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政治衝擊下的牧養:一個生命空間的問題

2017/4/7 — 14:45

I. 理論基礎

莫特曼(Jürgen Moltmann)在《創造中的上帝》(Gott in der Schöpfung)一書中提出一個很有趣的問題:究竟上帝在「空間中」創造世界?還是上帝同時創造了萬物與空間?即是說,究竟上帝在空間以內?還是空間在上帝以內?言下之意,莫特曼反對牛頓所提出的「絕對空間」(absolute space)這概念:「空間」並非萬物的既定預設。世界與萬物不是存在與一個作為「絕對領域」的空間之中,而是,從神學的角度來說,萬物處於「上帝的空間」(Gottesraum)之內。

這「上帝的空間」,其實是「聖靈的空間」。「在聖靈裏」是聖經常表達的「空間概念」。加爾文稱聖靈為「生命之泉源」(fons vitae),萬物孕育於聖靈之內——創造、生命、文化、啓示、救贖——一切都在上帝的聖靈之中。詩篇139篇將這「聖靈的空間」表達得淋漓盡致:「我往哪裏去躲避你的靈?我往哪裏逃、躲避你的面?」(詩139:7)。「你們要常在我裏面,我也常在你們裏面。」(約15:4)這「裏面」的空間關係,正是聖靈空間的問題。我們在聖靈之中,聖靈也在我們之中。

廣告

這空間的問題,同時牽涉生命的問題——永活的上帝(living God)處於世界之內,居間於人心之中。我們處於藉着耶穌基督處於聖靈的上帝空間之內。在聖靈裏——上帝的生命灌輸在我們的生命之內;我們的生命也同時在上帝之內。這空間與生命的關係,正是的「生命的空間」(Lebensraum)。所謂「生命空間」,它本源於二戰時期一個極負面的概念——「生存空間」——它被理解國家擴張領土侵佔土地的藉口。非常諷刺,這「生存空間」在當時淪為侵奪別人「生命空間」的藉口。

不過,從神學的角度來看,這個源應於上帝生命的「生命空間」,它不只是一種地域的土地概念,也不只是生活的空間概念,而是比物理空間更深層次的生命概念。上帝的創造如何在在上帝的空間中展現生命的可能——生命如何在上帝的空間中廣闊、自由地活着。這正是「生命空間」關心的課題。「上帝也必引你脫離患難虎口,進入寬闊不狹窄之地。」(伯36:16)上帝的空間是一個廣闊的生命空間。人類在上帝的靈裏頭,活着,得着釋放的自由。聖靈的自由。「主的靈在哪裏,那裏就得以自由。」(林後3:17)。所謂「哪裏」,不是世界的任何地方,而是上帝的靈。我們在聖靈裏面得着滿有自由的生命力。

廣告

作為聖靈開展的基督徒生命(Christian life),正是這種廣闊、自由的生命。基督徒的新生命,正是聖靈不斷開拓的創新空間。傳統來說,我們習慣把基督徒生命比喻為「道路」。這是對的。不過,雖說它是一條「道路」,但我們卻不可忘記,這「道路」並非只是一條既定、俗套之舊路。基督徒的生命沒有一條約定俗成的道路。反之,在我們面前永遠是一片廣闊的道路。我們在聖靈的空間——我們正在聖靈裏開拓我們的空間。

「看哪,我要行一件新事,如今就要顯明,你們豈不知道嗎?

我必在曠野開道路,在沙漠開江河!」(賽43:19)

II. 牧養反思

保羅喜歡用「栽種」來比喻聖靈的生命與牧養——無論是加拉太書第五章的「聖靈果子」,抑或哥林多前書第三章的「栽種比喻」,保羅都強調基督徒生命從來都不是律法式的「行為」——我所指的「行為」,不只是信徒自身的「行為」,更是牧者在牧養上的「行為」。牧養是一門栽種的藝術,因為它永遠無法直接對所栽種的「做」甚麼(林前3:6-7)。因此,牧養而是為基督徒生命提供廣闊的空間。這是一門「無為」與「有為」之間拿捏的藝術——讓信徒在基督裡自由地活着,並且因着這聖靈的自由獻身基督。

因此,牧者要記得李小龍的雋語: “Be water, my friend”。牧者的牧養就好像「水」一樣,他與信徒同行,是信徒最親密的同行者,卻不能對信徒作出任何操控。牧者放手讓信徒奔走跟隨基督的生命空間,他的職責是讓信徒走的路更廣闊。所謂「窄路」,不是劃一、單一的宗教可能,更不是狹窄、死板、工廠式的流水作業,而是在上帝廣闊的生命空間下,以不同的生命形式走一條跟隨基督的道路!

牧養更不是複製基督徒生命。牧養不是任何形式的操控——即或這操控是善意的、屬靈的、權柄的也好。每一個人的生命都是截然不同的,所以,從來都沒有一套既定跟隨基督的模樣。因此,教會牧養不是一套「一體化」的牧養策略。假若牧養只是單向、填鴨式、量產化地複製出一式一樣的「屬靈模樣」——基督徒的生命空間就會被踐踏。

回顧這幾年香港教會信徒流失問題,面對當下社會政治衝擊,不少信徒出走教會。我認為,這其實不只是撕裂問題。撕裂只是現象,重點其實是「空間問題」。諷刺的是:教會的牧養事工種種,卻反倒窒息信徒的生命空間——尤其是一群關心政治與社會信徒的生命空間。因此,面對政治多元的衝擊,解決教會長遠牧養問題,並非只是「防止撕裂」或「修補撕裂」,而是更根本地回到「生命空間」的問題上——承認關心社會政治乃同樣是實踐信仰生命的可能,容許信徒在教會內實踐與發展這生命空間,開拓這實踐的可能——這正是教會當下要改變的牧養概念。

我們還記得主耶穌「一杯涼水」的教導:任何一件為耶穌而做的事,教會豈有封殺與反對之理?我強調:教會無需成為政治化的教會,教會也無需尋求一體化的政治取向。但是,容讓不同信徒在教會內實踐不同形式的基督使命,這空間的存在,正是當下牧養的重點,更是教會合一的基礎。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