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成年人近親性交】吳敏倫倡廢亂倫罪 何君堯斥違家庭觀、同運致亂倫

2017/5/16 — 16:54

上月香港法庭審議了一宗罕見案件,一名父親與已成年的親生女兒互生情愫,雙方同意之下發生性關係,但最終各分別被控亂倫罪,兩人認罪,還押等候判刑,最高可判囚14年。

輿論近乎一面倒,認為這段「不倫戀」變態兼核突,理應受到法律嚴厲制裁。多年以來,甚少有聲音質疑成年人亂倫屬刑事罪行的合理性,「近親性交」=「嘔心」=「違法」的直覺聯想,早已佔據了大眾腦袋。

廣告

另一方面,反同人士習慣將同性戀與亂倫相提並論,變相令同志運動與亂倫者劃清界線,似乎是進一步將這班亂倫的性小眾推往孤島。

就此《立場新聞》訪問了「性博士」吳敏倫、立法會議員陳志全及何君堯,不單止要探討各陣營對近親性交的看法,更希望疏理出同運與亂倫之間既相近、且相斥的微妙關係。

廣告

當同運人士都未能伸出援手,外國近年有關成年人亂倫非刑事化的討論以至實行(可參考報道:【罪無可恕?】國際社會如何看待近親性交),在香港是否不可能發生?

「性博士」見盡古靈精怪性個案

吳敏倫是創立本港首間性診所的精神科專科醫生,同時是香港性教育會的副主席。他經常在媒體面前大方談情說性,被封為「性博士」、「性學大師」。

執業多年,他自言見盡各式「古靈精怪」的個案,當中涉及亂倫的求助亦有近十宗。部分個案是亂倫事主親自求醫,亦有是其他家庭成員得知家中發生亂倫,遂前來求助,這些亂倫關係包羅萬有,「父女、母子、兄弟姊妹……甚麼都有」。

吳敏倫坦言,究竟亂倫是否精神病,現時在醫學上尚有不少爭論。他見過的個案中,部分人因為亂倫而面對社會壓力,造成憂鬱症、焦慮症等精神問題,而他作為醫生只是幫助病人解決這些精神問題症狀。至於事主應否繼續亂倫關係,則是他們自身的選擇,醫生亦無責任出手阻止。

(對於精神科醫生對亂倫的看法,另見《立場新聞》博客「益力多醫生」的文章:亂倫是人類本性?

吳敏倫:未禁遺傳病人結婚生子,為何禁亂倫?

社會輿論反對亂倫的理由眾多,不過在吳敏倫眼中不少都是謬誤。例如有指亂倫容易生「畸胎」一說,吳敏倫就點出性交並非必然為了生育,而且以現今醫學科技只要做好檢查就能避免問題。反觀法律沒有禁止患遺傳病的人結婚生子,又何來有立足點禁止亂倫?

對於有指亂倫會破壞家庭,吳敏倫認同亂倫或帶來不少家庭問題,不過這不應成為禁止亂倫的原因。他舉例指貧窮同樣會引發家庭問題,不代表窮人就不能成家:「無錢都有好多家庭問題,是否要禁止人無錢?」

他甚至指在部分個案中,亂倫不但沒有破壞家人關係,反而令家庭更為和睦。吳敏倫舉例指,曾聽聞有母親因病不能性交,丈夫有性需要卻因要維繫家庭而不願「出去搞」,女兒因為同情父親困境而主動獻身。吳敏倫認為這類個案中的事主,都是經過深思熟慮而作出決定,亦無損家人關係。

對於保守宗教人士高舉「反亂倫」的旗幟,吳敏倫只反問一句:「如果你信聖經,亞當、夏娃誕下了一堆子女,他們如何繁殖下去?一定要亂倫。」他認為歸根究底,社會針對亂倫的歧視和壓力,才是引起問題的關鍵。

(對於破壞家庭、誕畸胎等反亂倫論點,《立場新聞》哲學版主編阿捷曾撰文作深入剖析:挑戰亂倫禁忌? 近親性交的道德哲學思辨

「性博士」吳敏倫

「性博士」吳敏倫

亂倫歷史源遠流長

他形容亂倫其實源遠流長的歷史,以往有部分社會鼓勵內婚(endogamy),讓社會團體內的成員互相結締,以此方式防範外族入侵,又例如部分皇室有亂倫的傳統,目的是「肥水不流別人田」,確保權力不外放。

不過這種例子在歷史上僅屬少數,相反大部份社會都鼓勵外婚(exogamy)以壯大家族勢力。吳敏倫認為這種外婚觀念已流傳幾千年,如今已成根深蒂固的傳統。加上亂倫一直遭受污名化,令大眾更難以接受此種關係,例如單單是「亂倫」此字,已充斥負面意義。

「『亂倫』這個字已經衰,科學家會講近親結婚、近親性交。亂甚麼?現今的男女不亂嗎?」

(就人類歷史上出現過的亂倫情況,請另行參考《立場新聞》另一博客「小肥波」的文章:「亂倫」的基因

香港可囚14年 吳敏倫倡廢亂倫罪

現行的香港法例,即使是雙方成年且同意,近親性交仍可觸犯亂倫罪,最高可被被判監禁14年。吳敏倫提倡本港廢除整條亂倫罪,只要是成年人之間互相同意,都不應因近親性而負上刑責。他又強調全球不少國家其實都沒有設立亂倫罪,包括是中國、印度等。

