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紓緩科護士 走進晚期病者的生命

2017/3/24 — 17:14

作者提供圖片

作者提供圖片

大部份人對死亡敬而遠之,紓緩科護士美芝與Ivy卻主動走進晚期病者的生命當中,陪伴他們走完人生的路。

常常要面對不少病者去世,不怕要承受太大壓力嗎? Ivy聽罷淺淺一笑,回道自己不但不擔心面對病者離世,反而對自己能參與病者生命中最後一段路感到榮幸。面對死亡,任何醫護人員起初都可能感到不安,但美芝和Ivy同樣表示,隨著處理的個案增多,反而突破了自己對死亡的恐懼,更被不少病者臨終前與家人間的親情愛意而打動。

面對生命最後的倒數,病人與家人相處的每一刻都顯得無比珍貴。紓緩治療正正能夠紓緩病者的不適,為其補充體力,好好享受和珍惜與至親相處的當下,或甚達成未完的心願。美芝以她正照護的病者為例,婆婆熱愛園藝,家住上水郊野的一處世外桃源。昔日不少人途徑婆婆的花園都會大讚園中各種農作物,而她亦很慷慨地分享自己的收成予路過的遊人。婆婆患病後不但無力打理農田,亦無力清理園中雜草。於是,為了讓婆婆打起精神,美芝提議號召婆婆的家人和義工幫忙整理花園。隨著婆婆接受紓緩治療,加上家人與義工們同心合力為花園除草種植,婆婆的精神大為改善,還親手準備糖不甩供各人享用。美芝表示,打理花園除了可配合紓緩治療改善婆婆身體狀況外,更是為婆婆與她的家人創造一段難忘的共同回憶。紓緩治療不單是身體上痛症的紓緩,更是對病者與病者家屬的心理療程,達致「逝者善終,生者善別」。

廣告

對晚期病者家屬而言,每日都可能是最後一日、最後一日可以陪伴在至親的身旁。作為紓緩科護士,Ivy亦見證不少病者與家人間的真情故事。Ivy指她曾與一位病者聊天,得悉這位伯伯對家人的照顧一直銘感於心,卻不懂如何表達;更擔心自己逝世後家人會深切悲痛。Ivy笑指伯伯是典型的潮州人,不善與家人表達情感。即使生命走到最後一段路,亦甚少對太太以至家人表達謝意,因此一直與他們有一道無形的隔膜。但在護士的鼓勵下,這位伯伯逐漸打開心扉。一天早上,Ivy發現太太推著坐在輪椅上的伯伯在花園漫步。忽然,伯伯叫停了太太。太太走到輪椅前蹲下來,正好奇伯伯為何叫停自己。伯伯慢慢地伸出手放在太太肩膀上,二人對望良久,伯伯柔聲道:「老婆,多謝你一直咁照顧我」。風柔柔地在花園中流動,晨曦如綿絮般覆蓋著花園,卻比不上二人間的愛意溫暖。二人相擁流淚,原來簡單一句感激的話語,便足以化解二人間的隔膜。伯伯自此學會主動向家人表達謝意,與家人的關系亦得以改善。紓緩治療固然可緩和病者的痛症,但病者與家人間的親情得以修復,更是難能可貴。

Ivy認為,一個紓緩科護士應以真摯的心,了解病者的所思所想,以生命接觸生命的方式對待病者。紓緩治療科的醫護人員的確比其他人見證到更多的死亡,但同時因為陪伴著晚期病者最後的這段路,協調(參與)病者與家人間的互動,讓他們能見證生命中的真善美。

廣告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