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檢視教會領導層選任制度(七)卑微進言的終結篇

2018/1/12 — 11:34

Jules & Jenny @ flickr —Attribution 2.0 Generic (CC BY 2.0)

Jules & Jenny @ flickr —Attribution 2.0 Generic (CC BY 2.0)

筆者就檢視教會領導層選任制度和相關問題至今總共寫了六篇文章,想來應該暫時總結和提出具體改善建議。  一位牧長看過這些文章後頗有感慨向筆者提問:「可有救藥乎?」 筆者自忖才疏學淺,當然並無回春妙藥,根治香港路德會四十年的沉痾痼疾。 不過,筆者以卑微身份的教友向位高權重的教會領導層進言,坦然向教會內眾弟兄姊妹表態和解述,更深信只要得著上帝的應許和祝福,甚麼都可能和可行。

綜觀這一系列文章,筆者首先指出會章有關會長選舉「連選得連任」的條文只是變相的「會長終身制」,任由一人長期獨攬教會的最高權力,漠視領導人才的培養和交接,完全違反人事更替的基本管理原則,建議這條文必須予以廢除,或者附上會長任期次數的規定和退休年齡的限制;其次有關「山頭」利益集團壟斷選舉結果,以便攤分權力和安插高位的現象,筆者認為是與「每個堂會在總議會擁有兩位投票代表」的制度有關,惡性循環就是「山頭」只專注拉攏堂會「箍票」而漠視教會正常發展;再者,「空殼堂會」成為教會不同「山頭」擁權自重的據點,藉此糾集過半投票數目而掌控選舉大局,奪取教會領導權和資源,筆者建議考慮以堂會單位的教友人數多寡來調整其投票代表數目,以恰當反映教友的參與度、代表性和話語權。

廣告

筆者在第四篇文章內列出數據顯示教會不同單位的領導權過度集中在少數人手中的事實,建議必須改轅易轍的讓會內的賢能人士有機會分擔重要領導職位;其五筆者慨歎過去教會中人一直糾纏於爭權奪利的泥淖多於致力於探索教會健康發展事工,虛耗精力在鞏固權力和分享利益,因而籲請教友身體力行與眾人一起當家作主,並勸喻在高位者以「僕人式領導」彰顯互相效力的事奉精神;最後筆者認為教會的興衰與教友的取態息息相關,既有利益者當然力圖維持失衡現狀而從中取利,如果大部份教友只是消極旁觀,無奈慨歎和獨善退避,教會在極少數人的把持下繼續淪為追名逐利的場地,實在難言是踐行公義,活出基督樣式的聖潔殿堂。

平情而論,各「山頭」利益集團的人事關係千絲萬縷,縱然是良好意願的任何改善建議,必然觸動當前相關利益享受者的神經末梢而引起強烈反彈。 筆者提出的重要建議,老實說只是個人主觀期望,當然最好還是由現屆執行部諸公表現出「自我完善」的泱泱大度和承擔氣魄,政治俗語所謂「自我引爆」,把所有問題公開抖出來,擔當主催角色引導所有教友詳細商議和深入討論,否則如果由其他在野「山頭」揭竿舉起教會管理改革的大纛,恐怕容易惹人奪權猜疑,觸發的震盪和「教會政治效應」更難以估量。

廣告

任何組織的運作和改革必然是組織內眾人的事,在政治上是「與民共議」和「權力歸於人民」的基本民主原則。 在「教會是教友的屬靈群體」的大前提下,筆者深信這樣的民主原則同樣適用於教會機構。  因此,召開全體教友大會共同商討事工,開展教會管理改革的討論,是必須走的第一步。 或者有人辯稱香港路德會教友逾九千人(註),動員召開「全體教友大會」頗有難度。 不過筆者認為這個數字只是堂會教友登記冊內多年來累積的帳面記錄而已,粗略估計香港路德會的「活躍教友」人數不逾二千人,那麼,要組織這樣規模的全體教友大會相信並不大困難。 所謂「活躍教友」名份的界定,以至籌辦全體教友大會的具體計劃筆者心裡有數,暫不多言,有必要時詳盡交代。

召開全體教友大會是啟動管理教會改革計劃的必要步驟,在具備共識的基礎下設立工作委員會跟進具體修章工作,引進現代有效管理的元素和目標為本的策略,包括制訂教會事工短中長期發展方案,編寫週年工作計劃,審理財政預算案,建立監察制度,舉行定期諮詢會議,檢討和跟進工作進展制度等等,凡此種種不一而足,細節有待集思廣益,並透過執行部、各專責委員會、堂會執事會和教友團契等不同層面的聯繫和參與,構成一個有機體的運作系統,真正體現教會肢體彼此相顧的效果……。 往後的工作相信是一條漫長而崎嶇不平的路!

筆者人微言輕卻大膽進言,會內一位退休校長曾經好言勸說這是「不可為」的事。 可是,筆者還是略盡綿力表態解說,並且向香港路德會一眾教友問:你們可有信心坐言起行,踏前一步與主同行,走上一條管理教會的改革路呢?

 

***************

註:香港路德會網址:www.lutheran.org.h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