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打異端

2017/2/22 — 12:19

作者認為,異端愈被打壓,愈被邊緣化,只會反倒加深她們的委身與心志,她們更名正言順地對基督教抗拒。相反,教會讓她們得著一杯涼水,她們就會在裡面發現基督。

作者認為,異端愈被打壓,愈被邊緣化,只會反倒加深她們的委身與心志,她們更名正言順地對基督教抗拒。相反,教會讓她們得著一杯涼水,她們就會在裡面發現基督。

自古以來,異端都是用來「打」的。無論是中世紀的異端裁判所,抑或納粹德國對耶和華見證人迫害,異端從來都沒有好結果。因此,香港教會面對東方閃電(全能神教會),人人得而誅之。

不過,從教外人的角度來看,異端與正統的差異往往並不明顯——甚至,社會人士不太有興趣了解當中的差異。(記住,異端不是危害社會的邪教)。我從前在歐洲生活的時候,甚至遇見一個奇怪有趣的現象:異端成為當地的主流,正統教會卻淪為邊緣的少數。無他,由於歐洲的華人教會本來就是少數族類,假若剛巧當地異端發展比正統教會做得好一點,情況就會顛倒過來——異端教會成為當地華人社群的主流,甚至形成「大教會」之勢:擁有高質素的崇拜、洋溢彼此相愛的教會氣氛、甚至發展社區服務。相反,當地正統教會卻只悲哀的掛著正統的門牌,內裡卻是一潭死水。更重要的是這個:無論是異端教會也好,正統教會也好,兩個群體其實都屬於同一個緊密的海外華人群體。試想想:媽媽與二姑姐參加異端教會,哥哥與舅父參加正統教會,爸爸仍然未信耶穌,大家卻本來就是一班彼此熟絡同檯吃飯的親戚。

究竟我想說甚麼呢?我想說的是——正統與異端的差異屬於教義問題,其解決方法卻不是教義問題 。

廣告

我每逢到天水圍,總見到一班新移民婦女在西鐵站擺檔。一個易拉架、一張摺枱、一疊全能神教會的單張。許多人都困惑,為何這樣的異端都竟有人相信呢?不過,難道這班新移民真的在意全能神的教義嗎?她們真的在意中國真的出現女基督嗎?不是。她們只是社會被邊緣化的一群。收入少,關懷少,生活沒有出路。因此,全能神教會成了她們的出路。她們被關懷,被賦予生命的意義。然後,她們信了教,入了會,就在平日孩子上學的空檔在街邊擺檔,至少帶著使命與意義的活著。

因此,問題不是「誰是基督」,而是「誰成為了她們的幫助」。沒有人想參加一個被人追擊的異端教會,只是他們先付上關懷罷了。因此,整個問題的歸結,不是真理的優愈,而是愛的缺欠。重點不是真理,而是教會不在場。教會只要多關懷一個新移民,自然就少一個人邊緣地相信錯誤的女基督——指出誰是基督是容易的,唯有在切實關懷中彰顯基督,才能挽回她們。

廣告

因此,消滅異端,不是「打壓之法」,而是「社關之法」。異端愈被打壓,愈被邊緣化,只會反倒加深她們的委身與心志,她們更名正言順地對基督教抗拒。相反,教會讓她們得著一杯涼水,她們就會在裡面發現基督。試想想:他日,假若全能神教會大做社關工作、關懷貧窮、興建醫院學校,成為社關主流。正統教會,你就有禍了。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