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未來水世界

2017/10/2 — 10:26

(TVB新聞截圖)

(TVB新聞截圖)

近月因颱風多,傳媒也多了談論「李氏力場」。記憶中,這名詞應該是2010年左右首次出現吧。表面上的意思是,城中首富既能呼風喚雨,也能阻擋颱風,將之拒之門外,令香港絲毫無損。背後卻是指天文台屈從權勢,經濟掛帥,而改變發出熱帶氣旋警告的決定。實情是,在我任公職的30多年裡,包括任台長的2009至2011年期間,絕無見到或經歷過天文台收到任何有關熱帶氣旋警告的指示,包括來自政府中人、商界或任何界別人士的信息,從而受影響而改變決定。因為他們早已知道,天文台下的決定是以公眾安全為首要考慮,意即七百多萬市民,一個都不能少。完畢。

報章傳媒上也討論到8月下旬「天鴿」帶來的風暴潮(storm surge) 。風暴潮是什麼?簡言之,有颱風便有風暴潮。風暴潮的出現,主要是由颱風本身的風力引起,其次是由於颱風本身的氣壓低,將下面和尾隨的水抽吸,水位因而升高。意即單是低氣壓是不足夠的,主要還是靠風力。

颱風的破壞,主要來自風暴潮和平常時期潮汐的疊加。颱風迫近時,如果風暴潮遇上大潮 (即太陽、月球、地球成一直線),則後果堪虞。

廣告

「天鴿」襲港時,維多利亞港的水位升至3.57米,僅次於1962年「溫黛」最高紀錄的3.96米,而高於2008年「黑格比」的3.53米。以下照片攝於2008年大澳。雖然其後搞了防海水工程,大澳今次亦難倖免。

香港可算是幸運,因為颱風只須更迫近一點,我們便避不了傷亡。

廣告

維港水位達到3.5米,一直以來是50年一遇的事件。然而,經過「天鴿」一役,即自「溫黛」始55年內水位已三次超出3.5米,這統計數字有可能須修改了。

其實,水位因為全球暖化而逐漸上升,已是不爭的事 (聯合國IPCC指出或然率是95%或以上) 。氣候預測是本世紀末全球水位會上升約一米或以上。

我和天文台同事於2010年做過一些計算,得出的結果是:假若水位上升約0.6米(本世紀中段),則「天鴿」或「黑格比」等類似事件會變成兩年一遇。

若水位升至約1.4米時,則是翻天覆地的大事。屆時根本毋須有颱風在場:單單是每月出現兩次的大潮,水位足以達到「溫黛」級數的4米,令香港多處低窪地區變成澤國!

香港變成威尼斯,看來極有可能。

〔作者保留版權〕

註:2010年發表的文章

作者博客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