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11/7

人大第五次釋法

2016/11/7

2016/6/16

林榮基勇敢說真相 爆中央拘押手段

2016/6/16

2016/12/2

政府入稟覆核四議員資格

2016/12/2

2016/12/6

申訴專員指政府阻網媒採訪投訴成立

2016/12/6

只需每月贊助$200

守護言論與新聞自由

立場新聞,寸步不退

守護言論與新聞自由。立場新聞,寸步不退

每月贊助$200,支持立場新聞

7
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拔萃的那回事

2016/9/20 — 18:17

作者提供圖片

作者提供圖片

最近與中學同學碰面食飯時,忽而談起中學往事,飯後那段拔萃「度假營」的輕狂時光仿如昨日般在腦海重複放映,到今日我再也忍不住要寫寫往事亦談談如今想法。我相信所有曾就讀傳統男校的朋友或多或少都能感受那種屬於年輕男兒的熱血瘋狂,對於我,拔萃就在於「自由輕狂」、「海納多元」、以及「傳承」。在大學讀了將近六年的我(如果下年讀Master就是第七年了),不時都會懷念當時中學無憂無慮的時光,在眼前的當下,拔萃也許已經在我離開的六年間改變了不少,但是我還是會覺得無論如何,回到那草地上、那曾揮灑汗水的籃球場,我還是會覺得我回家了。

(1) 自由

「拔萃是沒有功課的!特別是沒有暑期作業!」至少在我就讀期間,拔萃是出了名的少功課。一個星期最多僅有一份功課要交(而且還是可以在繳交當天運用特殊的「抄」考技巧去將其完成)。有課餘這麽多的時間,同學們會做些什麽呢?很多時候,一打響放學的鐘聲後,有的認真學業的同學都會跑到旺角、太子等補習社上課,用以彌補上課不專心的後果或者認識一下他校的同學(不知爲何新認識的總是異性);有的同學就會跑到球場、田徑場、泳池或者音樂室練波、練跑、練水、練歌、練野,總之就是在做一些自己深感興趣而且全情投入的東西,希望能夠在比賽中一展威風、爲校爭光。當時我就是這一群單純熱血的男孩就在旺角的幽山練野至日落西山都不停歇,直到老師、教練不斷說:「返屋企啦,屋企火燭啦。」我們才依依不捨地離開那早已關燈的球場踏上回家的路。

廣告

拔萃的自由不僅是課餘時間多,亦在於它給予同學一個頗大的空間去尋找你想做的事情,並容許你去不斷嘗試。我一直相信幻想空間對於一個處於青春期的同學相當重要,我們的教育制度已經是壓迫至極,每走一步都有人跟你說你應該做什麽、你不應該做什麽,在如此循規蹈矩的環境下,你真的在做自己想做的東西嗎?你真的在做自己嗎?我很幸運在我成長過程中,父母以及這間學校給予我空間,讓我自發地去尋找自我、在毫無規範之下嘗試不少事情,打波、寫書、帶領學校。這學校可貴的是除卻一些基本規則外,從來不會單一地認爲萬般皆下品、只有讀書高,正如下面將會講到多元文化,不加過度的束縛,提供適當的平臺和協助,才能將一個學生的真正潛能彰顯。

自由,除卻學校枷鎖外,感覺上在以前「怪獸家長」的問題不大。家長一旦把學生送進學校後,這群脫繮野猴就會在學校内追逐自己的夢想,也許會有衝突、跌倒受傷,我們以前所受的教育都是自己事自己了,甚至聽説在以往的時光中有「Back of the Gym」之説(據説以前的拔萃仔一有衝突就會相約在Gym後面大打一架然後將其恩怨一次了)。我們從來不會依賴家長幫我們出頭,因爲一來我們要學會自己爲自己所做之事負責,二來就是唔型、事後一定會比人恥笑。我深刻地記得有一個老師説過:「教仔行路,要比佢自己行,佢行下跌下就會學識。如果下下都扶佢,佢就會淨係識借力而要好耐先識自己用力行。」所以我一直認爲走一條被人安排好的道路不會有太多趣味同時亦不會讓你有成長。

廣告

自由,亦是一個機會讓男孩子們學會負責任的重要。我不時都覺得在這間學校教書的老師好慘,每一個同學都是過度活躍而且有點自大、有點目中無人、甚至有時會有些離經叛道。輕則有同學會在上課時穿着體育服,甚至徑自走堂去球場、游泳池打球或者游泳;重則有同學會在上課時在課室後方吃火鍋甚至製造一個「鬧鐘炸彈」,它會定時發出很大的聲響,然後有好事的同學大喊一聲「有炸彈啊!」然後全班趁機跑出課室走堂。如此的輕狂往事不時都會失手被擒,在學校内我學會的是有自由就有責任,衰左就Be a Man,走出來承擔責任。

