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為何最富裕卻最不快樂?

2018/3/1 — 17:09

【文:何喜華(香港社區組織協會主任)】

早前有機構發表年度調查報告,結果顯示香港在調查的全球五十多個國家或地區中,不快樂國家或地區排名第七,淨快樂評分僅得二十九分(滿分一百分)。而在「十大最不快樂國家或地區」中,首位是連年戰火的伊朗(淨快樂評分五分)、其次是伊拉克(七分)、第三位則為烏克蘭(八分)隨後是希臘、摩爾多瓦、巴西,然後便是排名第七的香港、南非、土耳其及加納。此外,香港的「淨希望評分」亦僅有十分,「淨經濟樂觀評分」更是負十一分,兩項評分均在全球較後排名。與此同時,本港本地人均生產總值卻位居世界前列,二零一七年人均生產總值高達四萬六千多美元,遠高於歐盟成員國平均數(三萬八千多美元)。為何富裕如香港的先進城市,卻活著最不快樂的人口?

其中一個最有可能的解釋,是由於香港人普遍對自身未來看不到希望。日常生活的經濟壓力沉重,人們對改善生活看不到出路,在經濟發展到一定水平以後,一般市民感受不到能透過自身力量提升生活水平的可能性;在身處被稱為「富人天堂、窮人地獄」的香港下,中下層市民難以快樂起來。除了十多年不吃不喝不穿也買不起的嚇人房價外,市民感到不到經濟增長下如何改善其個人生活。當然,並非人人也以置業作為人生指望,但社會向上流動機會日見減少,跨代貧窮及貧富兩極化,著實增加人們的無力感和負面情緒。以往教育被視為脫貧的重要途徑,惟近年接受大學或專上教育的機會亦向富人傾斜,接受專上教育亦不一定保障脫貧,只成為職場求生的入場劵,難怪乎老百姓難有快樂!

廣告

貧富極度懸殊亦反映社會不均及不公義的問題,政府未有透過政策達致有效的社會財富再分配,貧窮人口感受不到社會的關愛;富人或大企業亦未有克盡社會責任,低收入人口只能過得一天且過一天,所謂自我實踐、個人發展似是遙不可及之夢話!在財政豐裕之時,強化財富再分配的機制,務必有助提升市民大眾的快樂感。

另方面,不少地區經驗顯示,在經濟發展至某一水平後,勞動人口收入普遍難以大幅提升;惟只要當地有完善的基礎建設、容納個人不同自由生活的方式,市民的幸福感和快樂程度亦隨之而增加。舉例而言,過去十多年日本和台灣兩地經濟發展亦欠高速增長,但兩地政府積極完善各項公共政策,保障市民基本生活,包括為老齡人口提供全面退休保障制度、建立市民宜居城市、為年青人提供文藝創作的土壤等等,亦可營造令人嚮往的生活環境。這些又是否值得香港借鏡?

廣告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