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忌諱佈道

2018/3/11 — 22:09

作者製圖

作者製圖

從前,香港教會,傳福音,很簡單,就是叫人信耶穌。「信耶穌,實在好,靈魂得拯救。」老老實實,童叟無欺。我故意向你傳,你可以不信,我卻會繼續向你傳。為你祈禱。鍥而不捨。沒有人覺得有問題。

所謂「佈道」,從來都是一件主動的事。帶著目的、動機、心血,打破別人的恆常,介紹耶穌基督給人認識。佈道從來都不是無意識、不知不覺的事。當然,基督徒在地上的見證是自然流露的、從不造假。但是,向人講解耶穌基督如何是你的個人救主,卻總要帶著「從無到有」的主動意識。因此,佈道是Mission。

最近我的感覺是,香港似乎進入了「後基督教時代」——教會的社會形象低落,人們厭倦教會在社會議題上的無動於衷,卻對教會硬銷福音反感。面對如此挑戰,不少關心社會的基督徒皆極力強調教會的社會性——有關這課題,我在此專欄寫過不少,不在此贅言。

廣告

不過,此現象卻同時衍生出事情的另一面:面對這「後基督教時代」,這些「社關基督徒」不只強調社關,更不知不覺地「不強調」佈道。誠然,這正是歐洲教會過去幾十年面對的景況。我認識不少德國基督徒,他們從來沒有試過向人傳福音——不是因為對福音欠缺熱誠,而是整體社會氛圍視傳教為不禮貌之舉——信仰話題成為了恍如詢問別人薪金收入一般的禁忌。

我覺得,近年香港教會也出現類似情況——不是被別人唾棄,而是教會先唾棄自己。面對傳統教會的福音主義,新一代社關基督徒似乎對佈道頗有忌諱。當然,他們歡迎有人信主,但卻似乎不太主動提倡或組織任何福音佈道工作——最少,這幾年我自己甚少聽聞有積極社關的基督徒同時是積極的佈道者。當然,人各有志,或,按著教會的屬靈話說,眾人的恩賜盡皆不同:有人熱心佈道、有人醉心聖樂、有人關心社會。這種分流本是無可厚非的。

廣告

不過,我擔心的是:社關基督徒對傳統佈道的避忌,漸漸到達一個不健康的極端——他們認為,任何事情加上「佈道」,就必定令整件事情變得虛僞。「有好行為就好了,不用硬銷耶穌。」「關心露宿者就好了,不要說福音。」「辦電競比賽就好了,不用佈道會。」為何他們有這想法?大概基於他們對昔日教會「佈道手段」之反感吧。昔日,教會任何作在未信者身上的,往往淪為「福音手段」。開辦教會自修室只是為了接觸中學生;教會旅行其實為了帶人去教會;對別人好也可能只是為了傳福音。久而久之,他們對任何額外添加佈道性的工作都視為「不單純」,反對、鄙視、唾罵。

我認為,兩者都不是健康的。失去本性的福音佈道,它就不是真的福音見證;不過,為了強調本性而故意避忌佈道,卻不是真正的福音工作。生命流露出來的見證,與刻意宣揚的福音信息,兩者不能分割——沒有說誰利用誰。因此,教會不用刻意為了佈道而舉辦電競比賽;不過,為教會舉辦的電競比賽加添佈道成份,卻不能被批判為錯事。

總之,佈道總是刻意的。但,教會的事工卻不用那麼刻意。

 

原刊於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