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學聯修章修啲乜?「六零改革」修章簡介及意見整理

2018/2/23 — 20:39

作者製圖

作者製圖

上回我們推出了「從學聯改革爭論,看學生運動何去何從」圖輯,向同學簡介今屆學聯常委會決議收回自治八樓(學聯社運資源中心)事件的來龍去脈。按學聯官方說法,整個「六零改革」除收回社運資源中心外,還包括一系列修章改革。雖然至今學聯仍未公佈最終修訂的修章內容,而24/2就會考慮通過該修章的議案,時間倉促,但由於過往沒有相關內容的簡要及整理,我們也先簡介是次修章幾個重點,然後簡單羅列諮詢會上曾出現的意見。

本屆學聯換屆在即,其任內提出的「六零改革」亦進入最後階段。綜合學聯常委及代表的說法,當年雨傘運動後學界對學聯有極大不滿,釀成「退聯風潮」,目前學聯只剩下四間成員院校。他們認為雨傘運動後學聯「低潮」(,例如多間院校的學生會皆缺人參選,某程度上是因為學界對學聯失去信心所致,故需積極回應當年支持退聯同學的意見,如架構混亂,僭越院校學生會的決策權,秘書處權力過大等等。

另外,由於退聯後只剩下四間院校,導致常委會人手不足,學聯在大專學界的代表性亦大幅削弱,對此本屆常委及代表認為學聯應該「平台化」,一方面增加各院校學生會能進入常委會的代表人數,另一方面設立機制諮詢非學聯架構的學生組織(如非成員學生會和跨院校學生組織)的意見。

廣告

修章簡介

在本年1月13日的學聯代表會第三次常務會議上,學聯第一次通過了〈會章修訂草案明細〉,即將於2月24日最後通過,落實修章。為了同學的知情權,我們消化了這份文件後總結以下五點主要改動:

廣告

1) 用字上的改動,如「會員學生會」改為「成員學生會」
2) 學聯代表的產生方法由學生會委派學生會成員出任改為部份直選產生
3) 增加常委會的院校委會人數
4) 降格秘書處,並改以常委會主席為對外發言人
5) 成立學界溝通平台

第一點、「會員學生會」改為「成員學生會」

現時學聯會章稱聯會中的學生會為「會員」,修改後將改以「成員」稱呼學生會。修改原因是組成學聯的單位是學生會而不是個人,字眼應表達該單位是組織而不是個人。

第二點、學聯代表的產生方法由學生會委派學生會成員出任改為部份直選產生

現時大部份院校的學聯代表團由「首席代表」以及學生會委派之學生會成員出任。根據修訂條目第18 (1)條,部份「選派代表」直接以選舉產生,或委任經過選舉的學生出任。此改動的目的是讓同學更了解學聯代表的立場,加強代表團的問責性,令學聯有效「聆聽」同學意見。

另外,院校代表人數的計算方式也改變了。現時代表團有1名首席代表、2名觀察員,外加不等的代表人數:4,000人以下的院校可委派2人,之後每2,000人可增派1人,但最多4人。修訂後,除了2名觀察員、1名「當然代表」(會長或副會長)、1名委任學生會幹事產生的「委任代表」,還有若干名「選派代表」:6,000人或以下有3名;6,001-8,400有4名、8,401-10,800人有5名;10,801或以上有6名。新章則下,樹仁及嶺大代表均由3席增至5席,科大由5席增至7席,中大則由5席增至8席

第三點、增加常委會的院校委會人數

現時常委由「學聯代表團首席代表」(即是成員學生會的會長或副會長),以及中央職員組成。根據〈會章修訂草案明細〉修訂條目第17 (1)條, 修章後每個學生會除了派會長或副會長,還可以多委任幾個「相關負責幹事」加入常委會,而首席代表一職將被廢除。[註1]

