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教不嚴,師之惰:是否不認同學生行為,老師就應割蓆絕交?

2017/9/12 — 18:34

作者問:教大公開劃清界線,有挽回到那幾十個失去的實習機會嗎? l 香港教育大學校園(資料圖片)

作者問:教大公開劃清界線,有挽回到那幾十個失去的實習機會嗎? l 香港教育大學校園(資料圖片)

朋友問了今屆新鮮人一條問題:「你對港大主動報警拘捕學生有何看法?」有人回答自己不清楚來龍去脈,不能評論。噢,但原來你不去理會這些政治「齷齪」事,後果也會找上你,就像被取消實習機會的教大學生一樣。

當時圍睹沙宣(https://goo.gl/Yarwup),校方主動報警,有人說開始了學校與學生對立的先例,也有人說這是因為學生犯法在先,只是少數的例子,不要杞人憂天。可惜這兩星期發生的事,正正肯定了當時的言論,並非危言聳聽。

「我不同意你的觀點,但我誓死捍衞你說話的權利。」我不認為香港可以獨立,也不認同外人應該將兒子的自殺與母親的官職扯上關係(雖然十分諷刺),但兩所大學對這兩件的處理手法,卻令我覺得非常難受。

廣告

首先,犯法與否,這是一個很重要的考量。如果學校執意要認真處分學生,那報警、跟據法庭判決處理學生的犯事,那是最壞的後果,但也總算是理性辦事。若非,學校就該召開紀律委員會,讓學生有辯解的機會、讓教職員有了解學生動機的機會。到一切搞清楚了,再開記者會指責其不是也未遲吧。但今次,一所大學連「犯人」都未搞清楚是誰,就貿言公開閉路電視錄像,又極重口氣地批評學生,這樣一來,除了校長能在其他人面前明哲保身、保存面子,讓批評者消消意氣之外,又於事何補呢?

另一所大學的學院院長更甚,半夜出聲明,在其他紀律委員會會員都未清楚的情況下(https://goo.gl/sbCffAhttps://goo.gl/LZrEQP),指名道姓在網絡平台公開對學生的處理,時間順序和公開程度似乎與其他個案不同(如果調查過程也是同樣公開透明就好)。感覺就像刻意告訴大家,我雖然是院長,但與他們河水不犯井水,有事別算上我頭上。另外,一篇理應客觀理性的公文,卻加上院長許多個人感受和立場,也是如此的意氣用事。學校裡如何紀律處分學生,本身就是學校和學生之間的私事,不需要公告天下吧?

廣告

有人會辯解,這樣數算自己的學生,原因是不想小數人爭議性的行為,影響整所大學的形象。咦,教大公開劃清界線,有挽回到那幾十個失去的實習機會嗎?這引來我第二點想法:甚麼是「禍不及妻兒」?之前有篇文章,羅列了一堆中共「禍及妻兒」的例子以作反駁,我覺得這樣鬥「低裝」,本身並不可取。本身有原則的,就應該隨時遵守,不能為了報復就任擺龍門。教育工作者就更加如是。會作出這種決定的校長,連貼民主牆的二人是否教大學生都未知、連會到該校實習的學生政治立場都未曉,就這樣連坐式懲罰以施壓予學校,對比以辱罵表達對政府的不滿,豈不是五十步笑百步嗎?套用他們的邏輯思維,未搞清事情真相就胡亂責罰其他不關事學生的校長,又配為人師表嗎?

最令我覺得諷刺的是,如今這些公開譴責自己學生的「高尚者」,正是他們口中「流氓」的老師;但這些老師做的,不是嘗試以理服人,教化這班意氣用事、一心「嘴炮」的學生,反而是劃清界線、要把他們放逐、開除學籍,好讓這個污點不要影響我校 / 學院的影象,更加不要跟這些滋事分子拉上關係。在我一個小小學生的角度看來,這些老師,果真如此的清高啊。

在本專頁被無差別洗版(https://goo.gl/Fe6YJH)之前,正如我一開始所說,我絕不認同涉事同學的所為。只是兩場風波,讓我看到某些權貴和教育者的嘴臉。作為學生,我能做的有限,只能提醒自己,他日若能成為誰誰的老師,別做面目可憎的雙面人。

最後,今天是Word Suicide Prevention Day(編按:作者成文於10月12日),謹願所有有需要的人都能及時獲得幫助,所有人都願意伸出援手,不分政治立場、國籍、種族。



圖片來源:香港教育大學學生會 The Education University of Hong Kong Students' Union、New Asia College, The Chinese University of Hong Kong 香港中文大學新亞書院臉書專頁

 

作者製圖

作者製圖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