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從「專業外展/歷奇教練指引」看保良局事件

2017/3/20 — 18:50

資料圖片:保良局訓練營懷疑虐待學生事件

資料圖片:保良局訓練營懷疑虐待學生事件

【文:黃一龐】

保良局訓練營懷疑虐待學生事件(下稱保良局事件)連番爆出教練及主辦機構以擬似不合理方式「訓練」學生。基於部分行為和手法可能對年青人構成身體及心理上非常嚴重的影響,筆者嘗試透過「專業外展/歷奇教練指引」幫助大眾理解當中的問題,同時認識專業教練的工作。

廣告

基本指引以 Safe, Professionalism, Aim, Reasonableness, Theory Base及Autonomous — (SPARTA) 六項:

Safe (安全):

廣告

任何訓練必須以安全為首要考慮,無論訓練形式是以歷奇/外展活動、戶外體驗(陸上或海上)或室內團隊遊戲,學生的身心安全必須凌駕於任何考慮之上。

身體上:搶奪利器或刀子、將重物壓於學生身上、要求學生在沒有足夠保護下進行危險性動作,都是罔顧學生身體安全的行為。此類行為不必討論背後動機或是否有教育性,皆必須禁止。心理及情緒上:以侮辱性言語或行為對學生作人身攻擊,刻意貶低有先天缺陷的學生,皆屬心理傷害,同樣均必須禁止。

Professionalism (專業性):

技術上:導師必須在指定項目的技術上接受專業訓練,獲得相關資歷,不斷累積經驗及增長知識,方能作出專業的教學及指導。

輔導知識上:導師須有基本輔導知識,無論訓練是否以集體或小組形式進行,導師須有足夠知識和敏銳度觀察個別學生的情緒或心理需要,尊重個體。有需要時對訓練內容作出調整,甚至作個別輔導。學生身心利益必須凌駕於既定活動設計之上。

道德操守上:由於學生在訓練營中對導師有一定信任及服從,導師不能對學生作出與訓練無關的無理要求,例如強迫學生替其提供私人服務。更不得要求學生與異性導師私下共處一室。

Autonomous (自主學習):

任何年代的年青人都不應被視為毫無思想的學習機器,強行貫輸知識。填鴨式的被動學習非但不能訓練出領袖,更會窒礙知識的進步。教練可以設計有效的訓練項目,但不能要求每個學員都要跟隨既定「劇本」去成長或改變。教練必須充分尊重人的學習是自主的。假如一套訓練營每次結果都必須要一式一樣的,例如每個學生都必須像按照劇本一般流淚悔改,不照做就有問題的話,那是對人自主學習權利的侮辱。

Reasonableness (訓練的合理性):

除了身心安全的必要考慮之外,訓練內容的合理性也是專業教練須小心處理的。每批學生的需要也有不同,教練須以其專業知識和年月累積的經驗適當調節訓練內容和要求。例如,學生須透過忍耐和合作完成某些艱苦任務,過程中需要作出突破、要有良好的技巧和堅毅的意志,但不代表教練可以無限要求學生像軍人一樣在極嚴峻的環境下不停受訓。

另一方面,教練須奉行「手段與結果並不相違」的理念。例如教練不應以不尊重學生的方法,去教學生尊重他人,那是違背「本意」的手段。

Theory Base (輔導及心理學理論基礎):無論是以經驗學習法(Experiential Learning)、歷奇為本輔導(Adventure-Based Counselling)或小組輔導(Group Counselling)為基礎的外展/歷奇訓練,其目的皆有以下共同性:透過體驗或與人他者(大自然或其他組員)互動,去學習新事物或新知識。認識自己、認識世界,從而達至個人成長。

導師在整個過程中應扮演設計者(Programmer)及促進者(Facilitator), 而非最終權威,更不能局限學生的學習,這是基於對知識追求的尊重。特別是經驗學習法理論(Experiential Learning Thoery)的基本前設命題(Proposition)裡非常重視的一項是:知識是從個人經驗中不斷累積而來的,導師有限的知識不能局限學生對新知識的追求和對世界的理解。

關於以上三項理論基礎,可參閱延伸閱讀。

Aim (目的):

任何形式的訓練營,學生的成長是最重要的目的。其他持份者的利益和滿意度並不能凌駕於相關學生的利益。教練不能為了刻意營造滿意結果去取悅學校、團體、家長、老師而犧牲學生的利益和權利。學生也沒有義務為訓練營粉飾太平。

學生沒有按教練要求去表達自己的得著不代表該學生就沒有成長或改變。成功與失敗的話語權,不是單由教練說了算,因為成功或失敗的因素有很多,也同時取決學生的目標和價值取向。而且在訓練中被單方面定義為失敗未必一定全是學生的失敗;被定義為成功也不代表該學生就真的很成功。

以上六項指引是一名真正專業的教練和訓練機構應時刻持守的。教練的責任重大,其權力也是基於學生、家長,老師及學校的絕對信任。因此,作為有專業知識及操守的教練,必須守護學生利益,保護學生不被傷害。

以專業去捍衛下一代的福祉。

 

作者簡介:筆者為社工、大學客席講師,從事青年訓練工作20年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