學聯認為現行常委會只依靠一名首席代表與各校學生會溝通,效率有限,因此改讓更多學生會成員加入常委會以改善溝通效率。

第四點、降格秘書處,對外發言人由秘書長改為常委會主席

現時秘書處負責執行常委會決策之餘,也負責對外溝通及發言[註2]。所謂「降格秘書處」,其實即是把秘書處本身對外工作改由常委會主席負責,而秘書處的定位則列明是「輔助機關」,定位是「協助常委會及代表會運作」。為了定位、分工更明確,第22(4)條列明常委會主席為「本會行政首長」,取代秘書長負責「按照常委會的照示,處理對外聯絡,並對外代表本會」。[註3]

學聯認為過去同學質疑學聯的代表性,是因為由秘書處人士負責對外發言;即使他只是執行常委會的決策,外界也會質疑他有權參與討論及決策。為了解決信任問題,秘書長一職被定位為執行決策的行政人員,不可對外代表學聯。

第五點、成立「學界溝通平台」

根據修章方案修訂條目第41(2)條及35條,學聯提出成立學界溝通平台,是常委會的諮詢機構。這個平台的成員包括[註4]:

常委會主席、副主席、秘書,
學生會的常委會代表,
學聯邀請的非成員學生會,
學聯邀請的跨院校學生組織。

學聯希望把常委會設為「跨組織的溝通空間」,而「學界溝通平台」就是一個為常委會提供意見的平台,不同組織可以在此「溝通及合作」,學聯亦希望藉此改善自己作為專上學生聯會的代表性。

修章意見

主要備受爭議的修訂是第二至五項,除了在諮詢會受到質疑以外,我們也發現不少問題,以下為同學逐點疏理。

關於第二點,科大評議會主席鄒冠東於上次諮詢會時提到,各成員院校的學聯代表產生辦法在會章上有不同的規定,如科大的學聯代表便是由評議會委任。然而,現時18.1(a)強制各院校以民選方式委派代表,有機會牴觸院校學生會會章,故應先與各院校學生會商討。

針對第三點,這改動是為了應對退聯後人手不足而得出的具體措施,但現屆學聯成員又說過學聯、幹事會工作令學生會幹事往往要「上孖莊」,應接不暇。在這種情況下,學生會幹事又是否真的能夠抽出時間應付常委會的工作?此外,根據學聯常委會主席的理論,增加常委會人數是走向「常委會平台化」的措施,但令人疑惑的是,學聯常委會本身就是各院校連結的平台,一個平台又能如何平台化?

針對第四點,退聯時對秘書處的批評,有些是出於同學對學聯立場、做法的不滿,同時也對秘書長職能未有清晰理解。事實上,秘書處對外發言內容並非由秘書長個人決定,而是按常委會(亦即各院校代表同意下)的集體決定執行。過去學聯架構不夠透明,才會引致秘書處權力過大的誤解。現在修章的做法只是把對外發言的秘書長換成了常委會主席,假如同學不明白決策者是常委會,這些質疑仍會重複。

針對第五點,去年曾有院校學生會表示:若學界要溝通合作,只要有一個通訊群組就可以,不需要一個制度性的平台[註5]。又,作為一個可以向常委會提出意見、接受諮詢的平台,學聯到底希望集合甚麼意見,在甚麼時候才會諮詢溝通平台?另一邊廂,這份草案亦沒有提出邀請組織和非學聯成員院校的基本準則,無法知道會否有「偏聽」之嫌。

本文主要整理「六零改革」及其質疑,然而一直以來,包括11/2的諮詢會上,不少在場人士都指出修章回應不了的問題,例如學聯與非學生會幹事的同學溝通失效等,這些我們會另外撰文討論。希望同學讀畢後,能了解學聯「六零改革」的主要改動及爭議。如果同學對學聯的處事手法或修章內容有意見,希望可以與我們一起列席2月24日的會議!

 

附註:

註1:學聯第六十屆代表會第三次特別會議文件,〈乙七(乙)、會章修訂草案明細〉
註2:學聯第六十屆代表會第三次特別會議文件,〈乙七(乙)、會章修訂草案明細〉
註3:學聯第六十屆代表會第三次特別會議文件,〈乙七(乙)、會章修訂草案明細〉
註4:學聯第六十屆代表會第三次特別會議文件,〈乙七(乙)、會章修訂草案明細〉
註5:蘋果日報,《學聯改革 廢除周年大會;退出院校:無意再加入》,2017年4月24日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