2016/6/16

2016/12/2

政府入稟覆核四議員資格

2016/12/2

2016/12/6

申訴專員指政府阻網媒採訪投訴成立

2016/12/6

只需每月贊助$200

守護言論與新聞自由

立場新聞,寸步不退

守護言論與新聞自由。立場新聞,寸步不退

每月贊助$200,支持立場新聞

7
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天馬苑自救系列(一):領展變賣商場 自己屋企自己救

2017/4/19 — 17:58

天馬苑(朝雲攝)

天馬苑(朝雲攝)

一代名苑,花果飄零

領展變賣商場,居民無所適從,自己屋企自己救

* * *

廣告

1987 年天馬苑落成,由房屋司主持揭幕(圖二),花圃樹立飛馬雕像,神氣非常。但自政府私有化商場,屋苑從此分割,居民對領匯展所為無從置喙。及後匯展更棄如敝屣,新財團無心經營,一代中產為之嚮往的居屋,竟至凋零。

廣告

唯有生於斯長於斯,才能把情感化為力量。

* * *

阮太太(居民)

自商場易手,新財團大加管理費,迫走小商戶。阮太太說:「依度幾唔就腳,冇理由買個麵包都去老遠架嘛。唔係每個居民都想幫襯超市。」

而且加費換來更差服務。領展撤走後,管理員比以往更少,幾個月都未有新垃圾桶,「廁所冇乜清潔,衛生環境極差」。平台花園乏人照料,植物逐一枯萎。

居民自發成立「淋水小組」,「啲花花草草已經陪左大家幾十年,公公婆婆唔忍心,自發淋水,我地都有幫手。但搬唔到幾多水,救唔到幾多。」

「易手不過九個月,已經變成死城咁。」

* * *

陳太太(居民)

陳太太是第一代業主,甫落成便入伙,至今三十年。

領展翻新了附近的樂富街市。陳太太說:「不知所謂,都未見過街市咁樣嘅。裝修得靚冇用,至緊要係街坊生意。猛咁加租,商戶逐一做唔住。」

但天馬苑商場更是人去樓空,「買餸一係去樂富,一係去竹園。」

「你都要為居民設想,得番一間藥房,一間藥材舖,一間麵包舖,都要趕走佢。本來仲有間診所,但已經冇左,等唔切去邊?」

「每年三月木棉花開嘅時候,龍友都會嚟影相。我有鍾意影相嘅朋友,嚟到先知出事。」

「街坊都係自發出嚟,自己搵立法會議員幫手。我地求救過呢區嘅區議員,但佢乜嘢都唔理,剩係識畀老人家著數--啲老人家又鍾意著數。呢個禮拜佢先嚟抽水,派傳單話做乜做乜,跟住又會貼通告話幫左我地。」

「政府賣左商場,亦將我地賣左出去。我睇住自己屋苑本來好靚,竟然搞到咁。我不嬲唔多理嘢,但真係火滾。」

「既然人地幫唔到我地,咪自己屋企自己救囉。」

* * *

劉太太(居民)

劉母帶著兒女在公園玩耍。孩子本在樓下補習,但現在不知再往何處。她說商場本就偏僻,理應服務屋苑居民,背道而馳的結果,只是更加冷清。

必須一讚圖右男孩(圖三),儘管母親已允許拍照,但男孩仍然很認真地問筆者「乜水」,懂得保護自己和妹妹。

* * *

張女士(商戶)

張女士是商場的藥房店主,五月底約滿離場。她說新財團大加租金和管理費,租金加幅超過一成;管理費則由每呎 $4.5 大增至 $6.5。連卸貨亦另設收費。

租約將屆,不但新財團無意續約,藥房亦無意留下。她說管理費只是問題之一,管理質素更難以忍受。

* * *

鄧女士、李先生(居民,救救天馬苑大聯盟成員)

鄧女士入住天馬苑七年,但到最近東窗事發,才明白政府變賣資產的光怪陸離。

居屋由房委會管理,本來正常不過。但當商場及停車場私有化為領匯(領展),居民不知部分地段已一併轉讓。

「我一直以為有交管理費,包埋平台花園,冇諗過原來屬新業主。居民好自然咁投訴業主立案法團,點解唔做嘢?」

但業主立案法團無權去管。結果衍生古怪的現象,屋苑一邊綠意盈然,一邊槁木枯黃(圖四)。

「我到今日都唔清楚,究竟邊度屬於屋苑,邊度屬於新財團,靠啲樹木綠唔綠去估。」

當居民告急,傳媒跟進,財團終有答覆,謂平台花園滲水,所以才疏於澆水。

鄧女士說:「商場水池本來有龜有魚,而家乾左兼消失哂。佢地話收起左!好容易搵到破綻*。」

另一居民李先生直斥是藉口:「商場裡面啲植物咪一樣枯死(圖五、圖六),我信你都覺得自己傻傻地。」

(註:市民已查詢漁護署,證實未收過天馬苑的龜,去向仍然是謎。)

* * *

Simon(居民,車主會成員)

Simon(圖七)也是天馬苑第一代居民。正是他聯絡朋友,拍下「救救天馬苑」的宣傳片*。

新財團自領展手中,買下商場和停車場。交接之際一度沒人接手,釀成混亂,遲來的人又沒證明,車主要報警求助。

新財團推行新政,要求車主重新登記,卻沒有「固定車位」的選項。

「領展往往將出面嘅停車場轉做浮動車位。俾更多時租車入嚟,收入會更多,但都係旺嘅地方。呢度車位好充足,固定車位執行左幾十年,領展都沿用。」

長租的車主本來都有固定車位。改弦易轍,其實是為了慳錢。

「固定車位要對號入座,管理員要做更多功夫,分配車位,檢查車位有冇泊錯。浮動就可以亂泊,每更只要一個管理員把關。」

Simon 批評新財團曾眾目睽睽,承諾公眾諮詢,及後卻沒影沒蹤,更自行拆去「固定車位」的辨識。超過八成車主合組車主會,自行維繫固定車位的秩序。

他亦不約而同提到當地區議員。「點解要自救?搵唔到人幫手。我地唔想要公式化嘅回應,亦唔想任何區議員抽水。整整一年,我地唔覺得當地區議員幫到我地手,唯有自救。」

「你話領展差?差處未算差。我地唔係唯一嘅受害者,有 29 個屋苑商場已經被領展賣走。希望林鄭正視問題,大家繼續跟進。」

 

原刊於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