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梁錦松眼界窄,定年青人眼界窄?

2018/6/11 — 14:16

梁錦松,圖片來源:無綫電視片段截圖

梁錦松,圖片來源:無綫電視片段截圖

人越大,越發現身邊的同齡人,喜歡踩年青一代,慨嘆一蟹不如一蟹。更加奇怪的是,香港的建制派中人,似乎特別喜歡踩年青人,甚至把香港現有的問題和危機,歸咎於年青人怎樣怎樣。以前財政司司長梁錦松為例,他在近日接受訪問時便講到:「很多人認為香港發展最大的問題是,有些年輕人眼界愈來愈窄,比幾十年前更狹窄,他指『本土』沒有道理,指香港從來都是開放,外來移民的地方」。

其實,「很多人認為」有多少人?不知道。「很多人認為」是否便是對的?不一定。年輕時是國粹派的梁錦松,相信接觸過階級學說。他不可能不明白,香港現時最尖銳的社會矛盾,便是貧富懸殊越來越大,階級矛盾引而越來越尖銳。與此同時,階級流動性正在降低,甚至出現了階級固化的問題。所謂「本土」的排外思潮,不過是有些人轉移視線,使大眾的焦點轉向族群矛盾之上而已。

或許有人認為,階級學說是共產黨的意識形態,因而產生抗拒,其實上面所提到的問題,改用現代社會學術語來講,也一樣講得通:現時社會最突出的問題,是社會越來越兩極化,堅尼系數越來說高,同時出現社會階梯失靈,減慢了社會流動性,甚至出現隔代貧窮的問題。部份人則將問題的焦點,轉到中港矛盾之上。

廣告

更重要的是,畸形的經濟結構,以及樓市的炒賣和泡沫,加速了社會兩極化,使貧者越貧,富者越富,小商戶賺來的錢,卻要拿一大部分來交租。同一時間,地產商則變成了財閥,把錢投資往不同行業和領域,使普羅大眾無論是衣食住行,地產商都有機會賺到他們的錢。由於現時的政制設計,使財閥及其政治代理人,比大眾享有更多的權力,如:特首的提名和投票權,難免讓人覺得,現時的政府跟財閥們沆瀣一氣。

現在的香港,產業結構單一化、高新科技發展滯後於鄰近地區,樓價升至常人買不到的價位,社會流動性不斷下降,大學學位貶值,這一切一切的問題,難道又是「年輕人眼界愈來愈窄」造成的?還是梁錦松那一代人,特別是那些已「上岸」的人,連同香港的財閥和政府,才造成今日的局面?

廣告

說到「眼界狹窄」,先不論現在的年青人是否真的狹窄,但是現在已成了權貴的上一代,眼界也不見得不狹窄。香港在八十年代,輕工業已發展得十分完善,不少廠商卻因為大陸的改革開放,眼見內地工資遠低於香港,便跑到大陸開血汗工廠,甚少把眼光放在打造自家品牌之上,眼界又不是短視乎?

不少「廠佬」跑到大陸開血汗工廠後,只懂做社代工和零部件生產,沒有產業升級的戰略眼光,最終等到大陸的人口紅利用得七七八八,決定騰籠換鳥之時,換來被人淘汰的命運,不短視乎?香港一大批人,以投機股票、買空賣空、炒賣樓宇為業,地產商則囤地以居奇,願意投資高新科技者,則少之又少,眼界不狹窄乎?

另有一點可能梁錦松及「很多人」都沒意識到,年青人對現今社會的不滿,可能是眼光變闊的結果。舉例來說,現在的大陸已不同往日,人才遍地皆是,現在年青人選擇北上,需要跟全國的人才競爭。反而是上一代「很多人」,思維似乎仍停留在九十年代,才會以為香港北上,還像跟過去一樣吃香。

至於所謂「本土」意識,期望香港能夠維持過去的本土特色和優勢,本來不是問題,產生排外心態,才是一個問題。可是,單純地批評排外心態,並沒有什麼意思,我們更應該明白,這種排外心態的根源,究竟出自哪裡。先不論主流媒體的影響,當社會流動性越來越低,大學學位越來越不值錢,權貴們卻天天打着算盤,引入外地專才和人口來港,跟本地的人爭飯碗,你又能怪香港部份年青人,產生排外情緒乎?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