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我愛公審

2017/12/9 — 10:17

港隊跨欄運動員 呂麗瑤 在社交平台公開被前教練性侵(Facebook圖片)

港隊跨欄運動員 呂麗瑤 在社交平台公開被前教練性侵(Facebook圖片)

【文:Lady 娜娜】

多年前我在地鐵給人鹹豬手,我當場捉著他的手,是個「電車男」,地鐵職員即時召警察,將犯人逮捕。上庭那天,陪伴犯人的是一位約八十歲的婆婆,沒有聘請律師。當時我覺得他們很可憐,心想不如算了,若是他要坐監一年半載,那這位老婆婆怎辦,生計又怎辦?但刑事案不是我說算了就可以,而犯人也即時認罪。

我想說,全城都在質疑呂麗瑤為何不報警,但可能她由始至終根本就沒有想過要把教練關進牢獄。她甚至很坦白跟大家說近年還有為該教練慶生。原諒與慈悲這四個字對大家來說真的如此陌生?原諒不代表事件對受害人沒有陰影與傷害,呂麗瑤亦說得很清楚,說出來的目的是希望喚起社會對兒童性侵犯的關注,只是大家都將重點放在教練身上。

廣告

又或者,她真的有想過跟警方合作,但這位年老的教練曾私下向她哀求及道歉?對侵犯者又憤恨卻又憐憫的心理狀態,於性罪行案中其實頗常見。當大家都忽然戀上法治,逼人報警,在討論什麼是 make sense 不 make sense 的時候,其實最 make sense 的就是我們那顆複雜又矛盾,用肉而造的心。

我不認識呂麗瑤,但直覺跟我說她的一字一句都是事實。但不說直覺說邏輯,事件只有兩個可能性:A ) 呂麗瑤捏造故事;或 B ) 真有其事。若是A, 教練大可用誹謗法控告呂麗瑤,賠到佢破產都得。

廣告

根據香港法例第21章的《誹謗條例》:「任何人或機構透過書面文字或說話,發佈惡意言論去損害另一人的聲譽;或發佈虛假消息,以求惡意中傷或誣衊他人,即屬誹謗。」

So, 網上言論完全不是零成本零責任,若誹謗罪成,需要付出極高昂的代價。既然大家現在如此擁戴法律,就更毋須擔心教練或日後有否會有其他人被屈,我們每一個人都受到誹謗法所保障,要相信法律唷,不是嗎?作為前大狀的林先生相信不會不懂 defamation law 吧?But is she defaming her coach?I cannot see this case is coming even close to this.

Ok, 若是B, 就當呂麗瑤依然懷恨在心,若然事件屬實,請問公審有什麼問題?喂,我已經好仁慈唔使你個咸濕佬坐監,我點解唔可以公開你啲衰嘢,我唔係仲要考慮你感受下話?你摸我果時又有無考慮我感受呀!

但等等,現在被公審的人是教練嗎?非也,反而是被性侵的呂麗瑤。咸濕伯父則變成可憐伯父。

呂麗瑤今天站出來,是因為受到體操名將 McKayla Maroney 最近自揭被性侵的經歷所觸動,決定加入 #MeToo Movement。這個運動正正就是要鼓勵性侵受害人透過社交媒體,公開其經歷指控侵害者罪行,從以凝聚更多的同路人去勇敢面對這個難於啟齒的傷疤,不能再沉默下去。這群受害人的勇氣更剛獲美國《時代》雜誌被選為2017年度風雲人物 (Person of the Year)。

但當這股勇氣燃燒到香港,一位年輕運動員同樣在社交媒體訴說隱藏在心底十年的被性侵之事,希望能令自己及幫助其他受害者走出陰霾,願大家的子女避免受到同樣傷害,却被無數網民說成是呃 Like 博同情、自願被摸,更難聽的說話也有。

更甚的是,居然有名人公開揶揄呂麗瑤的勇敢自白為一篇雕琢而成的商業文案,憑空質疑其可信性,認為她居心叵測,為一己私利而誣衊他人云云,彷如有傳心術能看透呂麗瑤;更對報警可能會對受害人構成第二次傷害的說法送上極盡諷刺刻薄的說話,於受害人的傷口上灑鹽,人格與修養之低劣莫過於此。

而這等名人更是畢業於世界頂級學府,亦有學識淵博的才子,他們不但沒有同理心,也没因為豐富的人生經驗或法律學的訓練而具有情理兼備的基本分析力。這些文章偏頗無理、空洞低級、賊喊捉賊,毫無證據地針對呂麗瑤。

身為公眾人物,不但沒有好好去利用自己的名氣去支持#metoo 運動,反而用"How many metoos are coming?" 作標題撰文去認為本港的告白人士可能都是跟風湊熱鬧,未必真有其事。這種才真正是「 屈人唔使本 」零責任的網上評論,更直接打擊這勇敢的全球運動,阻止無數受害人繼續發聲。這些言詞出自名人口中具有一定的影響力,禍害不能說不大。很可惜,香港法律只保障被誣告的人,但不保障因受涼薄說話而受傷害的人。

而作出這種種言論的人,我看到的不是抽水,而是恐懼。恐懼自己也會有天成為被公審主角,才會如此落力打壓發聲的人。而擁有這種恐懼的人,通常是本身輕視女性的尊嚴和不尊重女性身體,從他們所採用的字眼已知一二, 就算搬自己娘親出來也無補於事。

而說來說去,他們對受害人的攻擊就只憑一個理由 — 呂麗瑤不報警。

為何報警就是受害人的唯一選擇?本人也曾修讀普通法,我絕對支持法治。但大家不能不承認冗長的審訊是一種精神折磨,特別是性罪行,而法律也不是完全沒有漏洞。將犯人繩之於法是完全正確的,但依然要考慮受害人的意願、她的心理狀況、她與侵害者的關係等等。 其實於性侵、亂倫、強姦事件中,當事人沒報警的個案如恆河沙數,當中原因個個不同。但無論是網民或是那些高智的名人評論家,均沒有去考慮以上極為普遍的可能性,卻走去認為不報警就是事有蹺蹊,足証大部分人欠缺腦袋及同理心,人心如此顛倒,是香港的悲哀。

若報警會令受害人崩潰,比報警前更差,我們是否還要用公眾輿論逼她做她不願意的事?就如性暴力危機中心「風雨蘭」的總幹事所說,報不報警涉及多重考慮,應由事主自行決定,自身的復元才最為重要,旁人應予以尊重。受害人有權選擇 what's best for her。就如病人吩咐醫生不要搶救,做親人的也無可奈何,真正的感受只有當事人才明白。恕我直言,很多人用公眾利益、法治精神這些冠冕堂皇的道理去強迫呂麗瑤報警,但當中大部分都是口賤花生友,何時如此這般關心起香港的司法制度來?而老實說,別人報不報警,其實與你何干?

在質疑呂麗瑤為何不報警的你們,我想請你現在花一分鐘時間去想想:你自己或你的家人,在人生中曾否遇上一些事情是值得報警,而你們最後選擇沒有這樣做?不論該件是什麼事,不報警的理由是什麼,若然你的答案是 Yes,請你向呂小姐道歉。

請大家停止再對呂麗瑤事件發表任何不公言論,你們的每一句說話都在推更多受害人往衣櫃裏去,其中可能包括你們的親人。有時間應該是去想想如何幫助兒童對抗性侵,這才是這事件的真正意義。

We need more love and compassion in this world, not hate and judgement.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