至於應否進一步立法,讓近親結婚合法化?他認為若能釐清遺產繼承等問題,近親結婚亦可行。不過他亦坦言現今社會能推動近親結婚的可能性極低。

(關於國際社會對亂倫的爭論,另見《立場新聞》報道:【罪無可恕?】國際社會如何看待近親性交;關於亂倫涉及的法理問題,另見《立場新聞》博客謝連忠律師的文章:思考亂倫罪

吳敏倫:同志平權運動怕被亂倫污名拖後腿

對於部份保守派人士而言,「亂倫」一詞是攻擊同志平權的彈藥。例如「才子」陶傑於5月15日商業電台一個聲音專欄中,就將同性戀平權與亂倫相提並論:

左、右兩種思潮,都有各自可取之處及養份,但能夠將兩種思潮的精髓合而為一,走中庸之道的智慧人物似乎很少。尤其是到了21世紀,手機時代各走極端,就更加少了。

例如「左」到了「極左」,不但是同性戀平權,變性人可以擁有自己的廁所,繼續推動就變了亂倫合法化,人獸交都無所謂,這種就是「極左」....

又例如上月入境處高級入境事務主任梁鎮罡司法覆核勝訴,成功爭取海外結婚的同性伴侶可享公務員配偶福利,建制派何君堯隨即警告要慎防LGBT法案,否則將來進一步談亂倫、人獸交,「直情可以摧毀人類延續下一代的情況」。

面對這些「滑坡謬誤」,同運人士往往與亂倫人士劃清界線,強調同性戀與亂倫有本質上的分別,不應相提並論。

例如陳志全當時就如此回應何君堯:「一個人如果見到兩個男人結婚,會想到人獸交、亂倫、多p,這個人應該有嚴重性障礙、性壓抑,性生活大多出問題,應該去睇醫生,不要畏疾忌醫。」

吳敏倫認同,部分同運人士對亂倫並不反感,但礙於社會輿論的反對,往往要與亂倫劃清界線,以免同志平權運動被亂倫的污名拖後腿。不過他亦對此同運策略表示理解:「你可以說他們沒有良心,只顧爭取自己的小眾權利,卻不理另一種小眾。但人很多時就是要自己顧自己,自己顧不來就顧別人,結果連累自己,何必呢?你都要理解他們。」

資料圖片:2015同志遊行

資料圖片:2015同志遊行

坦言不想深入討論亂倫 陳志全:希望你明白我難處

的而且確,面對亂倫爭議,同運人士處於尷尬的位置。和亂倫走得太近,怕正好跌入反同陣營的滑坡謬誤圈套;走得太遠,又似乎與「平等、包容、自由」的精神相悖。

作為首位公開出櫃議員兼同志平權核心人物,陳志全對性議題的立場理應是立法會內最開明的其中一位。不過當他接到記者的電話並談及亂倫問題時,言詞之間亦顯得尷尬閃縮。

「我希望你明白我的難處,不太想跌入去,與你深入討論。」他向記者坦言。

他解釋如果走入了亂倫的討論之中,的確會有危險性:「何君堯之流已說,如果我們用此(同性婚姻)思維,其實人獸、亂倫,應該都要討論。所以我回應(亂倫)這個問題的時候要好小心,不想在一場戰爭都未曾處理,就要開一場更複雜的戰爭。」

不過陳志全強調並非要與亂倫的人士切割關係,有關議題仍然有討論的空間,「如果有一日有法例出來,要(亂倫)非刑事化,我不會說不支持。但若要我去策動亂倫非刑事化的運動,我覺得在此階段沒有這個能力」。

「近親性行為當然可以討論,但我不想跌入深入的討論,去製造更多的分歧,或是被反對同志平權的人造文章」。

至於亂倫罪是否有修例的空間?陳志全指修例需要社會共識,「香港現在要拿出來討論,我想很艱難」。他舉例指,法改會針對性罪行的改革已經做了十年,即使是爭議性較少的議題都未見成果,「所以再去討論亂倫罪,我想又是另一個十年,希望法改會先做好現在工作,不要失焦」。

他之後再主動致電記者,強調指自己並非反對討論亂倫:「現在香港要爭取(性傾向)反歧視立法、同性伴侶制度,都如此艱難。如果要討論近親性交的合法性、非刑事化,會比上述兩事更艱難。」

何君堯:同運致亂倫 海外有例子

光譜的另一端是何君堯。他接受《立場新聞》訪問時表明實在無法接受亂倫,反問吳敏倫是否真誠認為亂倫很好,抑或是信口雌黃誤導民眾。他擔心若一改例就會「亂晒籠」,完全違反中國人傳統家庭觀。他又強調並非所有事都是兩情相悅即可,反問若按此邏輯二人相約自殺是否同樣無問題。

資料圖片:何君堯

資料圖片:何君堯

他擔心亂倫一旦合法化,將影響香港的教育,認為若基本的價值觀被粉碎,將來的教育可以無邊無際。他指小孩要有基本的知識水平,方可欣賞更深入的事,但若一下子向小孩教導太多資訊,只會令他們「燒fuse」。

至於同運與亂倫之間的關係,何君堯強調這情況並非香港獨有,相同的情況早在外國發生:「參考海外的經驗,他們(同運)較我們的更早發生,問題亦早一段時間發生。這是日出、日落的時差問題而已」。

*   *   *

註:「亂倫」一詞被指偏向負面,帶有污名化意味;「近親性交」一詞較為政治正確,但甚少被大眾採用。本報道將亂倫、近親性交等字眼交替使用,為求盡量忠於受訪者當下使用的字眼。

 

文:Simon Liu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