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寫在教務會議前 學生會臨委會主席:為了浸大,校方應撤普通話畢業要求

2018/6/26 — 14:07

【文:雷樂希,香港浸會大學學生會臨時行政委員會主席及教務議會當然成員】

早排在浸大及社會上均鬧得火起的普通話畢業要求,終究要在本學年最後一次教務議會(27/6)會議決定其去留。兩年以來,同學及老師已經提出不少論點,點出普通話畢業要求的種種問題。惟強硬及無理的校方用不同的理由「守護」普通話畢業要求,亦不停迴避反對的觀點。校方一方面叫我們要和平理性討論尋求共識,另一方面卻預設立場,實在令人失望 。

如上所述,同學及老師一直有提出合理、堅實及具說服力之論點,解釋為了符合同學的最大利益,理應取消普通話畢業要求。本文旨在整理該些論點,以讓各位了解取消普通話畢業要求絕非無理,以正視聽;同時也促請校方再次三思,別讓其他因素凌駕學習。

廣告

一、削弱學習自主,不利學生發展

縱觀全球,掌握普通話對學生的學術發展並沒有必然的好處。以寫作論文及研究報告而言,兩者要有影響力,皆要以英文寫作,普通話與此實毫不相干。換句話說,若說學多一種語言(普通話)有助同學學術發展,倒不如把花在普通話課程的時間用作強化同學的英文水平好了。

廣告

再論學生畢業後之發展。無可否認,學生精通愈多語言,競爭力也愈大,但此不能成為強制同學修讀普通話的理由。大學應盡可能提供最大自由度予學生,讓其選擇自己要修的科目,包括外語。我認識很多同學,即使大學沒有要求﹑沒有任何壓力,他們也很熱衷於副修外語,以提升自己的競爭力。可見,同學會自己選擇適合自己的外語修讀,包括普通話。因此大學強制同學讀普通話實屬多此一舉。

然而,有人還是會認為我們是「為反普通話而反」,他們會質疑為何反對普畢之同學不一併反對必修大學中文及大學英文。必須強調的是,同學不是為反而反,而是大學中文與大學英文有其獨特及必要之處。學習中文,學生的母語,乃幫助學生以母語思考,強化其邏輯思維;而學習英文,很直接的是香港乃至世界上的大學主流使用英文教學,學好英文方能在大學生存。但是普通話呢?卻沒有以上兩種特質,同學既非使用普通話思考,在學習上也不太實用。

最後,學校經常提出普通話在香港很實用,因此同學也有需要學習。這個說法看似很有道理,卻有學術論文﹑政府數據以及僱主報告均證明此說法站不住腳:

在日常生活而言,港人使用普通話的程度低之又低。理工大學中國語文教學中心總監梁慧敏博士於17年的「香港普通話使用的實證研究」指出,「普通話在大多數場合的使用頻度均值都低於1 分,屬“從不使用”至“最不常使用”之間」。

就學生的工作需要而言,政府的統計數字已經清楚反映了普通話並非如斯重要。政府統計處於2016年2月出版「香港的語言使用情況」報告(P.115),報告指出七成至八成的就業人口在工作上「很少用」及「沒有用」普通話。

至於僱主是否十分希望大學畢業生有很高水平的普通話能力呢?根據精確市場研究中心於2013年撰寫的「關於2013年度學士學位課程畢業生的工作表現僱主意見調查」所顯示,「普通話語文水平」一項只在語文能力中6項中排尾二,可見僱主也不太重視畢業生之普通話能力。

普通話不論對學生學術之發展,還是畢業後的發展均成疑時,校方為何還強求同學修讀普通話呢?

二、妨礙浸大國際化

校方在近年不斷強調國際化,當中表示要增加外國學生到浸大交流;更打算與其他外地大學合辦「聯合學位」,讓兩院校的學生分別在兩所院校修讀一半的課程,畢業後會獲得兩所大學發出的畢業證書。此計劃的確能讓同學得益,但大學的「畢業生特質—溝通」中要求兩文三語則令此計劃的吸引力大幅降低。

誠然,不論交流生還是留學生,為入鄉隨俗,的確應該要學習當地的語言。但來到香港當然是學習廣東話,而非普通話。試想想外地來的留學生先要讀一個廣東話課程,再要修一個普通話課程,此變相令留學生重覆修讀「中文」,也不是太過浪費學分?因此普通話畢業要求只會令大學更難吸引外地同學到浸大留學,影響大學國際化。

三、課程架床疊屋,浪費學習資源

近年來,港府一直大力普及普通話,同學一早在小一至中三接受每週至少一節的普通話教育,普教中更是被納入中長遠目標,因此不少同學早已在中小學階段掌握一定程度的普通話能力。故此,校方無須杞人憂天,要求同學在大學裡再修讀普通話課程。

大學旨在拓展和培育學生才能,並提供機會讓同學接觸新事物,故此,校方應讓同學善用時間及大學的資源裝備自己,避免浪費。

總結

我常在大學的外牆看見一句標語:「全人教育,愛上所學」,這句標語時刻提醒著我浸大的教育理念。大學,是一個讓學生瞭解自己的地方,幫助學生追求更高的目標,而不是流水線地生產一批又一批「有就業競爭優勢」的學生,更不是盲目地將學生「填鴨」。

多學一門語言肯定是件好事,畢竟任何語言都是一種有用的知識與技能。但我必須再次強調,不應該強制同學修讀任何一種外語,只會降低學生的學習動機,並無益處。

但願各位閱後能清晰了解學生及老師的理據,更希望校方能從善如流,取消普通話畢業要求。

香港浸會大學學生會臨時行政委員會主席及教務議會當然成員

雷樂希

二零一八年六月二十六日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