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家教

2017/5/6 — 6:54

資料圖片

資料圖片

星期六,我經歷了我演說工作中最緊張的一次。我的聽眾不是學生,也不是甚麼大人物,而是家長。

我到大、中、小學講動物權益,一向如魚得水,很放膽很自如的表達我對「動物應擁有自身權利」的觀點。學生、老師甚至校長也好,我不期望他們完全認同我的想法,但在一個文明開放的學習環境下,沒有人會反對動物是我們生活上要關心的一個題目。但家長就不一樣了,他們最關心的當然是子女,而子女在學校裡要追求的,當然是學業成績,而不是動物權益。 至於子女要如何對待動物,尤其是街上的社區流浪動物,肯定不是大部分家長所關心的。

這天我應一間小學的邀請,出席學校家長會的聚會,面對四五十個家庭,我的確有點壓力,怕得罪家長,怕令學校尷尬。特別當我講到流浪動物在社區的苦況時,我真的步步為營,每一個用字都小心翼翼。要知道,在今日寸金尺土、處處都是豪宅的香港,要讓家長接受流浪動物的存在並願意與牠們共存共生,是真的有點不切實際的離地。 我一邊講一邊看著台下家長們的眼神,又似乎不那麼抗拒。當說到虐待動物時,有些在皺眉,有些在搖頭。說到寵物買賣時,我試問台下學生,如果想養動物的會怎麼辦?台下的家長竟然和學生全體大聲的答:領養!  那一刻,我才放下心頭大石。

廣告

講座後,我看到一個很感動的場面。一位媽媽捉著她小女兒的手,慢慢去接觸狗狗。但小女孩卻怕得要死,手一直在縮,媽媽在旁很有耐性的哄她:「唔使驚呀,狗狗好善良㗎!」。可惜小朋友都不能衝破心裡的障礙。大概一小時後,在我準備收拾離開時,卻驚見那位小女孩已經抱著狗狗在拍照了。我忍不住跑過去多謝那位家長。多謝她給予動物的一次機會,多謝她賜給小孩的家教! 

 

廣告

原刊於 am730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