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當你所學的有一半將在五年内過期

2017/11/16 — 11:59

作者製圖

作者製圖

醫學院的教授總喜歡掛在口邊的一句:「你們在醫學院學到的知識,有一半將會在你們畢業之時被推翻。問題是我們不知道那一半究竟是甚麼。」無論對一般人還是醫學生來說,這句說話驟耳聽來可真駭人——政府人均投資過300萬元的醫學生,竟然有一半精力和腦力花費在即將過期的知識上?

稍微在網上搜尋一下,原來這句說話出自三四十年代的哈佛醫學院院長(註一)。當然這句話未經科學考證,「50%」這個比率大概也只是個粗略估計,但套用在如今的醫學世界,愚以為「雖不中亦不遠矣」。相比幾十年前,科技發展的速度可謂幾何級數增長(這也是個未經證實的數字,就當我用了個修辭手法)。以基因的研究發展為例,自Watson和Crick發現DNA的雙螺旋形結構,到現在我們已經完全知悉人類99%相似的基因圖譜,甚至能從一個人的全副基因得知其下半生有可能患上的疾病,當中相隔只有短短半個世紀。在全世界都能互相分享研究結果和資料的世代,在我們習醫的六年間,科學世界要迅速地推翻又接納新的論說,是絕對有可能的事。

所以,就像名校的入學試般,硬性的知識固然重要,但如何去搜尋資料和理解新知識,也是不可或缺的重點。有醫生上課時叮囑我們不要自大,六年的本科課程,只夠我們學習「醫學的語言」(the language of medicine)、知道怎樣理解高級醫生的指示。也可能因為這個緣故,他們說醫學生的畢業試其實希望我們合格(designed to make you pass,註二),真正的困難嘛,在於畢業後的專科考試,那裡的合格率,才低得嚇人哩!

廣告

小島大學開設Problem-based learning,好像也是為了培養學生獨自找尋答案的能力。雖然這種學習模式在我學業繁忙、沒有時間自己找資料的時候,對我的知識增長沒有幫助,但我也因此認識和使用過PubMed、Medscape、UpToDate等平台,總算知道該在哪裡找到想要的資料。這在「所學知識有一半將會過期」的情況下,應該是十分重要的技能吧!這也是我在上篇《狙擊偽科學》一文中,對科學的真確性這麼重視的原因之一呢。

 

廣告

註一:根據哈佛醫學院網頁,他的原文是:"Half of what we are going to teach you is wrong, and half of it is right. Our problem is that we don't know which half is which."

註二:道聽途說回來的消息說,香港的海外執業試(LMCHK)程度和醫學生的畢業試相若(待考證),但合格率卻比後者低得多。如果這事屬實,那這還是醫生的「山頭保護主義」嗎?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