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專訪】「女神想和你做同事」 大陸招聘廣告多歧視女性 人權觀察:變相鼓勵性騷擾

2018/4/24 — 17:46

在一段似是電視求偶節目的片段,多位不同造型的「女性員工」被問及「喜歡什麼樣的男生?」,戴眼鏡的氣質女生在電子商貿集團阿里巴巴的企業園裡說:「我喜歡有內涵的,最好是懂點技術的」。鏡頭一轉,一位在練鋼管舞的短髮女生,對鏡頭說:「一定要上得廳堂、下得廚房,最重要的是對我好。」看到最後,題為「尋找技術男」的招聘廣告彈出--原來是阿里巴巴為招請各式工程師,在2012年推出的「獻給情人節:女生喜歡什麼型的男生」招聘廣告。

這公司另一個平面招聘廣告,是這樣說的:「她們,是阿里員工心中的女神...她們想和你做同事,你願意嗎?」背景是多張如雜誌模特兒的照片。

這種把女性「性物化」(sexual objectification)、帶著性別歧視意味的招聘廣告,在中國經常會看到。

廣告

「在中國的跨國公司如發這樣的廣告,可以肯定會在社交媒體上被罵個狗血淋頭!」國際人權組織「人權觀察」總監Kenneth Roth在《立場新聞》專訪中坦言。「他們絕不會這樣做,因為這會是個『公關災難』。」

廣告

「人權觀察」總監Kenneth Roth

「人權觀察」總監Kenneth Roth

「人權觀察」過去一年分析了在2013至2018年間,在中國各大招聘網站、企業官網和社交媒體上張貼超過3.6萬則招聘廣告內容和作訪問後,發表了99頁最新報告,指中國有許多招聘廣告,不論是來自政府還是私人企業,都明顯對女性有性別歧視。研究發現,當中不少標明「只限男性申請」或會「優先」取錄男性。

例如,去年中國全國公務員招聘職位,有13%職位空缺是指明「限男性 」、「男性優先」或「適合男性」,今年這個比例增至近兩成。公安部宣傳局的招聘帖文說:「必須經常超時工作,工作強度高,限男性報考。」

不單政府的招聘廣告有指定性別,一些私人企業在招聘方面,也使用同樣帶性別偏見的思維,認為女性在體能、知識和心理質素層面不如男性。2017年3月,百度公司曾貼文招聘內容監控專員,指明應徵者必須是「男性」,並且要「有較強的抗壓能力,並能夠承受週末、公休日、夜班倒班等工作。」

以「南」代「男」 避開網站監察

對於報告指,在中國全國公務員職位招聘,竟有五份一的廣告,公然地對女性有性別歧視,Roth對記者表示震驚,「公務員在中國是相當穩定的『好工』,這情況反映了很多理想的職位,女性連敲門應徵的機會也沒有,這是嚴重的問題。」

Roth說,中國為世界第二大經濟體系,但在性別平等方面遠遠落後於世界其他國家,去年更跌至144個國家中的第100位,是連續第九年下跌。他認為,這種不公平的對待,嚴重影響中國女性的就業機會、薪金水平,以至選擇職業的可能性,令女性無法攀上高層職位,即是說,中國沒有好好善用一半人口的潛力。「這是對中國女性重大的不公,沒有好好善用她們的潛力。中國是這樣大的一個國家,只要相對上有些微改善,也能對(中國女性)造成重大影響。」

即使某些招聘網站不容許帶性別歧視的字眼,但部份公司會「取巧」,以「暗碼方式」表明那些職位只歡迎男性申請,例如有公司聘請新媒體推廣專員,廣告會寫上「要求南性」,以「南」代「男」,以避開網站監察。

世界上大部份的工作,他認為基本上與應徵者的性別一點關係也沒有,應該人人也能應徵,有能者居之。「這是有關最基本的公平,中國是有反歧視法,即是他們原則上同意不應有(性別)歧視,只是沒有真正實行。」

「性物化」廣告:變相鼓勵性騷擾

報告又指,在中國招聘廣告中相當常見的手法,是把女性「性物化」,標榜女性身體特徵。陝西省招聘鐵路服務員的廣告,要求應徵者「時尚靚麗」; 北京招聘服裝銷售助理廣告的要求是「身高 163 公分以上,身材勻稱,美麗大方」。

不少私人企業如搜尋器龍頭百度、阿里巴巴和騰訊等,招聘廣告常標榜「美女」、「女神」員工以吸引男性應聘。百度的招聘廣告中,不同的「女性員工」接連出現在片段中,最後一名眼鏡男問:「還能和美女一起上班,你說開心不開心?」2016年10月,騰訊官方招聘微信號曾貼出文章,引述公司男性員工說加入騰訊的原因,是「源自一種原始的人類衝動,主要是因為 HR(人力資源)和面試官姐姐都長得很漂亮。」

這種做法,把女性員工「性物化」,沒把她們當作具工作能力的人看待,只當她們是吸引男性入職的「魚餌」,是僱主在製造機會令女僱員被性騷擾。

「當僱主以這種態度看待女性員工時,好像在說的是性騷擾是沒問題的,她們理應預期如此發生。對,這根本是當她們是魚餌!(男性)入職是因女性員工的吸引力,這當然會導致性騷擾吧!」

