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橫洲花語 — 見事難成,須鐵樹開花

2017/8/1 — 14:34

在城巿裏,人和花的關係是什麼?

或許是花店那一束束設計精美、卻身受綑綁的玫瑰花束。

或許是在家裏花瓶中開得燦爛,卻快吐盡餘香、倒數餘生的百合。

廣告

又或是打開浴室中的瓶瓶罐罐,那撲鼻而來又似是疑非的香味,說是屬於那素未謀面的苿莉花。

那麼,在橫洲三村裏呢?

廣告

和許多住在鄉村的人一樣,鄭太也熱愛種植。在鳳池村住了三十多年,鄭太家中種了上百種植物,當中有不少會開花的樹。她家門外有一棵十米高的米仔蘭,小小的白花長在高高的枝頭上不易發現,但每到五六月,憑其甜美香氣就知道花開了。鄭太園內有一盆九里香,她與米仔蘭一樣,雖無色相,卻有韻味,到六七月小白花一開,全屋都瀰漫著清香。

但讓鄭太最難忘的,要數那鐵樹花。

鄭太屋後山坡種了一棵鐵樹,十幾年間,樹已長得比人高,卻沒有見過它開花。有一晚鄭太如常洗過了碗碟,回到客廳準備看電視,卻突然聞到一陣從未遇過的清香,一看,枱上放了一串小白花。原來屋後的鐵樹開花了,給鄭生摸黑採了下來,說要送給鄭太這一份難得的清香。對鄭太一家,花就是如此真實而富有生命力,讓人驚喜。

明代有古諺道:「吳浙間嘗有俗諺云,見事難成,則云須鐵樹開花。」
有人說,鐵樹開花千載難逢,並用以比喻難以達成的事。

建立一個家,難;要守住一個家,在這個時代,難上加難。

面對政府一步步強推橫洲方案,下一個關口,將是政府利用《土地收回條例》將三村土地變為官地。八月二日以後,政府可更「大條道理」入村進行收地工作。而橫洲村民,只憑著對家的愛、對制度不義的忿慨,堅持下去,期望鐵樹花開的一日。

我們,因為壓迫而心痛清醒。

我們,受着壓迫而拼發芬芳。

 

橫洲綠化帶發展關注組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