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無形的枷鎖 — 定型觀念

2017/9/21 — 12:04

近日本港社會接二連三發生涉及兩性關係的悲劇,包括9月初發生在油麻地、涉及一對年輕夫婦的墮樓案。姑勿論引致悲劇的原因是甚麼,一段關係由甜蜜愛情到出現裂縫,繼而演變成憎恨,最後要以殘暴方法傷害對方甚至奪取生命,總是教人唏噓。

關注媒體對兩性暴力案件報導

但更令人感唏噓的是社會上某些人士對悲劇的看法和態度,還有不少媒體對事件的大肆報導。除了對案件的情節包括行兇手法鉅細無遺地描述外,並推測慘劇成因,即使警方仍在進行調查。有個別媒體更標題指妻子月薪高丈夫一倍,造成女尊男卑,埋下悲劇的伏線。這些報導似是將悲劇歸咎在受害人身上,將女性被施予暴力的行為合理化。

廣告

有關報導引起一群保障女性權益的志願團體、組織和人士的關注,發表聯合聲明,促請媒體正確報導對女性暴力的案件,讓公眾關注及正視家庭暴力的問題。

平等機會委員會(平機會)對有關報導亦表達關注。作為執行反歧視條例包括《性別歧視條例》的法定機構,我們一直致力推動性別平等,消除社會上對兩性的偏見及定型觀念。我們認為有關報導強化了兩性的定型觀念,包括以男性為主導的父權思想,以及女性必須處於男性之下的傳統觀念。

廣告

傳統兩性觀念仍根深柢固

可能有人會以為,香港作為自由開放的國際城市,這些傳統觀念理應被早被取締。但現實是,在今天的社會,它們仍牢牢存在、根深柢固,影響著不少人士的生活選擇和取向。我們的社會對兩性的角色仍有傳統既定的期望,例如「男主外、女主內」,即使這些期望與標準已不合時宜,與時代的步伐和社會發展脫軌。

事實上,隨著社會進步、教育普及,女性在職場上的發展機會較從前顯著提升。根據政府統計處公布的數字[1],女性的勞動人口參與率從1986年的48.9%增加至2016年的54.8%,其中30-34歲組別的女性,其勞動人口參於率更由55.4%大幅上升至80.5%;35-39歲女性的參與率亦由52.8%增加至75.5%。與此同時,接受過專上教育(包括非學位及學位課程)的女性,由1986年的16萬1,800多人增加倍數至2016年逾101萬。

時至今日,女性有更多機會投身不同行業,擔任管理層及專業職位。雖然女性於2016年的每月主要職業收入中位數(9,950元)仍較男性的水平(11,880元)為低,但女性在過去5年間的收入升幅達42.1%,超越男性的32.0%。

有輿論便因此指本港女性抬頭,坊間甚至出現「女尊男卑」、「花瓶丈夫」等字眼。想深一層,女性在職場發展及經濟上得到改善,是否一定造就「女尊男卑」的現象呢?為甚麼有關現象會被賦予負面觀點?還是我們仍被男性為權力中心的思想主導,骨子裡仍然認為男性應較女性優越?

從另一個角度看,男性不再是掌握家庭經濟的支柱或命脈,不是減少了對男性的壓力,變相對兩性的自主與發展空間有正面影響嗎?根據平機會於2012公布的「性別定型及其對男性的影響」研究報告便發現,不論任何年紀及階層的受訪男性,都受傳統對男性的規範影響,認為他們必須有經濟上照顧家庭的能力,並要比身邊的女伴成功。這些規範與期望都對男性造成壓力,影響生活甚至家庭關係。

定型觀念帶來不良影響

事實上,定型觀念的不良後果不止是限制個人選擇包括職業導向,窒礙我們的發展,還影響我們的人際關係和心理健康。當這些觀念變成無形的枷鎖,而我們無法符合既定的期望和標準時,我們便會承受巨大的心理壓力,甚至對生活感到挫敗沮喪,出現負面情緒。亦由於定型觀念所影響,有些男性視女性為自己的附屬品,不能容忍一段關係的終結,以致採取暴力而非理性和平地解決問題。

從社會的角度,定型觀念亦容易造成標籤效應,形成對別人的偏見和歧視。基於此,我們必須對各種定型觀念時刻保持警覺,避免受到它的不良影響。

無可否認,定型觀念充斥在我們日常生活中,無論是家裡、學校、公司、超市以至任何人跡所至的地方。性別定型的觀念在香港社會仍是非常普遍,甚至被媒體渲染。當我們打開電視、翻閲雜誌或瀏覽街上的廣告牌時,總會找到有關男女外貌、舉止和行為的新聞和圖像,當中不乏強化性別角色的定型觀念,還有將女性物化和性化的信息。這些信息透過不同媒介傳遞給我們的下一代,直接影響他們對生活、兩性關係的取態,甚至扭曲正確的價值觀。最簡單的例子莫過於女生在選擇學科時,因著家人或外界的定型觀念,以為女生應修讀文科而放棄選讀俗稱STEM,即科學、科技、工程及數學科目,令她們未能充分發揮潛能,亦導致在相關範疇發展的女性數目較少。

結語

今天我們的社會越趨多元,講求創新思維,可惜我們的新一代卻仍走不出定型的框框,飽受「毒男」、「剩女」等稱號的魔咒緊箍。我相信我們是時候作出改變,把兩性從傳統的角色枷鎖中解放出來,給予下一代更平等的成長環境。

 

[1] 香港的女性及男性─主要統計數字,2017年版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