(2) 輕狂

也説輕狂,拔萃仔多有傲氣,經常會有人說我們「串」、「懶係野」。拔萃仔串,我想是真的。但也許就是這種態度讓不少拔萃仔都能在他們所屬的領域中做到一個帶領衆人的地位,因爲拔萃仔往往都會想「認叻不服氣」(當然有些時候的認叻是毫無基礎僅爲了充面子而做的),認爲Sky is the Limit,所以不斷地迫使自己努力向上,不可被人看低。

拔萃有很多人士是楊過的早期,年少輕狂、持才傲物、目空一切。這樣的特質其實有時都挺惹人討厭,特別是一些在政界或者掌握的公權力的人士,他們成也如此有時敗也如此。我經常覺得到了某一個年紀,拔萃仔必須掌握「重劍無鋒、大巧不工」的八字訣,將小聰明轉化爲大智慧,懂得進退得宜。

(3) 海納多元

拔萃環境自由,你喜歡讀書,你可以儘管做你的書蟲細研學業;你喜歡打球,你可以盡情地在球場上揮灑你的汗水和時間;你喜歡音樂,你可以終日流連在音樂室、禮堂或中樂室内與樂譜音符作伴;除此之外,還有不少人在學校的各個角落做着他們喜歡的事,童軍、科技或者數學競賽、寫文章等等的。當我在中六時做學校領袖生和中一學生談話時曾説:「拔萃仔各有才能,可能你打籃球厲害,不要囂張,因爲隨時坐你旁邊的是音樂神童、讀書全級第一、作家或者灣岸冠軍。拔萃是一個寶庫,學會謙卑、學會尊重,從身邊各人學到他們的一招半式充實自己並且學會分享,共同進步。」

這間學校奇人異士特別多,有人整模型整到出神入化,聽説這人在畢業之時他爲每一個同年級的人都弄了一個小模型;有人喜歡在臺上歌唱的感覺,所以在中六時跑到亞視參加比賽,我還記得當時山長水遠去到大埔撐場的時光。在學校容許自由多元的背景也許最能從政治光譜上看出,在當今的香港政治中,拔萃仔的身影從民建聯到自由黨、從公民黨到人民力量到本土都能見到,試想想張奧偉、張宇人、翟紹唐與杜汶澤都已經大不相同了。

除卻思想上容許多元思想同行外,拔萃其中一個我珍惜的地方就是(至少在我讀的時候仍是如此)它廣納了不同社會背景的學生,如此多元的社會背景讓來自各個階層的同學都能意識到其實社會階級、家庭貧富背後,大家都是平等一致。正如一名師兄在《碗仔翅精神》一文中寫道:「拔萃之可貴,不是在成績,而是在培養一個人的心智,培養一個人相信自己的能力,培養一個人願意突破自己的極限,培養一個人可以捉緊事物的本質,不為外物所動搖。我那個年代的拔萃談不上是貴族學校,裡面確然有很多家境極富的同學,但那又如何?我跟他們,一樣都是拔萃仔」。一樣都是拔萃仔,如此的互相瞭解、互稱爲兄弟的地方,讓我真心相信求同存異的可行性,並且學會體諒他人以及爭取社會更加平等之心。

不過愛深責切,近年回校發現學生背景在學校改行直資之後漸趨單一,聽聞來自比較高收入中產家庭的比例相當大,各團體之間少了一份互諒互動交流。我希望這僅是我道聽途説的一些假象而不是確實發生之事,因爲我覺得在我成長期間,從書本上學到的遠遠不及透過與不同背景兄弟之間的互動、玩耍、共同做一件瘋狂的事(如從星期一到日都在練球)以及交心所獲的得著。

(4) 結語與傳承

這裏洋洋灑灑的三千多字其實絕對不夠我講出我對這學校和這草地的深愛之情,有些事你僅會在年少輕狂時做,而幸運的是這學校會容許你不斷嘗試、不斷失敗、然後在不斷嘗試,它會跟你說Sky is the Limit,它會跟你說To serve and to Lead。這些種種都會在一個年輕人的心中留下印記,讓他在面對社會、面對世界時會有初生之犢不怕虎之心,並且會想成爲領導社會變革之人(當然希望最後能夠能有一份虛懷若谷之心去擔任領袖)。如此的心態和精神就是我想説的傳承,學界比賽、爭標奪旗只是載體,過程中需要以破釜沉舟之心爭勝,但是勝敗落定之後就是那種心態的彰顯以及精神的傳承。拔萃時光,有多有少,有人讀了一兩年就負笈海外、有人中途轉入、有人從一而終、六年(以前是七年)如此,但不變的是,這段年少輕狂的時光使一個人急速成長,讓男孩們學會何爲責任、何爲榮譽、何爲兄弟以及何爲夢想。

 

原刊於作者 facebook page

發表意見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