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浸大普通話風波:從學生與校方兩方面看香港教育的失敗

2018/1/26 — 13:20

浸大學生到學校語文中心表達訴求片段截圖。(港語學直播截圖)

浸大學生到學校語文中心表達訴求片段截圖。(港語學直播截圖)

本文旨在討論香港教育的失敗,並非著眼於普通話重要與否,學生理念正確與否及大學發展方向與否。

先論校方,筆者現在正於浸大攻讀碩士,兩年前面試浸大入學試時,早已見識過她的司馬昭之心。教授不斷強調愛國很重要,又刻意問我如何看待國民教育,須知不久前面試教育局時,我早已被問及「你認為自己愛唔愛國?」等問題。兩年前作為小薯的我早已看清香港教育及高等教育已被無形之手所控制。眾所周知,歷來教育是為政治服務,殖民地時代及世界各地又何嘗不是呢?教育就是為國家與社會培育未來人才,當然是一個政治機器,但關鍵是教育的價值在哪裹?這個機器所生產的學生品質素養如何?

在今次事件,大學的處理反映第一個香港教育的失敗:欠缺愛的教育。學校與學生設定在一個對立面,非黑即白,你死我亡。每所學校都有機制,但機制必須時按事情嚴重程度及犯事次數而有結果輕重之分。在中學,講粗口及對老師有威脅同時出現,坦白說停課輔導也會有,但對初犯者不會長期,至少數堂,最多一天,如果一開始便踩盡油罰到盡,既不能服眾,亦破壞信任,雖說只是停課而不是停學,我相信任何一所香港中學處理此事,也不會停課時間很長。

廣告

真正愛的教育,是應該分清楚學生的行為、心態、現況及個人和群體。行為方面:講粗口、威脅老師,要教,如果是這樣著重的話,麻煩大學收生時看學生操行。心態方面:學生為大學著想,為其他學生著想,免受多一重關卡之苦,追求公義,作為教師,應該多想一步,不要這樣馬上與學生對立,我在中學也有類似經驗,學生對學校新政策有不滿,其實學生不是與學校對立,他們是不理解,不明白學校理念,希望有對話和多了解,我明白學生有這種疑惑,我會和部份同工直接入班與學生對話,前設是和平理性討論,學生多了解了學校想法,而學校也因學生的建議把新政做得更好。在浸大事件,我看不到校方對學生心態有良好的教育和了解。

現況方面:有學生被廣州人網絡及人身攻擊與欺凌,作為學校必須站在最前線保護學生。即使學生意見與校相左,操守也不符校方要求,但在外被公然欺凌,絕不能以「出得黎行,預左要還」的心態回應,真正愛的教育,學校是父母,「愛之深,責之切」。個人與群體方面:大家可能無留意停課主因其實一火是粗口與威脅,而是:「對學生粗劣的行為不可接受,認為他們的行為,讓老師及全體老師校友受到侮辱。」我正在浸大進修,所有內部對浸大全體師生解釋此事的信件都是這樣表達,充滿師生對立味道,我見識過中國及本港不少左派學校,他們很重視「集體」,中學處理紀律問題,我們也會提及學生會否影響校譽,但判罰輕重與否的根本是行為與事件的本身,與影響所及關係不大,因為每個學生都是個人,他們不是集體。兩名學生更有浸大教職員工會力撐,又何來錢校長所言「受到侮辱」?作為教師,愛的教育就是要分清楚學生的行為、心態、現況與個人,不能因講粗口而一刀切地以重罰來處理,也不能只看集體,忽略個人,這樣的教育令大家無溝通,無信任,難以服眾。

廣告

事件反映另一個香港教育的失敗是領袖教育。我校十分重視領袖訓練,學生對領袖引以為傲,如有大錯或未能兼顧學業,必定會在領袖之位下馬。浸大事件大學領袖們欠缺變通、愛心、反思和氣度。剛剛已討論過愛心,先論反思,浸大近年收極多內地學生,而且普通話必考,再加上新政策:教授到六十歲便要被迫退休或轉校以達致加速換血,明顯是要以提升名氣、加強與中國與世界接軌為己任,但大學方面有否從學生角度反思這些改變帶來的衝擊呢?有無考慮過要接近學生與大學之間的期望而共同創造高等學府呢?作為大學領袖,我看不見他們有反思,反之有副教授獨立地勇於表達己見。兼之同期鄭若驊事件,更令我確信香港的精英領袖教育只談學歷與職場人脈,對反思、道德等重要領袖元素訓練欠奉。

變通方面,必修普通話不是重點,重點是為何必修,想必是讓學生多了解祖國的文化和語言,提升學生競爭力,這點我是認同的,至少是一個教育理念,但是否一定要以普通話考試合格來達到這目的呢?我十多年前唸中大時有書院通識及大學通識,我們也會有疑問為何要讀通識呢?那時香港還未有通識科,但我知道理念是要我們不能讀死本科一科,要擴闊視野。浸大此案,如要認識祖國,可以開個中國通識範疇,包今文化及語言課題,學生必須選修當中學學分以達畢業要求,人人都要揀,不用擔心,浸大標榜教學語言為英文,人人皆可讀。這就是變通。最後是氣度,領袖要有氣度,從錢大康校長的兩封內部EMAIL,我看不到感情和氣度,只看到官腔和壁壘分明的宣示。

最後事件反映另一個香港教育的失敗是道德及價值教育。學生沒有正確的途徑向校方表達意見,校方開放多少討論空間與誠意當然有影響,但坦白說,圍堵語文中心實屬不智,加上粗口及威脅更不智,這行為和匯豐倒閉而你去提款機向看更撒賴沒有分別。我認為學生入大學前,中學教師必須從道德教育與價值教育入手,讓我們的下一代不單是有專業、有成就、有夢想的一群,更是有道德自省,追求更高價值的一群,而更高價值應是普世幸福、各界公義和愛人如己。可惜中學教一味追求學業成績和入大學率,入了大學,下一步是個怎樣的人呢?在香港高舉成績是唯一指標的中學教育一成不變時,世界經濟合作及發展組織2017年早已推出「教育2030」強調未來教育,當中提及全球課程已因滿足新需要與要求而達超載狀態,而社會亦由知識主導,進化至技能主導,到未來不知有甚麼技能的適應力年代,當中提及新世代教育要讓學生具創新思維、具關懷世界與人民的心腸及追求公義的力量,這些都是學生的素質培養,香港除APASO以外連PISA加入情意統計的,可惜香港教育未能運用這個大數據,還只是在參看閱讀能力、語文能力等。

浸大事件反映了香港教育在道德、價值、領袖及愛的教育的失敗,我認為學校,無論小至幼稚園,大至大學,學校師生是追求共同成功,而並不是對立面。

 

作者 facebook page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