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有個富二代朋友,最近跟兄弟姐妹為爭家產拗到天昏地暗,實情是 ...

2017/5/18 — 17:32

資料圖片 l Carsten Tolkmit @ flickr (CC BY-SA 2.0)

資料圖片 l Carsten Tolkmit @ flickr (CC BY-SA 2.0)

【編按:作者於晚上十時增訂本文】

認識有個富二代朋友,最近跟幾個兄弟姐妹為老豆剩落嘅家產拗到天昏地暗。

「其實爭咩呢?」我問:「你老豆一早就寫咗遺囑啦,唔係咩?」

廣告

「係就係寫咗,四兄弟姐妹,每人分接近24.5%公司股權。」朋友說:「好似好公平,但其實又唔係。」

「因為咩呢?」我好奇。

廣告

「資產喺晒公司裡面,最大個大佬話佢揸開,所以佢要繼續揸旗,拎公司啲錢去投資呢樣投資嗰樣。但係佢洗腳唔抹腳,淨係鍾意響班banker之間四維穿梭,一日同人講佢負責晒成個家族嘅fund,好似好有面咁。佢咁搞,大家副身家肯定遲早俾佢敗晒。」

「咁佢得24.5%遮都係,惡唔出樣架應該。」我說。

「我最細個細佬,低能的。」朋友說:「幾兄弟最冇出色就係佢。玩女佢就最叻。大佬同佢講,話可以將公司裡面啲錢點樣大展雄圖,佢又真係信。依家佢地佢埋同一陣線。」

「二家姐呢?」我問。

「二家姐信我,覺得大佬同細佬都信唔過,所以撐我要爭返個控制權返嚟。不過你知,二家姐嫁咗人,專心相夫教子,公司嘅嘢佢唔理㗎啦,所以得返我一個撐,一個頂兩個,好辛苦。」朋友說。

認識這個朋友很久了。坦白講,他為人其實不太差的。做朋友也蠻有義氣。只不過,富二代這個身份,總是讓他只看見眼前的事。朋友這些煩惱,在我等凡夫俗子眼裡,簡直是何不食肉糜的問題。即使你大佬敗晒公司裡面啲錢,你自己都依然坐擁唔知幾多間億萬豪宅。你這些所謂煩惱,其實幾多人恨都恨唔到。

不過,朋友唔係凡夫俗子,當然有些事情睇法跟我們不會一樣。

「咁,點樣爭法呢?」我隨口一問,卻換來一陣沉默。

這陣沉默,問之前我就預期了。實情是,他不知道;又或者正確點說,是知道也不知如何開口說。

四兄弟每人24.5%,那餘下的2%在那裡?在阿媽那裡。阿媽的2%股權,成為極關鍵少數。要爭,就要爭取阿媽信任和支持。咁阿媽信邊個呢?auntie我認識,佢最大心願係要抱個男孫,於是,幾兄弟,個個鬥快bump大自己老婆個肚。

「你其實自己都大把錢吧。」我說:「你哋間所謂公司,其實乜業務都冇吧。只係一大嚿錢唔知點洗,right?」

有些事情,表面好像跟金錢有關,但實情,可能只是要證明自己在世界上還有點存在價值。

Get a life man.

*******   *******   *******   

有關這個富二代朋友的故事,還是有點後續的。

話說,鬥快bump大老婆個肚嘅遊戲,由我呢位朋友勝出。雖然佢大佬個老婆生得早過佢,不過,大佬生咗個女,而佢老婆呢,就生咗個男孫俾佢阿媽。

當大家都以為,朋友響呢場「鬥爭」當中,能夠憑住呢個金笸籮可以順利勝出之際,老人家嘅智慧,倒沒有咁易俾你估得中嘅。

「你生個仔,你大佬生個女,咁你阿媽有冇撐多咗你呀?」我問。

「唔識講…」朋友說:「佢呢,的確係好鍾意個孫嘅。但係一去到有關公司嘅嘢呢,佢好搖擺的。一時話幫我,轉個頭又反轉撐大佬。」

「你阿媽從來都冇出過社會做事,」我說:「其實,有關你哋公司嘅事情,佢又點會識呢。」

「總之,佢就一時撐吓呢個,一時又撐吓另一個。」朋友說:「完全冇路捉,冇邏輯的。」

冇邏輯?我反而覺得,好logical喎。

「我生咗個仔之後…」朋友嘆了一口大氣:「大佬就從外面搬返去淺水灣間大屋度住啦。佢日日都孖住阿媽,阿媽梗係越嚟越聽佢支笛。」

我笑了笑,點了點頭:「咁你呢?打算點呀?」

「繼續係咁都唔係辦法。」朋友說:「等到暑假啦,我大概都會搬返入去同阿媽住。總唔可以任由人哋日日響度告狀嘛。」

我沒再有說話,心諗,這就是那2%的威力吧。

六千呎的大宅,兒女們一個又一個的離開,剩下只有自己和一班菲傭。孤獨程度可以想像。我不明白,這種級數的有錢人,對他們來說親情是怎樣的一回事,但可以肯定的是,家裡各人之間的關係,永遠都滲入了利益。親情,也永遠不可能純正。

這大概是金錢給自己的詛咒。

(標題為編輯所擬;原刊於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