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拜託,樓盤名稱可以一目瞭然嗎?

2017/6/23 — 13:26

光輝歲月製圖

光輝歲月製圖

【文:梁曉遴】

香港樓盤名稱日趨深奧難懂,地產發展商似乎喜歡捉弄星斗市民,將豪華與深奧掛鉤起來。少一點耐性與根底,都難以弄清其讀音和意象。隨手拿來做例的便有「皓畋」和「珏堡」、弄不清該讀「秦」還是「遵」的「溱林」和「瑧環」、該讀「律」還是「津」的「珒然」、用上疑似法文的"Fleur Pavilla",和拉丁文"Novum Best"(「翰林峰」);較易發音的,便有用上「雙」異體字的「䨇寓」、模仿「娉婷」的「娉廷」、以「眀」和「徳」寫成的「眀徳山」等等。關於「眀徳山」,筆者看到一則報導,指「眀徳山」用的是「古字」。其實關於什麼是「古字」,學界也有一定的說法。一般認為,漢字字形演變分為古文字和今文字。區別兩者的時軸,就置於秦漢之間隸書發生變化所出現的隸變,即漢字由小篆演變為隸書的過程。簡而言之,就是以隸書作兩者的分界:

古文字階段:甲骨文、金文、戰國文字以及小篆

廣告

今文字階段:隸書以後包括楷書

那麼,「眀徳」究竟是「古」嗎?筆者查過商務出版的《古代汉语字典》,「眀徳」各有六個出處。「眀」有一個出在甲骨文、一個出在西周毛公鼎、兩個記載在《說文解字》、一個在秦的《繹山刻石》,最後一個是東漢隸書《石門頌》;「徳」有兩個出於甲骨文、一個毛公鼎、一個秦公鐘、一個在《說文》,最後一個亦是東漢隸書《禮器碑》。因此嚴格來說,「眀徳」應該屬今文字呢。

廣告

《石門頌》。

《石門頌》。

另外,還有一個筆者感到趣味盎然的例子,便是近期熱話「愛炫美」。不過,這樓盤名稱的三字組合,究竟應該如何解讀?

首先,「愛」毫無疑問是動詞。但是「炫美」,應理解為形容詞「炫美」,還是拆分為形容詞或動詞「炫」加名詞「美」?兩者的分別又是什麼呢?

關於「炫美」,筆者查過市面上多本詞典,包括《辭源》、《遠流活用中文大辭典》、《近代漢語大詞典》、《朗文中文新詞典》和繁簡兩版的《商務現代漢語詞典》,均不見「炫美」一詞,然而應用程式的兩個《現代汉语词典》版本,卻找到唯一一個解釋,典故出處是蒲松齡《聊齋誌異》卷九<鳳仙>:

「又一少年先在,靴袍炫美」

文中的「少年」,所指的是大戶人家鳳仙三姐妹中二姑娘水仙的丈夫,來自富川縣大商人的兒子丁郎(即下圖的丁婿)。而丁郞身穿的「靴袍」又稱「鞾袍」,原指宋朝天子祀祭時的禮服,本配犀金玉帶和皮鞋,在此引申為衣衫閃爍華麗。因此「炫美」解作「華麗耀目」,不無道理。

「炫」除了「耀目」,當然亦解「誇耀」。因此假如報導指長實執行董事趙國雄所言,「愛炫美」就是「愛上炫耀的美」的話,那麼「炫美」就應該分拆開「炫」和「美」,即形容詞「耀目」或動詞「誇耀」來解讀。換而言之,「愛炫美」的意思不應該局限於「炫美」的「華麗耀目」,反之亦然。但是,名詞前修飾語形容詞或動詞可以帶「的」嗎?那其實是很靈活的,就該詞序配搭而言亦沒有出錯。而在實際地理上,愛炫美面向荃灣西,望享負盛名的日落景點「藍巴勒海峽」,因此以「耀目」來詮譯盤名之意亦似乎較「誇耀」為之合理。不過,文中所指的報導筆者無法找到資料確認,故認為只是使人望文生義的農場文居多,並不打算過份認真解讀。

然而盡管如此,上述每個樓盤名稱的其中一個字都不在含3171字《香港小學學習字詞表》,甚至不在1988年由內地出版含3500字的《現代漢語常用字表》之內。這就意味著,今時今日樓盤名稱的趨勢,並非在一般人理解能力範圍之內。解讀盤名,不能一目瞭然,用上字表詞表仍不夠,還要另尋覓其他工具書,解讀起來不但費勁也不能草率,而且亦非一般繁忙打工仔時間所及。筆者不禁想問,弄至如斯田地,那又何必呢?

事實上就如人名一樣,樓盤名稱最基本要求都是簡潔易讀,使人一目瞭然,讀後盡量避免令人產生謬釋或聯想。無奈現今新盤十居其九皆豪宅,而「豪名」就跟樓盤一樣故弄玄虛。要使人煥然一新,別樹一格,其實可以嘗試滲入家傳戶曉的中國文學和歷史元素,例如金庸小說系列,時代名人或甚至皇室望族的故事,題材豐富,又雅俗共賞,當然亦可取材自西方,總好過總是圍繞帝王豪華或離地萬丈的空中樓閣,俗不可耐。

 

原刊光輝歲月網站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