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獅子山下的難民

2015/12/14 — 6:42

【文:豐澤兮】

近月,歐洲各國正為難民危機而煩惱。在各國的談判桌上,難民成了在波子機上的人球。香港人坐在電視機前看花生戲時,可有料到類似的災難片正在你家樓下的24小時麥當勞上演!

每晚24小時麥當勞的子夜場都正放映同一套災難片-“麥難民”。

廣告

難民不是來自叙利亞,也不是阿富汗,而是來自獅子山下的公民。每一個演員都有一個故事。有六旬星洲婦人因被騙而滯留麥當勞。有港男因抵受不住擋房的炎熱和蚊叮蟲咬,每晚到有免費空調的麥當勞渡過無數的夜晚。有年長的“麥難民”每天都坐在McCafé的同一個梳化椅。這梳化椅的背墊是老人的自家毛毯子。餐桌上一片狼藉,滿佈從其它餐桌收集回來的紙杯。McCafé的這角落是這老人專屬的,餐桌旁的地上都是他的家當,職員從沒有打擾。老人家每天早晨在私家座睡醒過來後,總會提着他那重用了多月得發黃的咖啡紙杯,蹒跚到服務台要求添飲。

香港曾經是越南難民的第一收容港。為了收容海外難民,港府動用了上億港元的公帑救濟越南民難民,把他們收容在船民中心。如今,香港既沒有戰爭,亦沒有天災。香港政府在坐擁千億財政儲備下,區內擁有三粒星的香港公民,卻在自己的家淪為難民!

廣告

對於這批獅子山下的難民,他們的“第一收容港”在哪裡?在舊日,香港人擁有較大的公共空間使用權,無家可歸的人可以“瞓天橋底”或“瞓公園”。 怎料,今時今日香港的天橋底處處滿佈鵝卵石 ,地勢起伏不平,設計本身就是不容露宿者栖身。 公園也不再是公共的花園,園內竟有護衛員, 把正熟睡的市民拍醒。公園更定時晚上八時有清潔工人灑濕大地,嚴防露宿者蓆地而睡。港府看來從沒有向這批露宿者釋出善意,一味封鎖他們的公共空間使用權。所謂的社區共融只屬空話。

這群被受莫視的可憐人正值時勢窘迫之時,一扇方便之門在一所商業連鎖快餐店洞開。這樣,獅子山下的“麥難民”便應運而生。

露宿者,不再露宿了。

無家者,不再無家了。

“麥難民”有“麥當勞之家”⋯⋯

麥當勞,對不少人來說是兒時的開心樂園,到長大後卻發現這裡竟成了年長無家者的最後樂園。近月,就有一名露宿婦人伏屍麥當勞十數小時而一直不為人知。為此,筆者在此呼籲,正當你在享用你的士多啤梨新地,狼吞虎嚥着你的巨無霸時,請關心一下在你旁邊抱頭大睡的“麥難民”,關心一下他們的健康,確保正他們正常呼吸,千萬不要讓他們在冰冷的無視下嚥下最後的一口氣。

 

作者簡介:於香港中文大學醫學院博士畢業,曾在香港專業教育學院任教課程講師一職, 對社會時事, 科學發現,以及醫學新知有個人的分析及見解。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