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故宮娘娘

2017/1/11 — 16:32

前幾天,筆者參加一本地大型長跑賽事,雖只是第四屆舉辦,卻已有逾萬五名跑手參賽,規模僅次於那壟斷多年的「冠名」馬拉松。新賽事要辦得有聲有色,更要深入社區誠非易事,其中涉及不少與區議會打交道的地方工作,若有高官願意多加關注,自會事半功倍,更何況站台的是政務司司長。

這位司長過去幾屆都有出席主持起步禮,以我親身經歷,之前都相安無事,及至這次當大會司儀恭請司長出場,場內已然響起倒采聲。說實話,其時我正與跑友吹水,若非噓聲震耳,我亦未為意司長已然大駕光臨,而我亦錯失共呼的一刻。

想想不過短短一年,雖說政治世界一天也太長,民眾對於政治人物的觀感可以全然不同,惟這又可怪誰?說到底,還不就是其辱自取。

廣告

當年皇后碼頭,話唔拆又拆,經已被放過;及後新界僭建,「好打得」的磨拳擦掌喊打喊拆,最終只成了「唔拆得」,繼後的檢討丁屋政策則無影無踪,成件事卻又僥倖卸過。全民退保諮詢搞了一場大龍鳳,然後不了了之,亦未被深究;更不要說「政改」以大比數投票敗北。

如此「徒勞無功」的往績,理應告老歸田,團聚家庭,當初有人信誓旦旦也是這樣對公眾剖白,此中「出爾反爾」的意決自與「N年都唔選」如出一轍。

廣告

所以主子一聲令下,要樂享天倫的另有其人,其他人怎不喜出望外。而「基於時政變化巨大,我不得不慎重考慮身份的轉變」,對,為表效忠,化身官到有求膽更大的「故宮娘娘」也是恰如其份。

過往大英博物館曾先後兩次外借珍貴收藏品予香港藝術館展出,並未另建專館供奉;法國羅浮宮亦曾將其展品透過同一展館開放予公眾欣賞,也毋需另設專館安置。

這次既知若就西九文化區內設施和用途作出如此重大改動,必然會引起極大爭議,司長竟不惜代價,一意孤行,既未按慣例諮詢公眾意見,且繞過法定諮詢和管理機構也要硬上弓,強上馬,奉行的就是內地政治體制的那套「長官意志」,或正是司長所謂的「有為」和「判斷」,十足內地口味,卻完全不符香港一直行之有序的管治方針。

公眾蒙在鼓裏,不知「諮詢(也就是與個別西九管理局成員『摸底』)」,竟還要歸功「保密工作做得好」。請問過去十多年就有關西九土地「文化用途」所進行的公眾諮詢,到底何為?既然一錘已定音,閉門可造車,當初何必自擾?

至於文化用地做「千秋萬世」的文化事業又似天經地義,不過當日數碼港何嘗不是有發展數碼產業的願景,而去年的尖沙咀海濱長廊藍圖還不是要收回重來。我們要的從來是公開、透明、公眾參與的程序,而非一味阿諛奉承,私相授受的黑箱。

至於避免尷尬「驚擺持份者上枱」,香港的持份者其實早已不再是廣大市民,惟只「中央」和利益團體罷了,當然少不了還有藉以賣弄個人「有為」本事,先謝隆恩再跪安後清場的那位。

雖說「有奶便是娘」,只怪自己不識抬舉,不認奶媽和娘娘,而新歲小願望,明年賽事主禮的是榮休政務司司長就好,我定會含笑起步。

原刊蘋果日報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