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心動120》— 勾起對愛滋病的覺醒

2018/1/15 — 15:16

《心動120》宣傳照

《心動120》宣傳照

【文:小哲(感染者、愛滋健康關注社)】

《心動120》(120 Beats per Minute, 2017)是近年講述愛滋病的一套佳作。電影時空雖然沒有明確展示,但當中諸多環境證據,包括電影描述的對象愛滋病平權組織ACT UP的巴黎分部、分部會員每週開例會商討如何逼使政府及藥廠加快步伐推出治療愛滋病的新藥物、愛滋病病毒感染者在藥物AZT及DDI未能有效控制病情而最後仍然引發愛滋病死去、同性戀等同愛滋病這種污名化已普遍的年代,大概就能推斷出那是雞尾酒療法還沒有研發出來的九十年代初。

說到電影如何描寫愛滋病的主題,首先不得不從導演的手法闡釋。這個ACT UP組織內有不同族群,從男女同性戀者、異性戀者,到血友病患者等不同渠道感染愛滋病病毒的人,眾志城成只為從病人角度向公眾反映病情及疫情,以推動政府及藥廠加強愛滋病藥物及愛滋病教育等相關措拖,當中表現的多為激進的場面,不管是內部還是與官員及藥廠代表開的會議,都是針鋒相對及激辯滔滔,還有多次的示威遊行,甚至激烈的社會運動行為。這種取向首先來自導演Robin Campillo康城金棕櫚獎的編劇作品《課室風雲》(The Class, 2008),課室中的激辯也是火花四起;此外,導演找來一位當年ACT UP的成員Philippe Mangeo共同編劇,為電影提供細節,後者同樣自稱是激進分子;最後,片名的「BPM」當然也是遙向描述68學潮的美國電影《風暴狂潮》(R.P.M., 1970)致敬,即使由「Revolution」降格成「Beat」,電影內容也不減革命的元素。

廣告

雖然ACT UP有不同的族群,但電影還是抽取男同性戀者作為主體,將同性戀者及普遍歧視者的矛盾放在同一畫框忠實地呈現,沒有作出任何道德批判標準,就算是整個ACT UP與政府藥廠的對峙,還是行動時面對衛道之士,全都沒有加以批判。於是,觀眾不會容易代入任何一方,可謂非常客觀的?事結構。但同時導演也沒有迴避男同性戀族群的普遍生活情況和問題,一樣忠實地表現,無論派對中的享樂,開放性關係、性安全措拖的關注及無知、守護伴侶無私付出等等,其實道德水準與一般異性戀者無異。即使將同志派對中模糊的光塵鏡頭與病毒的大特寫鏡頭拼合成蒙太奇,也是非常含蓄的表現,讓觀眾自行思考當中的連繫。導演將這種世故的態度推到極致,世故到讓人受不了現實的殘酷,將戲劇性減到到最低。尤其在後半段,伴侶Nathan無法為病重在床的主角Sean舒解身體的痛苦和絕望的心情,好像本能一般幫他自瀆、以性慾轉移視線,在射精後一同無奈苦笑,以表示心情真的舒緩了而開始閒話家常,寫實到像平時厭煩的生活,觀眾看後也自然略過。最後主角最後死去,ACT UP病友陸續到達欲見最後一面,不敢看的不敢看、吸煙的吸煙、哭的哭、發呆的發呆、為客人倒水的倒水、收拾的收拾、不知所措的繼續不知所措,沒有沉重的氣氛,卻要聚在一起商討何去何從、苦中作樂的現實感,只讓死亡的苦澀低迴,不讓戲劇性的傷感張揚。在如此世故、冷靜的故事描述之下,我們可以慢慢理性思考愛滋病的議題。

首先,用現時的眼光回看當年爭取愛滋病藥物的進程,除了感嘆「前人栽樹,後人乘涼」的幸運,現時的感染者和普眾大眾也應藉此自省,已開發的國家中愛滋病藥物雖然供應穩定,幾近沒有副作用,還大幅降低死亡率,總算進入令人較安心的階段,但是,愛滋病仍然未根治,歧視及污名化亦沒有消失、感染率仍然高企。即使我們無法再回到那個動蕩的浪漫年代,也不應安於現狀,所以電影才那麼著重革命的態度,也一如ACT UP的口號「沉默=死亡」。感染者和社會大眾應當做的,除了緊記做足預防措拖,避免任何傳染的可能、抗藥性的出現,還不要忘記,政府與藥廠仍然基於政治或其他因素,不會放感染者在考慮的首位,所以要關注議題、反映服藥情況、積極配合治療並提供治療效果,當遇到不公義時,才能與政府及藥廠斡旋。,而這一切都要在去歧視的環境下才能成長,所以以往對愛滋病形象的誤解必須徹底洗清,愛滋病病毒感染者才能走出衣櫃,不會諱疾忌醫,讓社會意識到達愛滋病不過是所有疾病的其中一種,才不會再有人為污名而受苦,才更容易讓人有勇氣去面對一切,為改善愛滋病疫情而努力。

廣告

當然這種理想主義的實行並不容易,但反過來道德潔癖和批判亦不會解決到任何問題。人都會有性慾,都會有走出界線的慾望,甚至有失控的時候,批判只會延續仇恨、製造遏抑心理,無助人走出衣櫃,甚至只會更加挑起逾越界線的負面情緒。正如電影中的Sean也說,感染人的有責任、被感染的人也有責任,這就是同理心。做錯了確是悔恨難返,但並不表示他不知錯,所以再多的批判也無補於事。不接受做錯事的人卻要讓他改過,有可能發生這種事嗎?讓感染者及大眾處於去歧視的友善環境,才能令人積極影響及教育別人正確的性觀念及衛生常識。電影沒有道德批判,重要性就在此,因此,電影同時也不會特意掩飾性愛場面及性關係描寫,只要記得最重要的事,就是性接觸前懸崖勒馬,像主角Sean與Nathan口交和肛交前,都會正確地使用安全套,就已足夠。在那個感染後還是會等待死亡、社會充斥嚴重歧視的年代,為甚麼Sean能夠一直堅持下去?那不是容易的事,我相信是因為這個病令他有目標,他投身運動,當然首要是為了爭取有效的藥物延續生命,但除此之外,我相信他還希望自己可以像每次同志大遊行中,開心活潑地跳舞、像普通人一樣活著、享樂,能沒有壓力地在社會中表現自己真正的一面,不用擔憂有人歧視,那才是最美好的事。

 

#心動120 #愛滋病平權 #勾起愛滋病的覺醒 #污名沒有因藥物有效控制而消失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