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11/7

人大第五次釋法

2016/11/7

2016/6/16

林榮基勇敢說真相 爆中央拘押手段

2016/6/16

2016/12/2

政府入稟覆核四議員資格

2016/12/2

2016/12/6

申訴專員指政府阻網媒採訪投訴成立

2016/12/6

只需每月贊助$200

守護言論與新聞自由

立場新聞,寸步不退

守護言論與新聞自由。立場新聞,寸步不退

每月贊助$200,支持立場新聞

7
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小小說:愛上不該愛的人

2017/2/10 — 17:20

「媽媽,我好驚!」Olivia輕聲說。

她瑟縮坐在房間一角,被綁在身後的雙手隱隱作痛,看著媽媽,淚水不斷湧出。

「別怕!媽媽在這兒。」

廣告

Helen坐在房間另一角,動彈不得,雙手和雙腳都被綑得緊緊的,心內惶恐無比,但也要假作鎮定,安撫女兒。

Olivia哭得更厲害。自從升上中四後,功課的壓力一直令她不快樂,爸爸只顧著他的事業,從來沒有過問她的學習情況;媽媽也只是叫她勤力讀書,沒有了解她的處境,遑論協助她解困。

廣告

房門砰一聲打開。

「叫你們不要作聲!哭?不准哭?」

凶神惡煞的大漢走到Olivia身旁,一把掌摑在她臉上。

「不要打她!」Helen大叫,一邊挪動身軀,像蟲兒蠕行,向著女兒位置移動。

大漢轉過身,扯著Helen頭髮,把她拖行回原位。

「大舊!停手!」

另一位男子跑進房間,制止了大舊的暴行。

這位身裁健碩、戴著金絲眼鏡、嘴上留著小鬍子的中年男子,完全不像一個匪幫。

Helen在心中暗忖:「他是否會放過我們?跟另外那些綁匪不同?」

想起三天前晚上跟丈夫呂華和女兒參加一個新年宴會回家的情境,Helen益發認為這小鬍子不是壞人。

那一晚三人一回家,剛開家門,即被四個竊賊綑綁起來。二男二女的組合,兩位男的,一個粗魯、一個冷靜;兩位女的,一個濃裝、一個素面。

粗魯男把呂華拳打腳踢,然後挾持著他進入書房;冷靜男沒有動粗,還經常勸說粗魯男不必出手打人。濃裝女跟粗魯男是姘頭,毫不避嫌的搔首弄姿、眉來眼去,當冷靜男勸告大家不要動粗時,濃裝女總是嘴邈邈的一臉不屑表情。素面女一頭短髮,不多說話,動作敏捷,跟濃裝女合力把Helen和Olivia的手腳迅速綁起來,口部也塞著毛巾,不讓她們叫喊,然後把她們推進主人房,命令二人各坐房內兩個角落,不得走動。

兩母女在房內驚魂未定,冷靜男進來跟她倆交談。

「我會拿走捂著你們口部的毛巾,請你們不要叫喊,可以嗎?」

Helen看著他帶著誠意的樣子,點了點頭。

「希望你們合作,我不會傷害你們的。」冷靜男除下她們的捂口毛巾。

「我叫戴俊。他們都叫我俊哥。」

Helen心中也同意這個綁匪樣子頗英俊,起了好感。

「請你放過我們吧!千萬不要傷害Olivia呀!錢我們有,你要多少也可以!」

Helen苦苦哀求,跟戴俊的眼神接觸,更令她看到希望。這位男士,濃眉大眼、鼻樑高高,金絲眼鏡後的眼神堅定,說話時小鬍子隨著嘴唇擺動,Helen不禁面泛紅霞,赫然憶起多年前初墮愛河的心情。

「我們要的不是錢,是要求你丈夫答允一件事。」男低音深沉的聲音,Helen聽得很清楚。

「不過他現在不肯答允。」戴俊搖頭嘆息。

「告訴我,你們要他做什麼?」Helen熱切的追問。

「這個遲些通知你..」戴俊一臉誠懇,「目前請你們合作,不要給我們麻煩。我叫Karen和 Gina拿東西給你們吃。」

這天晚上,兩母女憂心忡忡,素面女Karen拿來的麵包也沒吃,只喝了汽水。

接著的兩天,戴俊經常進入房內跟兩母女交談,親自拿食物和汽水來,還鬆了綑綁她們手腳的繩子,讓她們上廁所,兩母女不禁對這位綁匪另眼相看。Helen想著不解風情的丈夫,看著魅力十足的小鬍子,盪漾起少女的情懷,想禁也禁不住。

Olivia對小鬍子叔叔也產生好感,感受到戴俊像慈父的慰問,傾談時甚至給了不少對教育的看法,學習秘訣。Olivia不禁幻想著小鬍子叔叔能取代自己那個一身銅臭的父親有多好。

大舊依然呼呼喝喝,堅持要綑綁兩母女,戴俊一走進書房跟呂華交談,他便乘機走進睡房怒斥Helen和Olivia,有一次還想輕薄Olivia,被Gina喝停。

「你這色魔,居然給我吃葡萄?老娘風韻猶在,要做愛跟我來呀!」

兩人果然跑進客房,風雲一番。

Karen看在眼裡,恨在心頭,心想「唉!豬一般的隊友!那個鬍鬚俊,用人不賢,又不懂向大佬請教,也真的不濟呀!」

Helen和Olivia在房內被禁錮三天,忽然發覺房外一片死寂,不見戴俊進房傾談,也沒有其他綁匪進來監視她們。她們互相協助、掙脫綑綁,跑出房間,發現所有綁匪已逃之夭夭,呂華也不見蹤影。

兩母女趕忙報警求助,警方調查一輪,發覺屋內財物完好,兩母女也沒有受傷,呂華失蹤一事,也只說會跟進,要求兩母女一有消息,便通知警方。

Helen和Olivia回復正常生活,想著的不是呂華,而是戴俊。

翌日報章報道:

旅港內地富商、「今天系」集團實際控制人呂華,據稱在香港被黑社會挾持,被綁返回內地接受調查,掀起一場更大規模的「打虎」風暴。

發表意見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