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的士被 Uber 搶走生意的原因

2017/7/11 — 11:32

資料圖片

資料圖片

Uber 改變交通行業生態,令各地的士司機憤怒,但其實類似 Uber 取代的士事件,歷史上不斷發生。科技取代舊有技術或知識,經常出現,但奇怪好少人講呢點,大部分只係集中的士司機服務態度差劣。

中產應該少人有的士牌,唔知道考返黎幾難,有朋友 4 次先考到。首先,要有基本車牌後三年先考得,考試內容,單計路段範圍,有 647 條,二十條選擇題唔可以錯多過兩條,即使 train 過,都極難,而且仲有其餘兩部份,加埋成 140 條。

至於態度惡劣,上段已經知道,考個牌返黎唔易,而且受法律保障,舊時佢地唔憂做,自然恃「牌」傲物,覺得「你唔中意,可以唔搭」。

廣告

搭過的士,一定知道以往司機「拒載」原因之一,係唔熟果區,即使考到牌都要揸開果頭先熟。可想而知以前幾難取代。

各有車代步朋友都知道, GPS 普及前,大路大方向必定知,但去到 in details ,有地圖書都玩死,所以上面「拒載」理由,以往唔係完全無道理。

廣告

Uber 同 Gogovan 所以成功,唔係個 call 車 app 嘅成功,而係因為 GPS 等技術普及,只要有車牌,就算係路痴,邊度都去到。呢樣先係佢哋取代到的士既最重要因素。

的而且確,而家智能手機,除咗 65 歲以上長輩朋友外,使用率接近九成,但喺街截的士同 Uber 既根本唔同係, Uber 司機收工, offline 搞掂,佢哋唔會喺街俾人截,的士係 face to face 。而每份工作都有收工時間,每到交更,司機除咗要交人俾老婆,仲要交車俾下更,所以就有拒載情況。請記住,的士工時十二個鐘,小便通常要用水樽,因為泊低會俾人抄牌,冇理由為篤尿泊半個鐘咪標。

歷史上,同類事件不斷發生,以印刷為例,由雕版到執字粒既活字,再變成打字機,到近幾十年既電腦植字,再近年既聲音變文字,都係舊技術或知識被取代事例。的士雖然都有用 call 車 app 同 GPS,但同時佢哋要現實面對客人,反而變成咗有趣既缺點。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