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民間學院被指無牌教學 陳劍青批選擇性執法 料打壓陸續有來

2017/4/20 — 12:37

「香港民間學院」上月底收到教育局發出的書面警告,指學院涉及無牌辦學,再犯將遭檢控,民間學院決定無限期擱置課程及其他活動。學院負責人之一陳劍青接受《立場》訪問時批評,局方選擇性執法,認為此等針對民間團體的打壓會陸續有來。

香港民間學院於2014年底由幾位年輕學人成立,透過本土研究社義務策劃,目的是推動學院以外的民間知識活動,長久以來形成一個民間知識社群。

陳劍青憶述,他是於3月28日,亦即林鄭月娥當選特首後的2天,收到教育局的書面警告。陳指,在開辦民間學院前去過教育局註冊講座,當時收到的訊息是只要不牽涉中小學課程,就不納入規管。但局方其後改口稱,只要有任何「學術成分」就要納入規管;陳形容局方「搬龍門」,收窄了對民間知識活動的規管。

廣告

陳引述局方人員稱,活動有否觸犯條例視乎現場執法人員的判斷,就算今次判無問題亦不代表下次一樣過關,不同意判決的話可訴諸法庭;他批評條例定義含糊,變相打壓民間知識活動,令其他舉辦民間知識活動的團體「人人自危」。他表示,在教育局未澄清什麼類型的課程不被規管前,不知下一步如何進行。其他活動如工作坊、讀書組等亦會暫停,因為不想牽連講者學人,要他們冒險。

局方人員亦向陳表示,其實「極少處理」此類民間辦學活動,大部分涉事機構是補習社而非此類興趣班。他推斷,由於民間學院及本土研究社近年對針砭社會問題「冇留手」,除研究橫洲事件、土地發展爭議、解密檔案外,近期更揭發梁美芬建議開發「嘉頓山」升降機事件,都可能觸怒既得利益者。陳指,問過政界及教育界的朋友,他們對民間學院被針對「不感意外」,苦笑「唔搞你搞邊個」。陳亦提到,民間教學以前覺得無問題,但在「呢個時代變咗有罪」,呼籲其他團體盡量不要被影響本身運作。他將事件跟律政司代表政府對4位議員的宣誓進行司法覆核案件比較,指政府會利用任何法律罅隙去打壓民間活動。

廣告

當被問到會否考慮申請補習牌以恢復學院的運作,陳表示當中牽涉的成本開支龐大,又要通過消防教育條例規範,估計要60-70萬,對民間團體構成一定門檻,亦不能繼續在灣仔福德樓辦活動。

香港教育大學高級專任導師莊耀洸律師接受《立場》訪問時表示,現時《教育條例》定得太闊,非辦學團體容易誤墮法網,認同陳劍青的講法指今次是「選擇性執法」。他認為,局方大費周章「放蛇」來搜證是出於「強動機」,又反問是否凡有投訴就會這樣處理?他舉例指,政黨若安排課程、甚或黨校,都可受條例規管,而應要申請牌照。至於法律可以如何保障民間教學團體,莊指出有3方面。在現行法例中,若是分開一個個講座便不構成條例對「課程」的限制。另外,將案件訴諸法庭,可讓法庭界定何謂「教育課程」,有機會給予一個更窄的定義。但莊律師相信,最重要還是改例,以針對真正辦學團體,而非不時辦講座的團體。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