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很小的「大辯論」與三個錯問號

2018/4/26 — 20:03

黃遠輝

黃遠輝

對「土地大辯論」,第一反應是,辯論所限定的討論和格局那麼小,實在稱不上「大辯論」。這場「公眾參與活動」,用的名目很大,例如英文網頁就叫Land for Hong Kong,但如果土地真是屬於全香港市民的話,一場關於土地的「大辯論」,其實就應是一場深刻地討論這個城市到底要代表甚麼價值、往怎樣的方向發展下去的全盤省思,而非只談用哪選項增加土地供應。

活動書冊的封面嚴重缺乏design sense和美感,同時用字也反映辯論已被限定在一個很細小的範圍(土地供應增加的選項),且看不到土地供應問題也跟其他城市宜居與否的問題環環相扣。封面用三個問號突出「貴」、「細」、「擠」這些人所共知的居住感受; 它們像是powerpoint那些罐頭圖案,無厘頭地將三個字框在問號的三點內,剛好仿似突出當前的辯論是被框限住的。

廣告

嚴格來說,「貴」、「細」、「擠」,只是同一問題的不同演繹。那所謂三個有關居住的問題,確是香港人所急的,但它們只是結果,背後的因,關乎到整個城市長久以來的發展思維和視野。處理 「貴細擠」問題,牽一髮動全身,絕非只是「土地匱乏」的問題,如果辯論只是要商議如何「增闢土地」,也毋寧只是技術層次的討論。真正的大辯論,更應討論「解決」土地問題背後的思考:如何改變城市土地只是投機炒賣下的產物?如何讓普羅大眾的生活尊嚴與居住權,成為首要考慮?如何讓香港成為一個有未來、可持續的都市?

在一場真正「大」的「土地大辯論」中,那三個問號,也許更應該問:

廣告

1. 被稱為「高地價政策」的香港城市發展模式,與香港現存的稅制緊扣,我們要反思與改變香港這層次的、最深刻的城市政治經濟本質嗎?

2. 即使土地供應增加,在土地和房屋深受投機炒賣邏輯影響的狀況下,人們的居住權如何有效被落實?如果沒有新的可負擔房屋的政策,「貴細擠」的情況可單獨因土地供應稍增而改變嗎?

3. 在由來已久的土地政治經濟下,既得利益者,有意欲讓香港成為較平等的城市嗎?政府又有否意志去處理各種尋租者和尋租行為帶來的問題?

在一眾所謂增加土地供應的選項中辯論該選哪一項這「小辯論」外,其實我們更急需面對的、是真切的是上述這些遠超technocratic問題的、真切的「土地大辯論」:沒有深切思考城市到底是屬於誰的、土地對公民的意義是什麼、政府的角色是什麼,不僅談不上是大辯論,也不見得可真正讓大部份香港人條出住得「貴細擠」的命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