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插了什麼稻,便收什麼米

2017/4/19 — 8:09

資料圖片

資料圖片

「... 自小便灌輸的不許批評黨,政府及國家,領導人永遠是對的「愛國」教育,其實某程度上和缺乏批判的奴化教育相似。它對年青人的遺害深遠,即是在完成大學學業後,有機會到國外的一流學府深造,也可能為時已晚。」

黃偉豪:《錢買到的只是學歷,不是智慧:從LSE的中國留學生說起》(4月18日刊香港01

來自國內嘅同學,最大嘅優點,就係佢哋比較刻苦,比較勤力。但在接受新事物及適應轉變上,國內學生一般都較為遜色。另一個特點,就係佢哋一般都比較識做人,我試過有學生在端午節帶了一大盒家鄉的糭子給我送禮。我堅持唔要,講佢聽「我哋呢度冇咁嘅規矩」。我又話「咁樣做亦都對佢冇好處。其他人只會認為佢嘅好成績係靠討好老師,甚至係賄賂老師攞返嚟」。但係佢哋無辦法理解,覺得好平常,因為佢哋係國內,由幼稚園到高中,甚至上大學都係咁。

除咗少數,好多來自國内的同學唔係好能夠接受對中國嘅負面評論。佢哋又會大條道理,話其他人唔係喺國內生活,唔知道國內情況,又話香港人受到偏見影響。總之就係佢哋自己嘅經驗、感受及預先嘅定見先係最啱最準。

廣告

當然不能一概而論,但大部份確實如此。

我始終覺得,好多人話國內嘅同學比香港嘅學生優秀,完全只係偏見。香港的學生,其實好多方面比大陸學生更好,長遠發展潛質也絕對不會遜色。關鍵係閱讀唔夠深入唔夠闊,沒有國內學生那一股死勁。加上今日中國嘅經濟實力同埋市場大,普通話及國內聯繫便成為國內同學嘅先驗優勢。

廣告

香港嘅同學,亦都要加強自己嘅信心同決心。話大學專收國內同學都研究生,這個講法不盡準確。如果有得公平地揀,國內學生未必可以攞到咁多研究生學位。一方面係佢哋人數多,可能佔了申請入學人數的大多數,自不然獲得取錄嘅比例亦都會較高。另一方面,係有D香港嘅同學自己唔夠決心,以為一定唔夠佢哋爭,所以索性唔申請。所以呢一個假定變成了一個 Self Fulfilling prophecy。

當然,也不能夠否定大學今日嘅發展生態,亦都令到國內研究生佔有優勢。首先整個學術世界都重視對大陸的研究,本地研究要攞到經費,要發表文章往往較為蝕底。國內學生好多時申請研究課題已經較為容易吸引到導師。

另一方面,我親耳聽過有大專院校的同事咁講,佢話比較喜歡收國內學生,其中一個原因係可以叫佢哋幫手寫吓文章,而佢哋一般都唔會出聲,因為國內嘅同學嚟到香港,可能舉目無親,個性都比較順從。有個別學生也希望以此可以得到好處,例如可以攞到多D經費,去多幾次海外出席研討會之類。

如果係香港同學,佢哋點敢咁做。據我所知,喺國內留港研究生圈子,好多都心照,幫老闆草擬學術文章,向學術期刊投稿係佢哋日常工作一個部份。其實主要係個學生寫,個老闆可能只係睇睇,有啲甚至睇都唔睇,就叫學生做埋投稿嘅程序。有啲老闆識做啲嘅,會將學生個名加喺後邊作為第二或第三作者,當係幫佢哋儲資本,作為將來學生在學術圈發展之用。當然亦都有啲人大安旨意,總之就利用研究生到盡。這一種作風,當然也是當今大學發展趨勢,「要不就是發表文章,要不就是執包袱走人」。這種評核標準其實正在令學術圈加速腐敗。

我喺國內有一位朋友在重點院校任教,佢帶嘅研究生照計應該都係精英中嘅精英,但我親眼所見,佢哋不時會幫個師傅,或者佢哋叫老闆,做跑腿,處理埋啲個人事務,包括去銀行搞手續,幫佢執Office,甚至返屋企執屋等等。所以嚟到香港,其實已經算係唔錯。

至於國內學術圈嘅腐敗問題,真係講唔到咁多,寫多十篇都寫唔完。共產黨可以搞到啲學術圈、知識分子大部份都貼貼服服,當然係有佢嘅一手,仲有一大堆學術嘍囉,願意做共產黨嘅幫腔。在國內環境下,讀書人又或者叫臭老狗,嗰啲腐敗嘅劣根性仍然十分普遍。當然唔係個個都係咁,但係好多潛規則,少數有心人要打破亦都唔容易。能夠本着良心,做自己嘅事,不去學術造假已經算係唔錯。學生喺咁嘅環境下耳濡目染,其實亦都係整個政治體制、文化因素及制度塑造出來。

其實唔好話國內,香港嘅學術腐敗問題,其實也在惡化當中。上邊講嗰啲,只是其中一些例子。只要香港繼續大陸化,這個問題只會繼續惡化。

#黃偉豪:建基於買回來的學歷,而非真正智慧的「大國崛起」,也恐怕是鏡花水月,曇花一現,難以持久。

(原刊作者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