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審查乜L?

2016/8/11 — 19:08

《立場》配圖

《立場》配圖

昨晚一家本地設計工作室的Facebook page上爆出香港設計師協會 (以下省略為HKDA) 在旗下設計獎項 Global Design Awards(以下省略為GDA)年鑑專刊私下進行作品題目刊登箕選,惹來眾多設計師評擊。小弟雖並非該協會會員,然而作為其中一位十分關注事情發展 的香港設計師,希望撰文探討相關問題。

近年港中關係

港中關係自梁振英2012就任香港特首後逐年惡化:前年的「雨傘革命」、去年的「831人大決定」,今年年初的「魚蛋革命」,是明顯的民意標記;以至剛剛選委會進行政見審查,再次引爆香港政府完全倒向中國利益的施政方針風波;加上日益活躍的港中互動,文化差異所 造成的各種各樣日常衝突、理應負責公正善後的香執法部門、司法系統偏頗,無一不把民怨 一次又一次推向新高點。

廣告

港中風波的設計師們

廣告

也不難理解,設計師是「反叛」、「革命性」的一群 — 設計師必須要抽離人群,才能夠看出人群需要;也必須要有爆發力,才有能量衝破既有框架,把定義重新界定 ── 設計師理論上是這樣一群人,也理所當然,設計師也是近年香港社運的骨幹。即便如此,另一方面香港設計師生意也越來越多來自中國,所以業內對此早有默契:「生意歸生意,政見歸政見」,在設計上還是有廣大的交流空間,政見上則兄弟爬山,各自努力。

HKDA是香港的設計師公會?

到外國交流,發現不少國外設計師以為 HKDA 是香港的設計師公會。

事實上,HKDA 是一個「協會」,意謂民間成立的設計師俱樂部,對非協會設計師並沒有影響力或約束力。只是,經過多位備受尊敬、能力出眾的設計前輩在幾十多年間用心建立下,HKDA 還是在亞洲擁有地位 — 旗下的 GDA 是最為人熟悉的活動部份。

稱得上「Global」(全球),設計師對它的期望是:「面向世界的獎項」,其猶久歷史、評審的份量還是讓參賽者感到信服;加上本地設計師以「始終是香港的東西」的想法投入,即使參加費用一年比一年高昂,大家還是毅然決定參賽支持「自己人」。近年一般同業認為 HKDA 江河日下,各種緋聞不絕於耳,不免讓人嘆息協會是否也隨著近年香港的各種問題走下坡矣。

自我審查,有需要嗎?所以,看過這背景資料,自我審查之於 GDA 並沒有需要。

HKDA乃香港註冊團體,受香港基本法保護,享有出版、言論等各項自由;而且GDA的得獎作品也是評審的選擇,並不代表該協會的立場,「自我審查」乃個別人士揣摩上意進行討好 之舉。老實說,如果刊物的確需要走進某國市場而必須進行內容審查,這畢竟算是「入鄉隨 俗」、「吃得鹹魚抵得渴」,只要跟相關設計師、設計師客戶溝通好需要進行相關戶動作便沒問題,同業也見怪不怪;然而出版刊物在香港出版,為甚麼呢?

圖片由明日設計事務所提供

圖片由明日設計事務所提供

自我審查=出賣設計=出賣參加者

自我審查是在出賣設計。設計,特別是平面設計(Graphic Design)、溝通設計 (Communication Design),本來就是政治(Politics ) — 要一張海報不張揚又達到宣 傳目的,是政治,也是一種溝通的藝術;要令app使用者不自覺貨金,是政治,也是一種溝通的藝術。也像筆者從事字體設計、文字設計(Typography),哪些資訊應該出現、哪些 資訊不應該出現,哪些應該大哪些應該小,也是屬於一種「政治操作」。設計本來就是政治,我們怎能避免政治?自我審查是在扼殺設計,而不是鼓勵設計,想到一個設計協會會不明白這一點。

然而 GDA 的出現是為了誰設立的?為了香港政府?為了協會本身?還是為了參賽設計師?

如果是為了政府的,GDA 和 HKDA 明天就可以倒;為了協會本身的話,這大獎也沒有舉辦毫無意義;為了參賽設計師的話,這動作也把參加設計師、設計師的客戶開罪侮辱,完全是三 輸的完敗局面。

舉個例子。如果哪一天,某國說正體中文是侵犯法律,引伸出以下問題:

1) 又會跟著一起把香港、台灣和日本的設計作品審查掉嗎?

2) 審查的界線到底在哪裡?

3) 協會在獎項上的權力到底在哪?

4) 協會有運用這權力的必要嗎?

5) 作品不代表協會,但是協會自行決定審查,那是反映協會認為作品版權是屬於他們了?

6) 如果評審選好的作品不能刊出,協會有尊重評審嗎?

7) 那是說可以登出來的作品都有經過審查嗎?誰來審查?誰來決定哪個可以哪個不可以?

8) 有超越評審權力的人在背後控制誰能登出誰不能,有知會評審嗎?這樣做事有通知參賽 者嗎?

9) 我怎麼知道哪些題目可以登出哪些不可以?

10) 當全世界所有設計大賽我的作品可以登出來,GDA 有這種級數嗎?
為甚麼要設計師跟設計師客戶承受這種侮辱?

GDA以外的世界

工作關係,這些年來跟無數外國設計師交流,其中外國設計師最重視,是設計師的靈魂 ── 設計師的高我。人擁有發表、思考、設計的權利,這是人權的基本。如果一個國際設計獎項會為某不尊重人權的國家機器而效力,便不會再有國際設計師的承認和尊重,獎項也失去價 值;而拿到獎項也不再「cool」的話,就不會再有設計師參加,也是該獎項的末日。

世界並不缺乏充滿公信力的設計獎項。紐約 TDC、東京TDC、D&AD 等,全部為最 cool 最鼓 勵創作和創意的獎項。最少,哪天不用擔心評審說設計師得獎但因為協會為政府工作所需要屏蔽作品,神聖的作品、高尚的設計師意志、難得的客戶協合被一班不認識也不太重要的人 無端閹割。

接下來的建議跟進行動

所以,這種事情又再在香港發生了。接下來,設計師可以怎樣?

一直不理會的,這件事後更加可以予以完全無視;關注事情的同業,我覺得可以分成兩種:被動派與主動派。被動派可以默默關注事情發展予以行動者支持;主動派可以考慮把事情寫成英語傳給於 GDA 獎項活躍的歐美設計工作室,以及像 AIGA 一類敢言的國外設計公會注意發展,讓其他國家的設計師在未來投稿前最少有心理準備,或予以誡心;又或在下一屆(還有這耐性嗎?)投稿敏感題目,如果得獎又被繼續屏蔽,就證明今晚緊急推出的聲明是完全垃圾一篇。

據說魯迅曾言:「婊子不可惡,牌坊不可惡,可惡的是既要做婊子,又要立貞節牌坊。」才是最讓人最沮喪的部份。

設計師是保護社會自由民主的其中一項橋頭堡,我們絕對不能喪失這一塊,也必須採明確態度向同類型「自我閹割」說不。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