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工潮十年 維護行業待遇尊嚴  紥鐵佬黃惠民:嗰一刻無得再怯

2017/8/25 — 19:00

職工盟製圖

職工盟製圖

一場工潮,成為行業的分水嶺 ; 十年前埋下的種子,讓業內的舊師傅及新鮮人同享甘甜味美的果子。而這場持續36日的罷工行動,亦為工運歷史寫下新一頁,所講的就是2007年的紥鐡工潮。回憶當時,被推舉為工友代表的黃惠民(阿Man)形容為「時勢所逼」,難忍行業內種種不公不義,卻又娓娓道來:「當時唔知結果如何,只希望爭取到少少嘢,團結一下工友」,意想不到爭來的待遇與尊嚴持續至今。

面對業內減價潮、「偽加薪」等 爭取權益是唯一選擇

紥鐵業於回歸後每況愈下,大量分判商湧現,爭相以低價投標,減低成本的方法之一,就是大大壓低紥鐵工友的薪酬,行內揭起「減價潮」。直到2007年,紥鐵工友日薪由回歸前的1200元減至僅800元,即使經濟好轉,僱主亦不願加薪,同時工時卻由八小時增至八個半小時,可謂百上加斤。

廣告

阿Man猶記得當年公司通知下屬將會加「幾十蚊」工資,惟代價是每天再加班15分鐘,這類「偽加薪」手段在行內已見怪不怪,令原本未能共享經濟成果的工友們更為憤怒,成為罷工導火線之一,所以阿Man用「時勢所逼」解釋工潮的展開。其實眼見行業待遇大不如前,一如部分工友,阿Man亦曾經轉行,做過保安員、雜工等,輾轉還是回到建造業。為了未來,他了解到爭取行業權益是唯一選擇。

有工友表示行業薪酬不斷下降,以致難以應付工家庭開支。(攝影師柏齊)

有工友表示行業薪酬不斷下降,以致難以應付工家庭開支。(攝影師柏齊)

廣告

工潮一觸即發 無奈被描繪成搞事份子

那年八月,天空時晴時雨,驟變如紥鐵工友的心情,時而絶望不已,時而滿腔憤慨。罷工的第四天,工友們懷著這股忐忑,先於天光道地盤集會,然後遊行往天星碼頭,再搭船往中環,往政府總部示威抗議,但勞工處卻一直拒絶派人接收請願信,阿Man直斥:「我唔係要你勞工處有任何承諾,我哋淨係想政府關注下哩件事」。政府不聞不問的態度,逼使工友將行動升級。

繼而與警察推撞、300工友衝出馬路等,中環交通癱瘓,皇后大道中及雪廠街一度封閉,附近商鋪紛紛落閘。當年新聞報導以「鼓噪」、「情緒激動」、「場面混亂」等字形容工友,將他們描繪成不講理的搞事份子。甚或報章上的評論都是規勸工友冷靜、理性,卻罕見批評商家剥削的評論,而時任警務處處長鄧竟成、政務司司長唐英年等官員紛紛批評工友得不到市民認同。面對社會的不認同,阿Man只說了兩個字:「無奈」,亦知道部分工友硬著頭皮,頂著家人親友的壓力,爭取自己應得的。

這次罷工團結業界工友,不論年資都站出來爭取權益。(攝影師柏齊)

這次罷工團結業界工友,不論年資都站出來爭取權益。(攝影師柏齊)

由群眾成為領䄂 「嗰一刻無得再怯」

當日黃昏,政府終派員接觸工友,約定於美利大廈開會,因而要選出工友代表與政府交涉,阿Man由一個最初聲援的群眾,被推舉成工友代表,「話哂做咗二十幾年,對行業一定會有感情,嗰一刻無得再怯……當時唔知結果係點,只希望爭取到少少嘢,團結一下工友」。

政府介入下,與商會面談,經過一場又一場的談判,最終成功爭取工作時數由八個半小時減至八小時,而日薪加至860元。縱然與原先爭取的950元有距離,但考慮不少工友面對「口停手停」的壓力,阿Man說:「唔係工友代表決定,而係由所有工友決定」,正是這份團結令工友們一同走過罷工的36天。

縱然即時成果未如理想,但其後每年與商會定期進行至少2次會議,就加薪、休息時間、職安等議題進行談判,以致能逐步加薪,現時紥鐵工友每日薪金2370元,8小時工作,公眾假期或星期日工作加班可獲1.5倍補水,偏遠地區上班有額外車資補償,甚至被視為大專生都羨慕的荀工。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