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11/7

人大第五次釋法

2016/11/7

2016/6/16

林榮基勇敢說真相 爆中央拘押手段

2016/6/16

2016/12/2

政府入稟覆核四議員資格

2016/12/2

2016/12/6

申訴專員指政府阻網媒採訪投訴成立

2016/12/6

只需每月贊助$200

守護言論與新聞自由

立場新聞,寸步不退

守護言論與新聞自由。立場新聞,寸步不退

每月贊助$200,支持立場新聞

7
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教師除冊與重新註冊的嚴重法律漏洞

2017/4/20 — 12:20

資料圖片

資料圖片

【文:霍梓楠(中學教師)】

早前,小學男教師因向一名有特殊學習需要的四年級生「叉喉」、「箍頸」及「扯恤衫」,被裁定普通襲擊罪成,被判80小時服務令。裁判官信納被告因緊張學生而犯罪,故沒有判其入獄,更期望他可克服難關,日後可成為好老師。

新聞連結

廣告

解讀《教育條例》有關除冊的條文

然而,根據現時有關教師註冊的條例,他被定罪後還是註冊教師嗎?《教育條例》第47條賦予常任秘書長(下稱「常秘」)權力取消教師註冊。與本案有關的相關條文如下:

廣告

常任秘書長可在以下情況取消任何教員的註冊——

一、被裁定已犯可判處監禁的罪行;

二、常秘覺得該教員不稱職;

三、常秘覺得該教員作出的任何行為,屬常秘認為足以構成專業上的失當行為者。

如果教師有理據不服常秘取消註冊的決定,可以啟動《教育條例》第61至65條的上訴程序,若他仍不服上訴結果,則可透過司法覆核作最終申訴。上訴過程中,必須解讀上述法律條文的關鍵字:

「常任秘書長可」:「可」即容許常秘行使合理酌情權判斷除冊與否。

「可判處監禁的罪行」:牽涉甚廣,就算申請人沒有被判處監禁,若其定罪的最高刑罰是監禁的話,他的申請也可能受影響。不過,如單單因為這個原因而取消教師註冊,卻有機會被法庭推翻,因為常秘的決定須合乎「相稱性原則」,意思是他須同時考慮實際案情的性質與嚴重性。

「覺得」:須注意此字眼不是容許常秘單憑主觀行事,例如須符合上述的「相稱性原則」。

「不稱職」及「專業失當」:須參考《香港教育專業守則》(下稱《守則》)與普通法(參照相關案例),但因存在漏洞,故可能引起爭議,下文會詳細闡述。

籠統《守則》、不設公會或引起法律爭議

《守則》沒有直接提及「不稱職」,而且有關「專業失當」的條文和其他條文夾雜在一起,不易作出區分。此外,《守則》沒有附加「說明」部分,籠統的條文容易產生誤解。早前教育人員專業操守議會發出諮詢文件,嘗試為個別守則加上實務指引供教師參考,可惜內容引起爭議之外,現時議會有近半數直選成員出缺、議會在代表性及公信力盡失,故暫不適宜作此改動。最重要的,是《守則》沒有交代懲處方法,所以根本沒有約束力。

所以,法庭可能需要借助其他專業的案例,判斷「不稱職」或「專業失當」到何種程度,才須動用除冊處分。一般來說,若「不稱職」不涉及嚴重道德缺失,都不會取消註冊。至於「專業失當行為」,法庭將之界定為「有關行為是否低於其專業的應有水平」。法庭同意不可能為「專業失當行為」下精準定義,也會尊重專業所屬公會的判斷。

以律師及醫生為例,他們有法定的公會,也有具法定地位的專業守則。可是教育界沒有法定公會(教育人員專業操守議會只具諮詢性質,並非法定公會),《守則》無法定地位及無約束力,常秘以《守則》或操守議會的報告作行使除冊權力的依據,可能會有法律爭議。                               

說回被告的罪行,他到底應否受除冊處分?最理想的情况,是由法定公會憑藉完善的《守則》下判斷,就可免於法律爭議。現階段,筆者只可肯定被告所為不符社會對一般教師的合理期望。除了「普通襲擊」罪外,《守則》第2.2.7段指出「在教學過程中,應關心學生的安全」,以及《教育規例》第58條「教員不得向學生施行體罰」,也可以是除冊處分的有力理由。

《教育條例》隻字不提再次註冊

假如該老師被除冊後,緊記法官對他的期望,打算再次註冊,他可以怎樣做?可惜,《教育條例》第47條存在重大漏洞:沒有說明取消教師註冊是永久性還是暫時性,似乎立法時根本沒有處理這個問題。

若要在現時的法律框架解答這個疑問,肯定異常複雜:既需要考慮法律有否賦予常秘此等權力,也要從法例詮釋角度推敲整部《教育條例》,再加上參考普通法地區的教師案例及其他專業處理重新註冊的原則。

教師專業不容粗疏註冊及除冊制度

《教育條例》如此粗疏地處理教師註冊與除冊事宜,有其歷史原因:殖民地時代,政府以操控教師註冊為手段,防止內地政治組織滲透香港,直至現時卻還未撥亂反正。現今大部份教師並沒有意識到這個問題,普遍認為只要自己沒有行差踏錯,自然不會面對除冊風險。事實上,拒絕註冊的個案很少,所以這個議題難免不受重視,尤其香港教育存在更多逼在眉睫的問題尚待解決。

不過,筆者認為應該將此議題與教師的專業化掛鈎——政府要麼承認教師並非專業,要麼容許業界盡快制訂與其他專業看齊的註冊制度,包括成立法定公會、完善《守則》、推動修改過時的《教育條例》工作等。教師若認為自己的職志是一種專業,也應該爭取享有與其他專業同等的權利。另一邊廂,教育局既然有心推行法治教育,理應同時認真面對《教育條例》的漏洞與不足,否則予人「葉公好龍」的負面印象。

 

本文原刊於4月19日《信報》時事評論版,此文略有修改。

後記:

本文靈感及相關知識來自《香港教育法:教師註冊及僱傭合約篇》,該書除了揭示教師註冊問題外,也分析與津校教師有切身關係的僱傭合約問題,藉此提升教師與工會維護自身權益的意識。筆者將以主持身份,參與作者親身講解的導讀會,希望有興趣的讀者能撥冗出席,屆時交流看法。詳情如下:

《香港教育法:教師註冊及僱傭合約篇》導讀會

日期︰4月22日 下午2時至4時、4月29日 上午10時至12時

(兩節內容相同,讀者只需選其中一節)

地點︰九龍旺角山東街51號中僑商業大廈7樓

導讀︰林壽康教授(中文大學教育學院客座副教授)、余惠萍博士(中文大學教育學院榮譽專業顧問)

主持︰霍梓楠老師(教育工作關注組成員)、方景樂老師(教協理事)

 

報名網址︰https://www.hkptu.org/rights/33574

發表意見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