組織在進行研究時發現,中國的跨國企業在招聘人手方面跟隨國際慣例,廣告中若有任何歧視成份,只會帶來「公關災難」,研究時沒發現跨國企業有同樣的問題。

Roth指,這些帶歧視成份的廣告能堂而皇之面世,是中國政府對網絡嚴密控制的後果,由社會議題討論,以至各種社會運動,包括女權運動,能在社交媒體成功造成反嚮的機會不大,也造成了某些公司即使推出性別歧視廣告,也不擔心後果。「中國企業不像世界其他企業要面對社會壓力,這是中國政府打壓社會行動的直接結果。」

中國現存的《勞動法》等都已禁止招聘時的性別歧視,《廣告法》也禁止含性別歧視內容的廣告,但現行法律缺乏對性別歧視的明確定義,也沒有效的執法機制,很少主動調查企業違法行為,即使收到舉報,有關部門通常只是命令企業刪除或修改廣告。 近年有數位女性,就這些帶性別歧視的廣告興訟。大學畢業生郭晶於2013年起訴浙江省某烹飪學校,因該校招聘秘書的廣告,僅限男性應徵。結果法院判決該校侵犯郭晶就業平等權,該校只要賠人民幣兩千元,即約300美元。即使勝訴,賠償金額低得根本沒有阻嚇作用。

他提到,在很多地方,改變是由草根階層發聲開始,如國際間有名的「女權五姊妹」。2015年婦女節前夕,五位年輕女權運動份子就抗議公共交通車輛上的性騷擾,策劃在多個城市發起遊行,結果她們都被公安以「尋釁滋事」為由,拘留三十天,引起廣泛國際關注。

「她們因而被拘禁、騷擾和監視,這好像發出一個訊息:如果你膽敢發聲爭取女性權益,你就會惹上麻煩。」Roth說,政府對民間運動的打壓,間接鼓勵了社會上對性別歧視以至其他的不公義的滋長,其實民間運動就是開始解決問題的方法之一。「中國政府的首要目的不是解決問題,而是令人民保持沉默下去。」

+    +    +     +    +    +    +    +    +

研究女權的獨立紀錄片製作人和中國社會運動份子曾金燕指,在中國有關性別歧視教育不足,政府的懲罪又太輕,令人民對性別歧視「習以為常」,對這議題毫不敏感。

研究女權的獨立紀錄片製作人和中國社會運動份子曾金燕指,在中國有關性別歧視教育不足,政府的懲罪又太輕,令人民對性別歧視「習以為常」,對這議題毫不敏感。

研究女權的獨立紀錄片製作人和中國社會運動份子曾金燕,對於這些潛藏廣告裡、生活中的性別歧視,並不陌生。「在(中國)日常生活裡面,有關性別歧視教育不足,以及政府對這方面歧視的懲罪太輕,所以人民會對性別歧視『習以為常』、毫不敏感。」

「在性別認知很低的環境中,很多人也不知什麼是性騷擾,也未必知何謂性別平等。若在一個性別歧視的環境生活很久了,她可能不認為在工作場所,同事用『色情』的語氣跟她說話,還會覺得『美女你好漂亮』是句讚美話呢,而不是歧視。」她說。

她認為要改變性別歧視,先要從教育入手,又在不同平台發聲和推動。不過她強調,並非現在很多企業在做、有關「性別歧視」的那種教育。「這些都是給女性員工上的課!要上課的,應該是高層和男性員工吧!」她說起這荒謬的做法,不禁笑起來。   

由「女權五姊妹」到中國女權獨立媒體「女權之聲」微博在3月8日國際婦女節遭到封鎖,曾金燕承認過去幾年,中國公民社會空間的確在收窄,令女權人士對抗性別歧視,面臨嚴重阻礙。她同意Roth的看法,反性別歧視和爭取女性平權是需要有平台和資源,不過她反而較他更為樂觀。

政府害怕人民為不公發聲

「現在有很多受高等教育的年輕女權份子,接受了關於獨立自主的女權教育,但她們生活的現實與這些教育,矛盾衝突很大。女權運動跟其他公民社會運動比起來,更加活躍、有行動和啟發能力。」她說。

她提起,數年前就女性廁所數目與使用量不平等,她口中的這些「青年女權行動派」在社會上做了很多教育和推動。「第一,他們有能力、有意願、有支持,加上利用新媒體做各種的campaign。第二,以傳統的官方觀點來看,女權運動的政治威脅力較少,所以一開始時沒有給女權很多打壓的壓力,實際上女權很有行動力和團結,願意行動的人很多。」

Roth說,沒有期望中國政府會跳出來贊成他們的主張,只希望私下他們能正視問題而作出改善。「像中國這般在科技發展方面成熟的國家,要從招聘廣告中搜尋性別歧視字眼,一點也不難,這又不是什麼尖端科技,但他們就是不主動去做,有人投訴也只去做些雞毛蒜皮的事。」他說。「其實這是相對上容易解決的問題!」

「這是個對社會運動十分害怕的政府。習近平想擺出『強人』姿態,但其實他很害怕中國人民,做的每一步,都是為了阻止人民組織連結、去為他們受到的不公發聲。」他續說。「我們今次說的,只是(中國)社會不公事情之一,如人們不能組織為這些不公發聲,事情會惡化下去。政府的態度像是寧可避免社會運動發生和可能造成的政治威脅,也不願意解決問題。」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