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我在反性小眾的基督徒身上看不到基督

2017/11/26 — 19:10

彩虹旗被稱作「LGBT 驕傲旗」、「同志驕傲旗」,是一面象徵性少數群體的旗幟。 ( 圖片來源:  wikipedia )

彩虹旗被稱作「LGBT 驕傲旗」、「同志驕傲旗」,是一面象徵性少數群體的旗幟。 ( 圖片來源: wikipedia )

【文:任平生】

在立法會關於性別承認諮詢公聽會上,有基督徒市民「奉主耶穌基督之名宣告,香港只能夠立屬於神的法例」,但甚麼是「宣告」呢?「公司主席宣告派息」、「體育會主席宣告馬拉松比賽開始」、「神父宣告一對男女成為夫婦」、「特首宣告有病辭職」等等,我們看到「宣告」一詞是用來表達重要人物公開發放消息,但這市民並非會議主席,她憑甚麼身份來宣告呢?在公聽會上,市民可以說「我主張」、「我希望」、「我支持」、「我要求」等等說話,但不能說「我宣告」,這是喧賓奪主,狂妄自大的行為。而且,如果耶穌有意見,耶穌自會到公聽會發表意見,耶穌不急信徒急,一名普通信徒憑甚麼代表耶穌說話,有甚麼資格「奉主耶穌基督之名宣告」呢?

還有,甚麼是屬於上帝的法例呢?隨地拋垃圾要受罰是否屬於上帝的法例呢?罰款千伍還是二千,又還是監禁才算上帝的法例呢?上帝的法例是由基督徒來界定的嗎?香港不是基督教國家,香港是屬於無神論共產主義中國的一部份,因此,為何香港要立屬於上帝的法例呢?為何基督徒要把自己的信仰強加於香港人身上呢?

廣告

另外又有基督徒市民說「即使你切走所有器官,終身注射賀爾蒙,也沒有可能改變上帝的創造,因為上帝是按照自己形象來造男造女,無可改變」。既然上帝是按照自己形象來造男造女,那麼上帝是男還是女呢?是不男不女,或是半男半女呢?聖經創世紀的神話故事怎樣寫是一回事,現實上男女性別怎樣是另一回事。現實中,有人有男性的染色體,性器官卻是女性的;又有人天生男女性器官都有,請問這些人是否上帝所創造的呢?怎可把跨性別人士的出現當成破壞了上帝創造的秩序呢?現實世界並不是按聖經簡陋的世界觀來運作的,男女之外的性別一直都存在,他們都是上帝創造的。

創世故事有一個有趣的問題,就是起初亞當是否有那話兒呢?創世記2:7記載上帝創造亞當,創世記2:18上帝發現那人獨居不好,要為他造配偶,創世記2:22上帝從亞當的肋骨造成夏娃。既然上帝後來才發現要為亞當造配偶,那麼起初造亞當時,亞當就應該是沒有那話兒的,否則便會造成自相矛盾,即是如果一早已造了那話兒,就不能說是後來才發現要為亞當造配偶。既然起初亞當沒有那話兒,那麼亞當只是個中性人,跨性別人士,不是個男人,要把亞當修補才成為個完整的男人。

廣告

公聽會上信徒的歪論是因為大部份的教會都把創世故事當作歷史事實來看待,這種解釋法完全經不起現代邏輯科學的考驗,例如創世記1:8「上帝稱空氣為天,有晚上,有早晨,是第二日。」,但創世記1:16-19「於是上帝造了兩個大光,大的管晝,小的管夜,又造眾星。…是第四日」,原來第二日未有太陽月亮星星,地球竟然可以有日與夜。第二日的光是可以在無光源之下存在的,這是甚麼道理呢?又例如,上帝創造了亞當夏娃,就叫他們「管理海裏的魚,空中的鳥和地上各樣行動的活物」(創世記1:28),但亞當是怎樣管理海上的鯨魚,天上的麻鷹,地底的蚯蚓和地上的恐龍呢?或許信徒會認為筆者缺乏信心,但原來古教父奧古斯丁就不會把創世故事當作歷史事實來看待,而是視為一種喻意,這就可以避免不少科學上的爭論,但偏偏現代教會就把謊謬的解經視為信心的表現,今天信徒以創世故事來討論性別問題,講的都是不合常理的歪論正好反映教會的不智和落後。

基督徒認為聖經是全知的上帝啟示的,但聖經對性是很無知的。創世記固然只描述男和女,不知道有人天生男女性器官都有,對女性月經的了解也是很可笑的,聖經認為月經是不潔的,即使坐過的椅也不可坐:

