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打機

2017/2/13 — 15:26

最近聽見不少傳道人都購置了一部PS4,包括我自己。

電子遊戲機在八十年代開始流行,紅白機是七、八十後的成長良伴。打機是這一代人的生活部分。美劇《纸牌屋》(House of Cards)中作為總統的男主角也有打機的習慣。因此,我要說,這一代的傳道人,無論是七十後、八十後、九十後的,都已經是打機成長的一代。神學院有學生帶 PS3 放在宿舍;前陣子仍流行Pokémon GO 時,神學生(包括老師)設立了一個WhatsApp 羣組交流心得;早前聽聞某堂會的主任牧師在教會添置了一部「月光寶盒」(讀者若不知「月光寶盒」是甚麼,告訴您,它大概是十間機舖的總和)。

傳道人當然不會沉迷打機。事實上,像我這個年紀的男人,事奉忙碌,下有家室,打機大概最多只是一星期偶爾出現一次的活動。女兒睡覺了。太太也剛巧睡覺了。臨睡前寫講章怕會寫得太投入睡不着。因此,唯一能夠放鬆自己的方式,就是打機。讀者們先不要太快吐嘈。我知道。打機是不能幫助睡眠的。這個我知道。但是,對我們這班三十歲以上的男性而言,「打機」其實已經成了一個符號。「我現在不工作了,我正在做一件與工作相異的事情。我打機。」打機其實是放鬆的符號。

廣告

不過,生命實在諷刺。小時候沒有經濟能力,一年最多只可以買一兩隻遊戲。現在已是成年人,擁有絕對的財政自由,幾百元一隻正版遊戲隨時都能負擔得起。問題卻是:已經沒有時間了。許多朋友都這樣說,家裏買了一部 PS4,卻一直沒有時間玩。更重要的是,原先打機是為了減壓,豈料發現自己在線對戰時卻往往落敗而回,挫敗感非常強烈,最後還是帶點沮喪地回到睡房入睡。無他,現在已經花不起時間「操練」。因此,最後還是發現,屬靈一點說,自己只能在事奉中找到滿足感。

不過,兩個人一起打機,當中的團契實在不能用言語所能盡述。這是一個真正的團契。記得我中學剛信主的時候,邀請我參加教會的同學就用這個策略:星期五晚一起參加團契,然後在他家過夜,然後星期六一整天打機。這是「團契」的真正意義:彼此的關係建基於真正的友誼上,再在基督耶穌裏昇華——在耶穌裡我們是好朋友,我們也是一起打 Winning 的好朋友。因此,讓我們嘗試幻想轉化一下,一個耶穌與門徒的打機關係:「耶穌在提比哩亞海邊向門徒顯現。西門彼得對他們說:「我打機去。」他們說:「我們也和你同去。」天將亮的時候,耶穌坐在岸上,有一部PS4。耶穌說:『你們來打機。』門徒中沒有一個敢問他:『你是誰?』因為知道是主。耶穌就來拿兩個手掣給他們。」

廣告

我這樣說,好像有點大逆不道。打機似乎不太屬靈。我們很難想像如滕近輝牧師般的屬靈偉人打機的樣子。不過,我要說,再遲一點,大概十年後,香港教會的領袖們都已經是打機成長的一代了。這對華人教會的屬靈傳統有甚麼啓示呢?我不知道。但是,我認為,它將會為教會帶來一點絲絲微妙的改變。不是嗎?

 

作者 facebook page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