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專訪國王十字區重建舵手·上】貨櫃屋非有尊嚴的居所 政府責無旁貸

2018/4/3 — 22:27

King’s Cross重建項目的舵手、國際著名城市規劃及設計師Peter Bishop指,有一個體面的居所是維持人的尊嚴的重要部份,貨櫃屋只是應急之法,不應視為最好的住屋問題解決方法。

King’s Cross重建項目的舵手、國際著名城市規劃及設計師Peter Bishop指,有一個體面的居所是維持人的尊嚴的重要部份,貨櫃屋只是應急之法,不應視為最好的住屋問題解決方法。

2006年市政府展開30億英磅重建,計劃把這27公頃荒廢工業用地,建成包含住宅、商業和學校的新城區,現時近七成完成,預計最快2020年完工。(King's Cross Regeneration Official site)

2006年市政府展開30億英磅重建,計劃把這27公頃荒廢工業用地,建成包含住宅、商業和學校的新城區,現時近七成完成,預計最快2020年完工。(King's Cross Regeneration Official site)

著名的國王十字火車站(King’s Cross Railway Station),是《哈里波特》(Harry Potter)系列中的重要場景,哈里就是在9 3/4月台開展到霍格華茲(Hogwarts)魔法與巫術學院的旅程。火車站所處的國王十字區,曾是英國工業運輸重地,不過,二戰造成嚴重破壞,加上其後的工業國有化,這區的光輝日子漸漸衰落,90年代時很多藝術工作者進駐荒廢廠房,更成為夜生活區,貧窮、失業和罪案成了外界對這區的印象。

廣告

國王十字區,曾是英國工業運輸重地,不過,二戰造成嚴重破壞,加上其後的工業國有化,這區的光輝日子漸漸衰落。(King's Cross Regeneration Official site)

國王十字區,曾是英國工業運輸重地,不過,二戰造成嚴重破壞,加上其後的工業國有化,這區的光輝日子漸漸衰落。(King's Cross Regeneration Official site)

廣告

轉機來自2006年市政府展開30億英磅重建,計劃把這27公頃荒廢工業用地,建成包含住宅、商業和學校的新城區,現時近七成完成,預計最快2020年完工。這也是創新科技企業落戶之處,Google總部已進駐,有報道指facebook的倫敦總部亦會設在那裡,鄰近這些跨國企業,是中央聖馬丁藝術與設計學院的校舍;高鐵「歐洲之星」就停在下一站的St Pancras。

該重建項目的舵手、國際著名城市規劃及設計師Peter Bishop訪港時接受《立場新聞》訪問。他指,推展這漫長的重建計劃時,團隊要與各方持份者討價還價,包括在發展商和居民的利益之間取得平衡,而當中香港或可借鏡的是,根據與市政府的協定,項目約二千戶新建私樓住宅中,竟有近一半預留作「可負擔住宅」(Affordable Housing)。這是在香港聞所未聞、連想也不敢想的協定。

不少發展商往往想在重建時「賺到盡」,Bishop指因贏得項目的小型發展商Argent的老闆是一個大型退休基金,故此有足夠發展資金,能以不同於一般發展商的視點,希望設計出來的社區是能作可持續發展,能給他們帶來長遠的投資價值。

相較其他倫敦的重建計劃,在他眼中,堅持建立一個有不同階層共居、「以人為本」的「混合型」社區十分重要, 因他相信,這對社會穩定和經濟發展有長遠的正面影響。在設計King’s Cross時,他儘量把社區內的較貧窮和較富裕的人口比例,維持在6:4至7:3比之間,太懸殊的話,就會成為社會動盪源頭。「這是社會工程,儘量把不同階層的人混合起來,例如一起去同樣的學校和醫院,孩子在公園裡一齊玩。我認為這樣會令社會有更強的凝聚力。」

「這是社會工程,儘量把不同階層的人混合起來,例如一起去同樣的學校和醫院,孩子在公園裡一齊玩。我認為這樣會令社會有更強的凝聚力。」Peter Bishop說。(King's Cross Regeneration Official site)

「這是社會工程,儘量把不同階層的人混合起來,例如一起去同樣的學校和醫院,孩子在公園裡一齊玩。我認為這樣會令社會有更強的凝聚力。」Peter Bishop說。(King's Cross Regeneration Official site)

不過他也明白要做到並不容易,因為發展商對「混合型」社區並不熱衷。他觀察到倫敦市逐漸出現一些富裕社區,在屋苑門口築起高高大閘、守衛森嚴,跟其他階層社區完全分隔,這類「尊貴」的豪宅,在香港和新加坡更是常見。

「他們(住在豪宅中的人)因害怕窮人而縮在高牆後。這對於城市十分危險!這會造成社會不穩。三十年後,這樣的環境更會造成革命!這種社會分化,差不多全世界的城市,無論是香港還是倫敦,也要面對這個貧富分化的問題。」這位倫敦大學學院巴比利特建築學院教授說。「我們作為城市規劃師,至少應把社區儘量變得各階層也可毗鄰而居。」

