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法治是香港黑社會能存在的原因

2017/10/29 — 11:45

香港終審法院。(資料圖片)

香港終審法院。(資料圖片)

最近,臉書之中,無人不提潮劇《反黑》,其中一句對白,為大 Sir 所講,謂:「唉,香港警察有槍有炮,也是警察(比例)最密集的城市, 1957 年開始已經有反黑組,如果那些「鬼頭」真想趕走黑社會,到今時今日還有這麼多黑社會存在?」

這句說話當然荒謬絕倫。不少人指為《建國大業》式的洗腦。閱畢于非先生在關鍵評論網文章,指出是社會供求層面孕育著不法集團,但沒有提及我們每天掛在口邊的「法治」——這其實黑社會能存在的主要原因。(雖然牛津大學犯罪學教授曾撰書道出民主才是黑社會生存條件。)

首先,身為三合會成員已經是嚴重罪行,保守估計他們有十幾萬,但即使回歸至今二十年,香港仍不見每年幾萬人因此被捕,關鍵就是法治。

廣告

根據檢控守則,是否將一個人例為被告,有嚴格的限制。最常在傳媒報導的公眾利益,便是一個重要考慮。意大利曾有案例,法官因小偷救人後才竊取錢包,判他無罪,原因是「寧願多一個小偷,也不願見到將來有人見死不救」。在列相關人士為被告之前,除公眾利益,證據的獲取是否合法或充份,也是考慮之列。

「疑點利益歸於被告」疑犯因不同原因而脫罪新聞,幾乎每天我們也看到。誠如法律學界泰山北斗陳文敏教授所言,寧縱不枉的普通法精神,確實令一些罪犯逍遙法外。

廣告

自稱三合會成員當然是刑事罪行,但到具體執法,你說甲向你「響朶」,沒有錄影下,他說「沒有」,「口同鼻拗」,看法官信誰人。即使有錄音,刑事舉證不同民事,錄音不能呈堂。

豈不是很多人犯罪無事?請思考為何要簽僱傭合約?因為根據法例,雖然口頭協議或承諾都有效力,但請看「口講口賠」下,沒有白紙黑字的地盤工人,是如何被欠薪走數?沒有人會傻到簽名證明自己是某社團人士。

前面提到檢控守則對證據的獲取有嚴格標準,吸毒是刑事罪行,但恕我淺陋,我從未聽聞有一宗新聞是告吸毒的,「藏有」或「販賣」或「販運」,倒是每星期也聽到。強制驗血,應該是最有效阻嚇年輕人方法。但對不起,根據《基本法》,政府醫院雖有權驗血,但不能用來驗毒。證明你有否吸毒,只能驗尿,而驗尿準確度比較低。單是這個例子,已清楚說明「證據」的嚴格標準。

各位看到禁毒處和禁毒常務委員會的宣傳海報,有一個矛盾點,就是一方面指出「吸毒犯法」,另一方面又「鼓勵吸毒者求助」,提供戒毒熱線。既要嚇人「你已經犯罪」,又叫人自投羅網。禁毒常務委員會成員又曾在大陸知識分子網站知乎撰文指香港政府「不會起訴癮君子」。原因相信也是公眾利益,因為如起訴,會嚇他們至不敢求助。

說完兩種難以起訴罪行,並非鼓勵犯法,只是指出,罪行存在是一回事,舉證困難與是否起訴又是另一回事。香港律政司每宗案件也須經過詳細考慮,對比人治大陸,檢控門檻非常之高。從而令黑社會有存在土壤。大陸是說抓你便抓你,相信不用多言。

回到文首大 Sir 說話,如果真的有槍有炮便能杜絕黑社會,可以,廢除《基本法》,步入人治。不過這樣,法治除了令大部分黑社會逃出法網,亦給予我們「每一個人」安全感。我認識的每個人,包括我自己,每次從羅湖關口步入香港,都有余英時教授講的「頭頂好像有東西飄走感覺」,這,就是安全感。如果大家相信《反黑》大 Sir 所言,往後引申至「一日都係法治」,我真的想對編劇說:「我想和令壽堂發生超友誼關係。」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