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檢視教會領導層選任制度(二)攤分權力和安插高位的合作交易

2017/12/28 — 12:21

資料圖片 l Lawrence OP @ flickr — Attribution-NonCommercial-NoDerivs 2.0 Generic (CC BY-NC-ND 2.0)

資料圖片 l Lawrence OP @ flickr — Attribution-NonCommercial-NoDerivs 2.0 Generic (CC BY-NC-ND 2.0)

社會上的一些非政府組織,包括宗教團體,在架構上和操作上總有一定的法理依據、行政部別和處事程序,雖然在規章細節上並不完全盡同,但基本上必須合法、合情和合理,從而得到組識內各成員的贊同和授權,以至社會上普遍認可。 因此,筆者所屬的教會在組織和運作上當然必須服膺於這樣的法理原則和不成文規範。

就筆者所屬教會而言,會章明文規定總議會是最高的權力機構,由教會轄下所有堂會各派出兩位代表所組成,每年召開至少一次大會,按會章選舉條文選出教會的執行部和相關的常設委員會。  執行部成員合共七人,包括:會長、第一副會長、第二副會長、中文秘書、英文秘書、司庫和部員,在總議會休會期間便是實際處理會務的行政部門,擁有管理教會的最高權力。 筆者相信香港一些社會服務機構或宗教團體大致上都是採取類似的選舉制度和運作模式,有著一定程度的民主選舉成份,以及授權式執行日常工作的特色。

就競逐參選教會管理層而言,雖然本質上是主內弟兄姊妹之間「選賢任能」過程的教會事工,但是各參選人畢竟必須顯示其抱負、理想和實力,爭取堂會選民代表支持,從而得以獲選掌握教會管治權,也就是「教會政治」的問題。 從正面態度看,教會轄下不少堂會的牧長和資深代表人物有著強烈的承擔感和事奉精神,樂於參與教會管理工作;從較負面的角度看,教會中人也有一些熱衷名利和趨慕權勢的牧師和長老,意圖贏得選舉而擁有教會的領導權。  這是「教會政治」的現實和事實,不必諱言,也毫不稀奇。 筆者無意多作臆斷而造成有意污衊的錯覺或誤解,只是一直認同人性的罪惡本質,認為有人的地方,不管是教會、學校、企業,還是市集,便必然衍生這樣那般的罪行惡習來,爭權奪利只不過是人性陰暗面的片面剪影而已。

廣告

從香港路德會成立以來過去六十餘年的教會領導層選舉歷史看,從來沒有舉辦過近似「諮詢會」、「公聽會」或「論壇」形式的公開聚會,讓各參選人申述和解說有關管理和發展教會工作的理念,以及在傳道、教育和社會服務等事工的使命和策略,讓堂會教友充分理解有意成為教會領導人的理想、抱負和承擔。 從而便可知教會領導層的選舉規章和過程其實並不嚴謹和健全。 可是,多次教會領導層選舉爭持激烈,人事的紛爭不絕,甚或釀成勢成水火的局面,只不過這一切事情一直都是在密室中或幕後秘密進行的「拉攏和協商」活動。

從選舉規則的現實而言,舉例說教會轄下共有四十個堂會,每個堂會按章委派兩位享有投票權的代表出席總議會,即是說合共有合法選票八十票,那麼理論上能夠掌控總議會的過半數票便可以順利被選任為教會領導人。  熟識「教會政治」的當事人完全曉得教會的四十個堂會分為若干個「山頭」,不同的「山頭」各自控制著若干個堂會,因此,幾個「山頭」整合串連起來,計算過有過半票數便可主宰大局,贏得選舉,執掌教會的管治權。  依教會多次總議會的選舉情況分析,有時候A+B+C三個「山頭」組合便打跨D+E的聯線,有時候如果B+C+E三個「山頭」團結起來又可以壓倒A+D的陣營。 說穿了這只是謀求奪取過半數選票的「教會政治角力」,而所謂「教會政治角力」說到底就是各個「山頭」主事人物之間「攤分權力和安插高位」的一場合作交易。

廣告

合作交易的條件談妥了,選任教會領導層原本關乎教會的未來願景、事工方針和發展計劃等等便顯得無關痛癢,毫不重要。 所以,總議會選舉過後,各成員便獲分配得會長、副會長、主席、總監、委員、校監、校董等不同職位,名正言順擁有所屬職分的榮譽、權力和資源,往後必須著緊和關注的只是下一回總議會選舉前如何商議擺平各個不同「山頭」的利益和權限,再一次結集和整固實力,繼續維持現狀……!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