利未記
15:19 女人行經、必污穢七天.凡摸他的、必不潔淨到晚上。 
15:20 女人在污穢之中、凡他所躺的物件、都為不潔淨.所坐的物件、也都不潔淨。 
15:21 凡摸他床的、必不潔淨到晚上、並要洗衣服、用水洗澡。 
15:22 凡摸他所坐甚麼物件的、必不潔淨到晚上.並要洗衣服、用水洗澡。 
15:23 在女人的床上、或在他坐的物上、若有別的物件、人一摸了、必不潔淨到晚上。 
15:24 男人若與那女人同房、染了他的污穢、就要七天不潔淨.所躺的床、也為不潔淨。

如果月經是不潔,那麼為何聖經不禁吃雞蛋呢?雞蛋就是雞月經排出的卵!難道上帝不知道嗎?今天基督徒拿聖經膚淺的性知識來講人只有男和女,完全忽略了現實中的特殊現象,就好像幾百年前教會拿聖經說太陽圍繞地球轉,反對科學家的主張地球繞太陽轉,十分可笑。

公聽會上有人說變性手術、藥物治療高風險,有副作用,但換肝換腎和其他大手術風險不高,沒有副作用嗎?換腎人要一世吃抗排斥藥,而且有副作用。現代醫學尚未有根治性別認同障礙的方法,就如醫糖尿病、高血壓一樣,只能治標不治本,但如果能減輕當事人的痛苦,或能延遲問題惡化,為何要反對現有的治療方法呢?變性手術、藥物治療都是很痛苦的事,但有些跨性別人士都願意去承受,就可想而知他們做手術前面對的心理和精神痛苦是有多大,基督徒有想到這點嗎?如果基督徒認為有更有效的方法去幫助跨性別人士,請你們講出來,並且拿出相關數據去支持你們的講法,不能為了滿足你們的信仰而令跨性別人士失去改善他們生活的可能。把自己信仰的滿足建立在別人的痛苦上,是很自私的行為。

公聽會上另一種論調就是性傾向條例家校關注組常用的,為跨性別人士立法是違反人權,立了法就是逼不同意者接受別人的價值,違反了良心自由的原則。這種邏輯是謊謬的,這講法並沒有保障不同意者,而是把法制瓦解。政府立任何法例都會有人贊成,有人反對,如果立了法就是逼不同意者接受別人的價值,違反人權,那麼政府只能甚麼法都不立,結果就是把法制瓦解。筆者曾經和性傾向條例家校關注組討論同性婚姻時,就多次質問他們,政府為最低工資立法,對於不同意此法的僱主,他們的良心自由是否被侵犯呢?我不同意薪俸稅制,但政府迫我交稅,政府是否侵犯我的良心自由呢?政府定立一夫一妻法例,對回教徒和傳統贊成一夫多妻的中國人,他們的良心自由是否被侵犯呢?政府花了很多錢去做輔助盲人設施,是否得到全港市民同意,別人盲眼不是納稅人導致的,要納稅人為別人的盲眼負責,不同意者的良心是否被侵犯呢?性傾向條例家校關注組總是迴避這些問題,顧左右而言他。他們的原則根本是謊謬的,生活在一個多元的社會裡,每個人對不同的意見就應當有一定的包容性,也應關顧困苦的一群人,不能說立法就是侵犯不同意者的良心自由。性傾向條例家校關注組以保障人權為口號,實際上是拒絕包容,欺壓性小眾。

基督教強調人身、心、靈的重要性,但在性別問題上,有些基督徒的世界觀竟然和嫖客一樣,就是把男女還原為性器官,人的心理狀況被否定和忽略。當人的心理和生理不一致的時候,當事人是十分痛苦的事。如果當事人經過深思熟慮,又有專業人士的意見,無論當事人做甚麼決定,旁人在合理範圍內,為何不可以幫助他們,接納他們呢?我不認為跨性別人士的所有要求都是合理的,但每一個要求都應當有商量餘地,例如廁所問題,是有解決方法的,但有些基督徒就拿些枝節理由來反對,這明顯是仇視他人的表現,請問你們的基督徒愛心去了哪裡?你們的所謂愛心,跨性別人士感受得到嗎?跨性別人士有說不出的痛苦,他們希望得到別人的尊重,給他們恰當的稱呼,但有些基督徒就認為是指鹿為馬,這種基本的尊重基督徒都不願意做,跨性別人士又怎會覺得你們是愛他們呢?指鹿為馬?請問有哪一個基督徒不曾試過基於禮貌和尊重讚人靚仔靚女、讚人做得好呢?基督為罪人死,基督為了醫人而破安息日的條例,基督徒為罪人做了甚麼事?

作者簡介:熱愛古典音響和攝影,喜歡探討哲學和宗教。離教者,著有《基督教降解》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