建貨櫃屋或導致貧民窟出現 非有尊嚴的居所

歐美等地流行的貨櫃屋。(資料圖片;圖片來源: tnarik flickr圖片 )

歐美等地流行的貨櫃屋。(資料圖片;圖片來源: tnarik flickr圖片 )

要解決基層住屋問題談何容易?香港公屋的平均輪候時間要4.7年,不少基層人士要窩居環境惡劣的劏房。「預製組件屋」終於在《施政報告》中首次被提及,政府指會協助非牟利機構研究,在閒置土地興建這類過渡性住屋。

運輸及房屋局局長陳帆在3月24日的扶貧委員會高峰會上指「萬事俱備,只欠銀兩」,相信「預製組件屋」最快可以今年9月動工。 香港社會服務聯會亦表示計劃推出「貨櫃組合屋」,提供約100個單位,作為等「上樓」市民的臨時居所。市面上又出現「太空艙」,更有香港建築師提出廉價「水管屋」概念。

Bishop又如何看這些臨時房屋?他說,近年英國也有政客提出類似建議,以解決房屋不足問題。「我的答案很簡單,這不是一個城市的政府應該做的。」他說完後,沉默了一會。「當然沒有什麼理由為何人不能住到貨櫃屋去,但對於這長遠(居住)問題,這是否有尊嚴的解決方法?你若要說服我,在水管屋中過活是可持續和有尊嚴地生活,這會很困難。」

二戰後英國被嚴重破壞,百廢待興,需要大量臨時房屋應急,「預製組件房屋」(Pre-Fabs)應運而生,但他說不應視之為最好的住屋問題解決方法。「作為政府,如果你關注市民有公平的權利、應有尊嚴地被對待的話,有一個像樣的居所是維持人的尊嚴的重要部份,不需要奢華,但必須是體面的。」

他認為,香港和倫敦是全球最富裕的城市之一,不能與第三世界國家如非洲、印度相比,面對房屋問題時應為長遠的未來規劃,為下一代建設宜居的城市環境,政府責無旁貸。「在這些地方有問題出現的話,就應用負責任的方法去解決,以長遠的視野去建立公平的社會。」他說。「(建貨櫃屋)這種政策可能導致貧民窟出現,而不少發展中國家的社會燥動,很多時來自貧民窟。我們無需要亦不應這樣做,我們(的社會)夠富裕,根本不用這樣做。」

這城的住屋問題一日未能解決,只會有更多五花八門的居住方案出現,究竟什麼是有尊嚴居所的「終極測試」?「這不代表不能創新、不能推出聰明甚至激進的多層水管屋設計,但最終這些做法是否對人出於尊重,這是對房屋問題解決方法的測試。」Peter Bishop說,興建貨櫃屋或其他臨時居所時要很小心處理,因可能會導致貧民窟出現,帶來社會張力。「我們無需要亦不應這樣做,我們(的社會)夠富裕,根本不用這樣做。」

Peter Bishop說,興建貨櫃屋或其他臨時居所時要很小心處理,因可能會導致貧民窟出現,帶來社會張力。「我們無需要亦不應這樣做,我們(的社會)夠富裕,根本不用這樣做。」

Bishop指,好的城市設計策略自然會構想未來,很多人以為在商業發展中不能加入「可負擔住房」的想法,他說只在乎當地政府決心有多大,有多堅持要發展商在建私樓時加入一定比率「可負擔住房」,也要求有真正「混合型」的社區、醫療服務和學校等設施。他指,如國王十字區,長遠來說地價自然會下降,政府要繼續通過賣地獲高昂利潤,還是走另一條「以人為本」的路,將會是政府要決定的事情,這兩方面也要取得平衡。

身為城市規劃師,Bishop對未來的藍圖是建設可持續的城市,當中關鍵的一環,是考慮到日後對該社區會做成的影響。例如他心目中最理想的社區,不是什麼豪華鍍金的莊園,而是一個社會上各式各樣、不同階層的人混合居住的地方。所以在設計King’s Cross的住宅區時,他會要求裡面裝修和設施即使有別,所有房屋和公寓的外觀也要整潔美觀,外人不能一眼就看得出戶主是貧是富。

去年倫敦市中心最富裕的菲茨羅維亞區()的一個濟貧院(workhouse)重建計劃,就曾傳出「窮人門口」(Poor Door)爭議。計劃中,區內部份屋宇會建成「可負擔住宅」,諷刺的是買入貴價公寓單位的住戶可從正門出入,而「可負擔住宅」的居民,竟要從巷中的「窮人門口」出入,這引起巨大爭議,甚至連《孤星淚》作者狄更斯的後代,也對這做法表達憤怒。

「我們(King’s Cross)是沒有窮人門口的。你不能這樣對待他人!」他認為,市政府根本不應讓發展商這樣做。訪問中他多次提到,人的尊嚴在房屋以至規劃設計中的重要性,他說作為城市規劃師,面對如King’s Cross這樣的大型社區重建時,他有把關的責任。「這是應有的基本標準,就是讓市民有尊嚴地被善待。」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