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意志就是力量

2018/5/19 — 17:10

意志就是力量(Will To Power)不單純是一個尼釆存在主義的哲學問題,更是一個實踐的問題。

母親節已過,今天看到我經已張貼的影片,不期然想起幾年前去世的母親,尤其是她最後一段歲月的生死掙扎,教我確認了生命的特質和人生的信念。

家慈終年九十七歲,高於香港婦女的平均壽命率八十七歲,肯定是長壽。一個生命橫跨兩個世紀的人生,經歷戰亂、家道中落、丈夫盛年離世獨力經營小店撫養六個子女長大成人、人情冷暖、香港戰後社會的急劇變遷和生活上的挫折與病痛........仍能活過去,且活得不賴,客觀的偶然幸運因素以外,個人樂觀豁達、獨立自主和熱愛生命的性格,肯定有以致之,是主要的決定性因素。

廣告

家母身體體質不差,但中年生活擔子不輕,心煩意亂,也嗜好抽煙解煩憂,其實說是燒煙更貼切,因為常見她一支接著一支煙在咀上燃燒,沒完沒了。但晚年她心臟有毛病,需要通波仔,病後決心要戒煙,一戒便戒掉。她也有出過意外,在家中不慎跌穿頭和在街外跌斷脇骨,需要入院留醫,事後行走要用拐杖扶持,但她喜歡外出和參加地區街坊的群體活動的生活習慣,始終沒有改變。事實上,她晚年堅持獨居,不肯與子女同住,因為她的個性就是喜歡獨來獨往,有自己的朋友和生活圈子,不喜歡依賴子女獃在家中,直至最後很短的年月,身體體能真的不行了,需要坐輪椅,才讓家人照顧。

其實,我的母親死了兩次,第一次在死前兩年,因為血液中的鉀水平上升,突然在家姐家中休克,送到聯合醫院,心臟已經停頓,但未確定死亡,在ICU呆了一夜,第二天因為鉀水平下降,竟然奇蹟地活過來。我們做子女的,事後當然沒有告訴她「死去活來」,只是說大病了一場而已。

廣告

母親最終離世,真正的原因是身體機能物理疲勞,真的不能再功能下去,尤其是肺組織的功能愈來愈弱,最終也是呼吸不了而氣絕身亡(很多老人因病併發,都是肺炎致死)。但因為母親求生意志橫強,入院一個月後生命無礙,被要求出院,一星期後又危殆重返醫院,翌日才去世。她下午四時後過身,我緣慳一面,但在場守候的子孫說,三時多她仍可和親屬說話,最後呼吸停頓才死亡,真的是活到最後一口氣。

母親的死亡形態,教我想起一位摯友吳仲賢的死亡。他的死因是癌症,發現時已經是末期,在多個內臟器官併發,一發不可收拾,死亡只是時間問題。吳仲賢充分了解自己的病況,比醫生還要清楚,但他熱愛生命,死前想與朋友聚舊,毅然從澳洲返港,入住醫院的最後一個月,幾乎是天天開派對,新知舊雨紛沓而來,而作為一個曾經投身革命的理想主義者,他最後仍是一個戰士,親自呼朋喚友,指揮大局,與死神搏鬥,直至最後一刻,也是物質的消滅終結了他的生命。他死於午夜,死時在身邊的朋友唐婉清告訴我,他醒來由護士抹身後,突然吐出血絲,他看後嘆了一口氣,接著氣絕身亡。可以想像,他是知道自己憑著意志與身體癌細胞對抗已戰至最後一兵一卒,不得不棄械投降,一洩氣便敗下陣來。

生命就是這樣,人活著,很多外在因素無法改變,取決於人,但怎樣主宰自己的生命,主觀能動性還是可以發揮重要的作用,所謂自由是對必然的認識,正是這個道理。有些人中年病逝,不一定全是病理的因素,主觀的求生意志也很重要,如果心態悲觀,生無可戀,甚至厭世,由負面情緒主導一切,下意識地就是選擇了死亡,身體的潛意識系統會向生理系統發出訊息,是收工的時候了,因而新陳代謝功能放緩減速,加快走向停息和消亡。

貪生怕死不一定是壞事,而是熱愛生命,而做人一定要有一些生趣,不管做什麼和相信什麼,都要鍥而不捨,全情投入,意志才可以成為力量,決定你的人生。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