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摧毁的豈止是本土研究

2018/7/12 — 9:39

「在大學『國際化』的發展趨勢下,本土研究根本不受教資會重視,以中文發表的研究報告,無論對香港社會民生有多重要,根本就不會被視作研究。對大學學者來說,這絕對是一條自討苦吃的孤獨道路。」— 鄒崇銘 高教公民研究總監

(全文見高教公民facebook專頁

香港本來就很「國際化」,今天由上推動,各方爭相配合的,是以「國際化」之名來矮化本土議題的研究。

另一方面,隨著中國的發展,也是以「放眼中華」之名把本土議題邊緣化。

廣告

對於一個七百多萬人口的城市,本土議題其實仍然是很豐富的。很多問題又確確實實天天在影響著在這裏生活的人。關注本土事務,推動對本土議題的研究及討論更是學術機構應有之義。

在大學裏,自然有不少人是十分具有國際觸覺的,我自己也很關注海外不同地方的政策發展方向,負責教「比較社會政策」一科已經很多年了。同樣道理,自然也有很多人充滿了本土情懷,也有人會把焦點放在大中華。大學只要有一個自由及容許多元的氣氛,自然會催生不同興趣的教學與研究人員,無需政府及行政高層刻意推動的。大學更加不應該刻意壓抑某一個方面。

廣告

其實,放眼世界也好、胸懷大中華也好,與關注本地事務根本沒有矛盾,也不應會相互排斥。問題是有不少人要刻意打壓本土意識,也不欲本土議題變成主導。這樣的環境促成一些人自動自覺配合;也有人乘勢上順風車,一則有利於爭取傾斜了的資源分配,二則可以埋堆拉關係,再則還可以借此自抬身價。當然,也得承認不同的人有不同的志趣,百家齊放,各自精彩,相互切磋,識見與知識的激盪互補才是研究與學術討論的真義。

透過不同的研究也可以達致不同的效果和影響。可以是追求知識體系的建設,可以是尋求干預政策,可以是提升公眾關注與認知。一所健全的大學,自然要教學、研究與服務社區及專業並重,不可能人人都是大師級如唐君毅或牟宗三的。有人喜歡專注教學、熱衷與學生接觸,也有人喜歡皓首窮經,也有人會扮演公共知識分子的角色,積極投入社會,當然也會有人專注於研究。各自發揮、多元互補、協作配合,才足以把大學的教研及服務社會的能量最大化。

但近二十年的發展是越發以單一標準來評估一切。末流所及,變成「能量度的才是真理」,「在A級國際學術刊登的才算研究成果」。這一種標準化與單一化,其實與所謂追求國際化,在價值觀念上是背道而馳的。但習非成是,今天已經成為了大學新鮮人最重要的生存法則。

雨傘運動之後,更似是有不知來自穹蒼何處的「大能」,要進一步壓抑院校及學術界處理本土議題的空間,此消彼長之勢頭就更是清楚有力了。幾年之前,還有部門高層在說「學院要與社區及業界建立介面」,也不會否定學術研究與學術討論既可以曲高和寡,可以離地;但也應該可以腳踏實地,深入社區,與社會同脈膊。但到了今天,雖然還不是白紙黑字,但氣氛就是要大家識做,自我調節自我約制自己執生自動自覺,與基層組織、政治黨派(特別是非建制派別)保持距離,最好是避之則吉不相往來。教資會也順勢出指引,以後要分清莊閒,教資會撥款資助的那截資源便要潔身自愛,避免受象牙塔外的濁氣妖氛污染。但界線真的可以如斯清楚嗎?所謂政府資助的那一截資源,包括校園設施及課室廁所真的是可以清楚劃分出來嗎?結果自然就是不做不錯了,或者把決定什麼是容許的及什麼是不可以的權力高度集中。結果可能是有朝一日,想借條廁所鎖匙也要去到副校長的辦公室了。不要以為我誇張,性質類似的情況,其實已經在發生。

另一個具體的例子,就是當前社會福利界的立法會議員本身是某大學社會工作系的教學人員。當政府快要開始對社會福利界一筆過撥款制度進行檢討的時候,這位既是尊貴的立法會議員也是大學社會工作系老師的,本來想搞一個學生、學界與業界共商的研討會,但偏偏就未能在自己的院校獲批場地來舉辦這個活動。最後,他只能找上門,要與理工大學社會政策研究中心合辦才能把研討會搞得成。一個自己也有社會工作系的大學,竟然拒絕自己的社工系同事搞一個與業界商討這個對社會福利界內的重大政策議題的研討會,這是什麼玩法?

大家知道答案也好,不知道答案也好,這一種趨勢似乎正在全港所有大學蔓延,遲早會殺到埋身。有人猜測,由政府最高層到大學校長,到大學的行政高層,可能已經對此有了共同的策略。事實是否如此,現階段大家只能等着瞧了!

矛盾的是一方面強調國際化,另一方面又鼓吹中華本色化,但又要把本土研究矮化。把本身其實可以互相推動互相促進的不同面向,變成老婆只可娶一個,是Mary 或 & only 或 阿 May 之間的取捨,這本身便與學術講求的多元,及大學應有的包容不一致。而且,實際的情況就如同老佛爺要為光緒皇帝選皇后,名義上是有得揀,實際上老佛爺早已經為王兒子作了選擇。

大學迴避本土議題或壓抑本土議題的研究及討論空間,結果只會令大學進一步脫離現實脫離社會,令大學變得更離地,大學就真正的變成象牙塔了。如此包裝的所謂國際化,要摧毁的又豈止是本土研究。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