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小學可以 Happy School 中學唔駛諗

2018/1/30 — 18:33

筆者為研究Happy School,出席過不少小學學界的Happy School對教育界的講座,包括天虹小學、救恩學校等,亦到過澳洲、蘇格蘭等地拜訪外國的Happy School,在香港中學亦參與過不少翻轉教室、自主學習、電子教學的工作坊。每位家長及教師對愉快學習必定有所憧景和期盼,在我這麼多的學習後,我的結論是中學Happy School唔駛諗,有都是扼你的。

首先,DSE考試制度一成不變,四大主科:中文是死亡之卷,英文不是母語,惟數學較易應付,通識為人垢病,早前博雅教育創始人,前嶺大校長陳坤耀博士直指現今通識科範圍太闊,欠缺重點,比外國著名大學,如新加坡大學、杜克大學的通識框架更闊,背誦關鍵字多於應用。面對主科已如此大壓力,最後選科大多數學生只能選兩科,中三四已經要選科只得兩個選擇(舊制文理商科尚可選擇四五科),學習之路如此窄,興趣頓失,學識層面闊度欠奉,最終面對公開考試及只有兩成的入大學率,「成就」了八成的失敗者在副學士、文憑或其大眾看輕的行業掙扎求存,面對這個困局,何來Happy呢?筆者曾向教育局局長楊潤雄直接質詢這個困局,他的回應是:「大學主導中學、中學主導小學、小學主導幼稚園」,但可惜的是:我認為職業主導大學、薪金主導職業、權貴主導薪金。中學變成不是談夢想的地方。

第二,小學Happy School的確直接解決TSA壓力、功課、測考多的問題,只是非每個孩子也是自動波讀書或谷得起,不少家長經過多番家庭搏鬥才能把孩子的學術水平移前少少,但陪上家庭相處的優質時間。筆者是教中學的,也教過不少Happy School升上來的小學生,部份悶不來,勤力不來,因為過往太愉快了,但也有部分後勁凌厲,當然我也教過很催谷型的小學的畢業生,大部份都無以為繼,我稱之為burnt out。結論是:本身叻和自律的學生,Happy School很有效協助他們學得更好;本身一般水平的學生,卻在中學未能捱得過,我稱之為回不到現實。政府最近為短命小學新界婦孺福利會基督教銘恩小學斥資三千五百萬打造Happy School,並聘請天虹校長朱子穎校長作顧問,是教育界的喜訊,因為教育局終於起步做野。可是中學呢?每天在拔尖補底、補課加班應付公開試、家長每每追問入大學率如何、大家也在賤視修讀實用科目……中學何來Happy呢?

廣告

最後,大學的收生只看DSE成績,操行、課外活動(除非是港隊)、學習經歷,OLE及OEA只是參考,JUPAS及大學明言:OLE和OEA是兩位學生成績接近才作比較標準,而且成績尤重主科,炒主科,選修OK也未能踏進大學門檻。整個大學收生講求是結果,Happy School講求學習過程、引發好奇心、思考力,可惜在公開試沒有好奇心及思考能力的分數指標,教育局推出校本評核,但校本也不是向這個方向發展,無怪乎大家也期望取消校本評核,因為整個中學測考體系並不是指向學習歷程、好奇心和興趣。加上中學雖無分EMI和CMI,但大家心知肚明,用英文教學的學校較勁(筆者按:用不純正的英語去提升英語,這是不合邏輯),用非母語去引發興趣,完全與小學行Happy School的方向南轅北轍。

我和很多中學教師很努力讓我們下一代學得及活得開心快樂,學校已籌備不少活動與遊學機會讓學生擴闊視野與愉快生活,不少平台讓學生盡展所長,但面對公開試和入大學時,這些經驗重要嗎?坦白說,我也很想做都一個Happy Teacher而不是一個Burnt out Teacher。

廣告

 

作者 facebook page:https://www.facebook.com/educationgogo/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