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教育工作 — 本是一場師生同行的冒險旅程 

2017/9/20 — 17:08

【文:霍梓楠 @ 教育工作關注組】

開學已兩個多星期,不知道新手教師適應了沒有?還記得開學前的焦慮嗎?

沒有經驗的你,腦海總是浮現一些最壞的情景,然後想起在師訓課程或者某些教學書籍學過的招式,思考哪一招最管用。

廣告

常聽前輩說要建立課堂常規。世上那麼多種常規,我應該怎樣選擇?再者,建立常規有很多種方法,哪種最好?教案似乎是必須的,不過應該運用甚麼教學技巧呢?怎樣安排時間分配呢?有沒有黃金比例呢?

教師都希望有標準答案吧?可是,大家很可能會有事與願違的遭遇 — 明明事前已思前想後、萬事俱備,為甚麼還會出事?是否師訓教的實用指引根本沒有效?

廣告

師生都是活著的生物

問題主要出於:經常忽略學生是活著的生物,甚至可能連自己是活著的生物也忽略掉 — 以為存在完美的劇本主導著課堂中的師生。完美的師生合作,只是被觀課時的戲碼而已!

開學前,你將教案設計得超精準,例如確保課與課之間無縫接合、課堂的每分鐘都充滿意義。這份教案若當作師訓功課,可能很高分。不過,學生的程度、反應是否如你所估計的一樣?有沒有騰出空間照顧學生差異?如果你很推崇活動教學法,那麼你是否肯定學生願意主動參與?你與他們的關係如何?

開學前你或者沒有機會認識你的學生。那麼開學後,你會想辦法盡快做好這件事嗎?

不要忽略學校的行政工作

日常教學之外,新手教師要適應學校的行政工作,由每天都要做的填寫課室日誌、點名、留意學校通告到不定期當值、核對各種學生資料、懲處程序等等。如果做得不好,會影響學校運作、遭同事非議;學生看在眼裡,也覺得這位老師做事沒有條理 — 學生會願意被你管教嗎?

新手教師要兼顧的東西實在太多,尤其面對較頑皮的學生,實在不大可能各方面都做得好(不過或者世上總有天才教師)。以平實的教學開始,站穩陣腳,是一個好的適應方法。我記得初入行時,問科主任應該怎教,他竟然說,跟書教就可以了。我大感詫異 — 他拿過行政長官教學獎的,給我的建議竟然是跟書教?!

今天,我多教了一兩年書後,似乎明白他的深意。教案可幫助新手教師好好分配時間,教科書讓新手教師「有步驟可依」,不會出大錯。僵化的教案、沒有為學生程度微調的教科書的確有可批判的地方,但對於缺乏經驗的新手,這些輔助可為他們的腦袋騰出空間,課堂上切實執行常規、提防學生搗亂,課餘時間則盡快學好各種行政工作,不懂時向資深老師請教,並做好筆記,免得要問第二次。

還需要一段長時間的磨練

我這樣寫,是在「打倒上文的我」嗎?準教師入職前總有不少幻想,覺得自己只要努力,就可以很快創造傳媒筆下的教育奇蹟。教師要做到這些「奇蹟」,實在需要不少基本功作為後盾,學習這些基本功也有先後次序之分。

教學生涯剛開始,已經搞到一鑊粥?我試過!但請不要太快否定自己,你只是還需要一段長時間的磨練 — 正如你會欣賞學生盡力學習的過程,而不是放大他們的錯誤。

對「運用權力」的自省

我只是在教育界打滾數年,距離「老手」之路還很遠,但隱然感到一種與新手老師截然不同的憂慮:「慣於運用權力」會否使我忘記成為教師的初衷?

教師經常會運用權力,務求學生不會作反。讓學生聽聽話話安靜上課,是不少新手老師夢寐以求的技能。然而,我認為就算這種教學能夠使學生達到課程要求,他們成績不錯,也不代表教學成功。

如果教師運用權力只為了確保課堂不出亂子,卻無視學生的想法、興趣與情感需求(例如只要求全班安靜,或者老師只問有標準答案、無甚思考空間的問題等),就會窒礙學生表達自己的想法,使課堂中缺乏師生間真正、真誠的交流。這種課堂,似乎與電影院播片沒有大分別吧?

從威嚇過渡到信任

運用這種權力的正當性,只體現於確保學生有良好的學習環境及經歷,以及達到學校的教育目的(例如社教化、啟發學生發揮所長、裝備日後他們改正社會現存錯誤、推動進步等等)。學期初教師與學生互不相識,學生的合作基礎在於忌憚教師手執的權力。教師盡力在這段「蜜月期」中與學生建立關係,讓學生信任他有能力帶領自己學習、課堂有意思(如果間中有笑料則錦上添花!)。往後,權力會被淡化,取而代之的是可貴的師生情誼。當然,教師建立信任之後不代表可以疏懶,只是代表他可順利實行更高要求的教學,否則這種「濫用信任」本質上與「濫用權力」毫無分別。

不過我想到一種例外情况。教學的場域絕不限於課堂,課堂上嚴肅、一言堂的教師,可能會在課堂以外關顧學生、願意聆聽學生心聲(我真係見過!)。對於缺乏學習動機、因各種問題成為頑劣份子的學生,教師可能有必要採取這種看來「單向」的教學法 — 我其實不認為這是單向,因為他熟知學生脾性及能力,所以才採取這個策略,務求學生學懂基礎知識及基本待人接物的道理。

視教育為冒險事業

只要重視學生的個性及感受,重視學生對我的信任,我應該不會因運用權力腐化了教育理想吧?也應該不會被其他與學生無關的權力遊戲影響吧?

能夠在課堂上,與學生交流時根據他們的性格特質「關愛地抽水」,或者把教學內容結合最近社會熱話博他們一笑,是一件很型的事,你試過嗎?教育成果不一定要透過考試競賽證明的。

曾有前輩說,因為感到「每年教嚟教去都係果啲嘢,無乜挑戰所以轉行」。我不同意他的看法,因為教師每年都會面對新的學生,學生的心情天天不同,社會環境、知識科技不斷變遷。教育過程中,人與人、社會與學校不時碰撞出萬千火花,那怎會是「無乜挑戰」嗎?

所以,我覺得不論新手還是老手,都應該視教育為冒險事業;對於無法預測的挑戰,都會有程度不一的焦慮(或期待)。既然是冒險,自然也沒有解決問題的完美標準答案,只可透過不斷自省、學習,摸索不同的可能性,然後重整旗鼓再出發。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