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既已同意,為何仍驚天動地?(二) 續論人獸交、同性婚姻及亂倫

2017/5/17 — 6:00

資料圖片

資料圖片

【文:趙文宗】

在法律眼中,合同也好,性行為也好,只有成年人才可同意進行。所以《刑事罪行條例》第118L條訂明:(人)獸交違法。

今年4月20日,一男建築工人獸交罪成,被判入獄7個月。裁判法官認為那是一宗虐待動物的案件。有趣的是:若獸交的重點是動物不能同意,因此與牠性交是虐待;那誰可飼養寵物又是否需要動物同意呢?把動物照上載互聯網是否侵犯私隱?所以獸交罪的真正背後意義應不只是動物不可同意,而是性行爲的目的。

廣告

自古以來,性行為只會在異性間發生,行動的目的就是自然生育。所以肛交(不論同意與否不論年齡)一度是罪行,婚內強姦也曽有豁免權,到了今天,圓房仍是異性婚約的必要條件。簡言之,若性行爲必定不能引至生育,則該性行爲便會(曾)遭禁止。

由此角度出發,我們可以理解為甚麽有人仍把同性性行為等同獸交了。重點是:此觀點此時此刻還有效嗎?

廣告

即使可以同意又同意,還是不合法?

假設動物的同意沒有客觀科學定義,又假設成年人可以獨立思考給予同意,成年人同性情感組合又有何問題?避孕技術一日千里,還有多少人發生性行為純為生育?

今年4月28日,高等法院法官周家明於Leung Chun-kwong訴Secretary for the Civil Service and Commissioner of Inland Revenue的判決中指出:原訴人梁鎮罡由於性傾向,不會也不能與異性結婚,因此政府拒絕給予他同性婚姻伴侶公務員配偶福利及津貼,便構成間接性傾向歧視。周官也説明:承認海外同性婚姻不會影響本地異性婚姻體制。然而,周官卻認為稅務局拒絕梁與同性婚姻伴侶合併報稅卻沒有違法,因為若果接納,反是違反了《婚姻條例》及《稅務條例》對婚姻的規定(即只承認異性婚姻)。

某恐同保守宗教組織指法官不應越俎代庖,繞過立法會承認同性伴侶。然而終審庭已W訴婚姻登記處一案中,訂明當弱勢受壓,立法會又未能立法保護,司法機關應挺身而出保障弱勢權利;該判辭又説明:宗教信仰在處理婚姻問題上不用考慮。

反對同性婚姻陣營的三個堅持包括:承認同性伴侶等於違反中華傳統、等同承認人獸交及亂倫。

先從違反中華傳統說起:都已是老生常談 ──金耀基校長早在1983年的法律改革委員會「有關同性戀行為之法律」報告中,指出中華傳統並不歧視壓迫同性愛。

即使清代有打壓同性愛的律例,但清代的文化又是否中華傳統的代表?為什麼不以漢哀帝(以斷袖分桃聞名後世的皇帝)一朝的文化為中華傳統的正統?難道當下社會還堅持結辮纏足?為甚麼我們不跟隨秦代以高度不以年齡定義成年未成年?可能正如德勒茲(Gilles Deleuze)列明:一個客觀僵化的(中華)傳統就從未存在,(中華)傳統不單是一連續演變體,更只是一個後世的心理複印本。(順帶一提,台灣憲法法庭很快就同性婚姻作出判決,我們可以拭目以待台灣司法如何處理中華文化的影響。)

把同性伴侶與人獸交平排比較更是荒謬──前者雙方同意明確,後者動物意願從未清楚定義。至於將同性伴侶與亂倫等同更須深思。雖兩事都可在兩成年人無壓力下同意發生(香港法庭最近剛判兩女父亂罪成,筆者執筆時法庭仍未判刑),但前者並不是刑事罪行,同志只是要求與異性伴侶/婚姻享有同等權利,免受歧視。那是平權的確認,而非要求赦免刑責,意義完全不同。

法律不外是人工產品,非無常不能

同意的定義總是擾人。同意是身體接觸的起點因為身體是我們每人的財產附庸。但,同意不同意又是容易界定嗎?誰人有資格決定誰可同意已是困難──以成年人專業決定是否只是重建「成年」「人」霸權,是否已邊緣化未成年人/動物權益?大家又有否面對以下場景:我不喜吃海鮮,但主人家請客,大部分人又贊成,我唯有撐起笑容,同意赴宴。這種同意是否真心真意呢?同理,多少夫婦為了應酬對方發生性行為?看來同意的爭議只會一直延續下去。

某醫生説:Hard cases make bad law; 法國哲學家德希達(Jacques Derrida)卻說:只有難以決定的案例(即Hard cases)才可令我們反思法律與公義的定義關聯,才容許我們有空間突破陳腐理念框架。以上所有討論,歸根結底,都是一個問題:究竟事情是自有永有的原罪,還是人類一時一地自我製作規定,才令某些行為不合法呢?譬如:加拿大安大略容許16歲人士捐贈噐官;蘇丹有一男子與山羊性交後,被下令與山羊成婚;西班牙成人亂倫結婚並不違法──當然每個地方獨特文化法律因而不同,完全沒問題;但從比較參照各地法律,我們便知所謂普世金科玉律根本不存在。

我們反而要不停反思現有律法及背後理念是否公義。若因為人工法律規定,歧視弱勢,慘劇發生(有人失救喪命,有情人不能終成眷屬),法又何以堪?

 

作者個人簡介:香港樹仁大學法律與商業學系系主任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