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11/7

人大第五次釋法

2016/11/7

2016/6/16

林榮基勇敢說真相 爆中央拘押手段

2016/6/16

2016/12/2

政府入稟覆核四議員資格

2016/12/2

2016/12/6

申訴專員指政府阻網媒採訪投訴成立

2016/12/6

只需每月贊助$200

守護言論與新聞自由

立場新聞,寸步不退

守護言論與新聞自由。立場新聞,寸步不退

每月贊助$200,支持立場新聞

7
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政治與道德的張力 — 鄧桂思事件的深思

2017/5/16 — 15:21

資料圖片:鄧桂思女兒Michelle,圖片來源:rthk片段截圖

資料圖片:鄧桂思女兒Michelle,圖片來源:rthk片段截圖

【文:栩晉】

月前,鄧桂思急待肝移植,然其女因未達合法年齡,未能捐肝救母。事件引起全港哄動,不管是酌情權的運用,還是降低器官捐贈的合法年齡,都成為城中熱話。時至今日,因事件影響,「衞生署於事後接獲的器官捐贈登記申請更於短短一周由500多份,倍增至近1,400份,至上月底更單周獲逾3,700份」,可見港人的熱血之舉。但日前,聯合醫院公佈事件始因,實與人為疏忽有關,以致「本月6日至11日的6日內,共有247人取消器官捐贈登記」。

對此,筆者無意責難取消登記的港人,更不願重提舊事,讓事主難過。然而,筆者以為此事實反映了政治與道德在港的現實張力和實況,還望諸君莫怪。

廣告

首先,此事反映香港已陷入高度政治化的地步。器官捐贈本是遺愛人間的美事,而港人礙於傳統束縛,對器官捐贈一直避而不談,故捐贈比率遠較其他發達地區為低,而輪候時間亦較長。現在,港人因受事件刺激,變得踴躍、積極,實是美事一樁。但當真相大白,加上事件牽涉公立醫院和政府,故不少人都打退堂鼓,可見不少人都將此事與政治掛勾,將對政府的不滿異化,並凌駕於「救急扶危」這美德之上。其實,此事之前,香港亦已有「政治」凌駕「道德」的趨勢。

之前,作為全港唯一合法採集、捐輸血液機構的紅十字會,被「誣陷」將血液運往內地,以致網上不斷有人呼籲「停止輸血」,直接影響血庫存量和醫療運作,這都是「政治化」的明證。歸根究柢,這與日漸複雜和無理的政治環境有關。

廣告

回歸以來,中港兩地一直便爭吵不休,經濟、文化成為主戰場,而結穴正是中央、西環對香港的干預。加上,特區政府軟弱無能,未能做好「橋樑」角色,而政策施行又一面倒向中央傾軋,引致港人頓成驚弓之鳥,遇事即先以「政治」量度,「政治化」日漸高漲。局面一成,政府威信江河日下,與社會的信任關係亦告破碎,共墮「塔斯陀陷阱」。

其次,香港的道德倫理亦將陷爾虞我詐、猜疑猜忌的局面。當聯合醫院為事故道歉後,捐贈器官者隨即急速滑落,政府高官為此不斷呼籲:「不應因醫療人員的疏忽而懲罰病人」,可見不少激於道德情感的人確實為此而感到被騙,從而取消捐贈。或許,不少人以此僅為「醫療」失誤導致的事件,但觀乎前言,可見正因事件牽涉政府和公立醫院失誤,加上高度政治化的社會氣氛,不少人才選擇取消決定,可見香港的道德倫理在「政治」的影響下,亦漸異化。對此,筆者以為最嚴重的結果可能引致「塔斯陀陷阱」。

所謂「冰封三尺,非一夜之寒」,道德倫理的陷落,實是其來有自。除了上述「政治化」的影響外,不少傳統倫理亦早受質疑。比如「讓座」,本是一種美德,但隨着傳統價值崩解,加上年青一代受「自我中心」和「自由經濟」思潮的影響,大部分都從「自我」思考,忽略真正有需要的一群,從而極端否定「讓座」的價值。再者,部分有需要人士將「讓座」的應然的道德,扭曲成必然的責任,亦使不少人對「教條主義」感到反感,從而否定道德倫理。眾多因素聚集,再加上此次事件,筆者實在擔憂日後港人遇事,不獨以「政治」為優先考慮,更會以「懷疑」的目光,審視真正的道德事件。若真如此,港人常見的國內的「見死不救」或「誣陷好人」的事件,亦將在香港成為常態。

最後,事件亦揭示了港人對「道德」的誤解和了解不足。眼見旁人處於生死關頭,不少港人都一改往昔態度,主動施援並登記捐贈,足見香港人遠非旁人所指般,既是政治冷感,亦是道德冰冷的一群。但隨着事件推演,不少人因感被騙,而選擇取消約定,筆者以為正見港人的道德觀念實在不足,行事只會激於道德情感,未有明白真正的道德。

正如孟子所言,道德是「人之所以異於禽獸者幾希」,而道德又可分作:道德感情、道德理性和道德心。感情代表人執行道德行為的動機;理性可解作執行道德行為前後的思考活動;心即人對道德的可欲之情。細究事件,可知港人嚴重缺乏「道德心」,將「道德」放於「政治」和「情感」之間作考量,完全忽視「器官捐贈」的本質和價值,因而導致「取消捐贈」的情形,足見港人對道德的堅持和了解實有不足。

阿里士多德曾言:「人是政治的動物」,人的一言一行都牽連到政治層面,但「政治」絕非唯一。相反,「道德」作為人的本質,理應與「政治」處於同等地位,若因「政治」而廢棄「道德」,實在無異於「率獸食人」。為此,筆者實在希望透過「鄧桂思事件」這不幸之事,說明香港正處於「政治」與「道德」爭鬥的時間,若放任情況繼續,實在不堪設想。

 

二零一七年五月十四日

發表意見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