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教學就是難

2017/8/31 — 11:47

資料圖片 l lunaticarus @ flickr — Attribution-NonCommercial-NoDerivs 2.0 Generic (CC BY-NC-ND 2.0)

資料圖片 l lunaticarus @ flickr — Attribution-NonCommercial-NoDerivs 2.0 Generic (CC BY-NC-ND 2.0)

【文:孔令暉 @全民教育局HKEd4All】

對任教SEN學生(特教生)為主的老師來說,【教學難】的安Sir所說的經歷並不陌生。可是,外界常以為透過增加資源就足以支援這群特教老師。現時資源固然不足,但特教老師最需要的支援,是當局在政策上的改變。

香港目前仍沒有特殊教育法,單憑教育局的指引,不足以對特教生及特教老師帶來保障。例如現時沒有規定學校必須安排疑似有特教需要的學生接受相關評估,也沒有制度規限專責特教老師的最高課時和保障他們處理個案的時間。有家長即使自行安排子女進行相關評估,學校不是硬性規定要遵行評估的建議,你們的評估就是白做,孩子也未必得到幫助。

廣告

正如安Sir的文章所言,敢於在香港執教鞭的老師,大部分都有愛心和耐性。但制度卻限制了他們對學生的愛心和耐性。有學校會擔心取錄過多特教生而影響收生質素,有家長抗拒子女與特教生同班,亦有老師因憂慮工作量大而不願任教特教生。沒有制度上的協調,香港的特教生難以得到切合的特殊教育照顧,特教老師也是無所適從。

歸根究柢,制訂特殊教育法,除了訂明政府有提供資源和監管教學方面的責任,更進一步保障特教生的權益、特教老師的空間,甚至有利推動消除社會對特教生的歧視情況。明日開學了,還所有孩子一個快樂而平等的校園,可以嗎?

廣告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