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教育局可以為下一代制定下十年教改藍圖嗎? (一)

2018/2/2 — 11:42

資料圖片:楊潤雄

資料圖片:楊潤雄

上文筆者表達了對教育局的聲音,但我輩要努力向前,由下層做起,讓上層帶動改變。在寫文過程觀察,表達同理心、鬧政府及較精簡的文章很受歡迎,但要有所改變,需要的是高瞻遠矚、坐言起行和深入分析,這才是社會需要和共同擁抱的,而不是純粹指罵、發洩、自我認同。別看輕自己,如我,只是一位普通教師與家長。楊局長分享自己有很大難處:怕帶領大家走錯路,同時又要平衡不同持分者。這裡,筆者有一點拙見。

今日的香港教育困局是這樣形成:李國章、范椒等輩非常「有為」,是這十多年教改的推手,但大家不認同,理念也未能實踐;其後孫公、吳生與楊生等輩非常「無為」,結果成績主導學習,家長用錢買優質教育,學校為本變成咩都要做。香港教育要做的事很多,要分開長遠、短期、即時來說。十年一波,教育局是時候為下一代制定下十年教改藍圖。筆者在一篇文章中未能盡述,先說幾點關鍵。(寫得太長會無人睇,有研究顯示新一代年青人只停留一個Page五秒。)現在課程改革在中小學主要是小學走向愉快學習,中學則令DSE考評較易及推STEM,我認為中小學的革是其次,教育改革要思考「頭」「尾」,即幼稚園和中學之後。

核心問題不是測考,而是測考之後的分流,因為分流只有成功(大學)與失敗(入不到大學)兩類,所以改要從職業及專業改革做起,教育局必須跨部門進行教改,做到大部份行業有發展、有出路、有向上流的機會而不是被老闆或資本社會壓搾,不少先進國家提公平貿易,平衡各行各業的差異而不是高舉某幾種專業。核心問題是出路欠奉,學生們看不到出路,國家常說一帶一路的機遇,香港官員也日提夜提,香港人對此反感是因為「一帶一路」只帶給老闆機遇,年青人看不自己在「一帶一路」的機遇,又如何放眼四海,讀得上大學故然無問題,入不到大學的七八成人呢?如各行各業均在香港,以致中國、世界有發揮機會,教育局應與經貿、國內及國際接軌,提供出路給年青人,香港太狹窄了,巿場又被內地及外國人分一杯羮,對於國外接軌及視野,香港教育在這方面教育要下功夫。

廣告

講完終點,再論起點,幼稚園專業改革。正所謂「三歲定八十」,不少國家都有制定幼兒教育政策,如德國、芬蘭、日本等,這裏不詳析了。香港除了近年推出幼稚園學券在金錢上減輕家長壓力外,在幼兒政策及專業上著墨不多,社會依然時比錢學多點、學難點,然後入小學好一點又不用大抽獎,結果連小肌肉未發展好就要持筆寫字默書,詞語都未識幾個就要學elaboration,所以尊重多元文化、能力及真正普及教育其實未能實現。香港與世界各地很多教育研究都指出「三至八歲」的教育十分重要(正是K1至小三TSA的時期呢﹗),內化的過程就是這幾年,但香港幼師的薪酬如何?待遇如何?發展方向如何?大家深知肚明,最後為提升「競爭力」就是家長和社會鐘意咩,幼稚園就比咩,想學快點就教難一點,日日做教案,部分更是商業經營手段運作。政府必須定下幼兒教育政策,始終大部份小學看重學術水平、課外活動能力等,變相是肓牽著幼兒教育來走。政府要用錢,應放在幼師在大學的培訓與待遇,甚至大膽思考:中學人工高過小學,小學高過幼師的思維是否已經過時(大學另計,始終修讀時間和專業不同),三者均需要同樣高超的教學技巧、管理思維和意義,尤其幼師的專業和待遇提升,對香港未來教育有決定性影響。

最後,最快可改的第一步是空間的改造,正所謂「有錢就做到」(政府最灑家的範疇:錢)。空間改造最明顯顯示改革決心,然後大家自然會應用,現在大部分學校都是清一色悶蛋千禧校舍及舊式加新翼校舍,不少學校已忍不住自己申請Funding改動了,小學Happy School尤其改得勁。小學需要活動空間、極吸引的圖書館及電子學習空間,不少小學已有攀石場、活動室、美輪美奐的圖書館,不用改動基建,只是活用空間,需要的是設計、購置、資金,下一步就是應用於教學。在中學,已不復筆者讀書年代時學生留校不走的情景,除非是波牛打波或課外活動,否則不是早早歸家就是出外補習。新一代的教育需要開放討論空間、活動空間及賦予學習興趣與意義,有直資中學及部分津中有STEM房,就是交流及創意平台,也有健身室、射箭場、練跑徑、沙池、有機農場、溫室、學科特色房間、園鋪、Café式圖書館和自修室、表演平台,這些都是促進未來學習的重要設施。即使學校的天然採光位、較光的射燈及排燈裝置等也絕對是促進學習及美好學習環境的要素。這一代需要個性化、空間和多變的學習方法,這樣用錢開展第一步比較划算和易見成效。

廣告

當然,還有大眾認為的核心要思考:課程、功課、測考等。日後再論。上述改變,更加要靠家長們的想法(Mindset)改變,有朋友笑言,改變香港教育首先要無Baby Kingdom和Education Kingdom,細味此話,說的是教育文化,「甚麼是教育?」這個嚴肅課題。但制度的改變更重要,否則大家只是空有憧憬,最後屈服於現狀和遊戲規則。

 

原題為〈教育局可以為下一代制定下十年教改藍圖嗎? (一)從起點、終點及「最易改」入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