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有病睇教授?

2017/7/21 — 12:32

資料圖片 l Hamza Butt @ flickr — Attribution 2.0 Generic (CC BY 2.0)

資料圖片 l Hamza Butt @ flickr — Attribution 2.0 Generic (CC BY 2.0)

午膳時間,通常只有一小時,就算不狼吞虎嚥,也不能像瀟灑醫生般用膳兩小時。在一般餐廳內,我並不苦悶,因為最常聽到的,就是兩旁的八卦新聞或消息,而且常常給予我新的寫作靈感。

幾天前,在美X華商場的餐廳內,有兩名女士對談,出現了以下趣聞:

A:我呢排覺得個人周身唔聚財,個身好慶但係又無發燒,瞓又瞓得唔好,都唔知搞乜鬼。
B:嘩,你會唔會有暗病呀?
A:唔會啩,你唔好嚇我喎。
B:搵個醫生睇下好啲喎,阿邊個以前都冇事冇幹,行得走得。嘿,佢早排見唔舒服睇咗幾個醫生都睇唔好,最後睇阿X醫生先睇番好,X醫生以前係醫學院教授嚟㗎。我都係睇X醫生㗎。
A:吓,使唔使睇教授咁嚴重呀?會唔會好貴架?
B:病向淺中醫呀!要睇就睇個最好架啦!唔通睇普通醫生咩?

廣告

作為在旁邊的我,當然繼續「吃花生」— 不,是吃午飯。不過問題的重點是,這些病需要勞煩到教授來處理嗎?教授是否一定萬無一失?

第一個問題,如果症狀是屬於教授主理本科的範疇,那當然是十分安心,即使不是本科問題,我相信教授亦會適當地作出轉介,之不過教授只有一雙手及和平凡人一樣的24小時,割雞焉用牛刀,每每瑣事也要教授操心,對教授的體力和腦力都是很大的考驗。難道一般醫生處理不到這些問題嗎?我相信絕大部份的香港醫生仍然有心有力的去處理,不會比教授差。加上其實大部份病症都可以透過門診方式治療得好,故此教授及顧問醫生們應該是處理最棘手複雜的問題,無論是公營或私營醫療也應如此行。

廣告

第二個問題,教授是否萬無一失?未解答這問題之前,要先看看一篇2010年研究報告,探討了一個叫July/ August phenomenon。這個研究分析了美國於1979至2006年間的醫療錯誤事故,發現每逢新學年交接期(即七或八月),醫療失誤(藥物及手術併發)的機會率會增加6-10%,所以市民懷疑初級醫生未夠好也不是完全無的放矢。我也曾經聽過過一教授說笑,在醫院階層裏,醫學生的診斷及治療出錯率約33-50%(所以被教授們評定為stupid);實習醫生的出錯率是10%,所以在教學醫院裏仍然常比人責備;駐院醫生的出錯率較低,約1%,但由於要真正負起醫療責任,1%仍是高的,高級醫生出錯的機率是0.1%,顧問醫生和教授級醫生出錯率是低於0.01%(是真真正正的萬中無一啊!)。前因當然是因為顧問和教授醫生「食鹽多過你食米」,犯錯機會自然較少,加上在醫院裏,病症由前線經手後,已經排除了多個可能性,出錯機會自然減低。但初級醫生最需要就是不斷實習和經歷,沒有這些歷練,又如何當上明日的教授或顧問醫生呢?

醫療系統鏈的最底層,承受最多oncall,平均工作時數最長,睡眠最少,當然也是出錯的原因,但我們不應過份苛責前線醫生,他們的壓力已經很大,正如英國BBC於1994年的一套關於醫療的劇集對白所言: "You come out of medical school knowing bugger all. No wonder August is the killing season. We all kill a few patients while we're learning. 雖然聽起來有點刻薄,但的確是事實。寄語新一屆的實習及駐院醫生,要不恥下問,不要害怕辛勞,也要集中精神,這才是成功之道呢!

 

Reference: Phillips DP, Barker GE (May 2010). "A July Spike in Fatal Medication Errors: A Possible Effect of New Medical Residents". J Gen Intern Med. 25 (8): 774–779.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