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研究的辛酸

2017/1/10 — 13:59

本土研究社一眾成員在辦公室埋頭苦幹。(圖片來源:本土研究社 facebook)

本土研究社一眾成員在辦公室埋頭苦幹。(圖片來源:本土研究社 facebook)

多謝大家各位一直支持我地既研究工作,今日要同大家講聲,幾年內我地社內既研究財政資源已經差唔多耗盡,如冇其他辦法我地就只能撐多半年。

一路以來,我地好慶幸可以凝聚到唔少朋友義務幫手,但見到大家一路都係為左理念無償咁捱,依家既模式都好難持續落去。

有人以為我地又有研究出版,又上哂報,一年有咁多攪作,一定係好掂啦。但有幾多人明白0係香港行條民間自己做獨立研究既路又幾艱辛。3位全職做左幾年研究策劃既職員,重係得份fresh grad既人工;出版維到生係個天大既迷思,拎得番個印刷成本已經偷笑。

廣告

唔同學術裡面既研究,廿一世紀既民間研究重要趕得上議題速度愈黎愈快既網絡時代,咁先能夠介入到社會爭議。

五年前見到民間社會好多議題上都好需要研究同論述支援,開始成立本土研究社。三年前我地提出研究自主,相信自己研究自己養,咁先唔會俾啲大金額左右到研究既結論,個陣得到左幾個朋友既認同,俾夠三年用既種子基金,先運作到依家。三年過去,我地做左唔少野,但仍然離研究自主有一大段距離,本土研究社實質得到既月捐額每月都只係得3,150蚊。

廣告

我地依家一年有兩個研究出版計劃、5-6個研究小組20-30位朋友研發新研究項目、發佈左56篇文章、攪左22次活動同討論會、84次傳媒訪問同議題評論,16張Infographics圖,在民間學院策劃左13個公開課程。查冊、考察、設計、出版、策劃、租金,總研究運作開支一年100萬都唔駛,就已經打破到社會好多迷思同政府既不實講法,甚至可以提出到一啲比政府更好既政策方向(如棕土政策)。

但最弊既係,呢個政府就算你逼到佢改到啲政策同阻到佢一啲野,佢都唔會俾credit你。各種大白象工程、丁屋問題、棕土政策、中港規劃、打破迷思都需要好多腦力研發同蘊釀,落手落腳搜集資料同睇文件,同埋點樣連結媒體倍大個效力,呢啲工作都係隱藏,冇人睇到架。當件事大家睇唔到感受唔到就唔會覺得要支持,我相信好多在社會唔同崗位努力既朋友都會有同感。

剩係研究元朗橫洲既棕地,唔計人手,查哂成個範圍要買4張地段圖 (一張$255),抽樣查50個位睇咩人擁有 (每個$25),再搵到十間八間公司同董事又再查,都已經用上幾千蚊。但係冇呢種扎實既研究工作,根本唔會凸顯到霸佔官地、邊個先係利益集團既官商鄉黑問題。

做民間研究就好似一路幫香港儲緊彈藥庫,但因為彈藥庫就係唔會立即爆出來,大家就睇唔到,但唔代表佢唔重要。但似乎現實就係,今日既香港,就係容不下一個民間研究社。

衷心感謝有like過、share過、支持過我地研究工作既朋友,肯聽我地講下研究既辛酸。我地既研究社成員會認真諗諗我地既前路,有進一步既消息再通知大家。

 

本土研究社 facebook

發表意見